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6章 护照不见了
    不过,这个何颖颖看来来头不小。

    除了知道她的名字叫做何颖颖,身高168,体重49公斤;

    拍了几部不错的电影,出了一张专辑;

    有名的时尚界宠儿,私生活干干净净之外,另外查不出其它任何别的消息。

    这种情况,一般说明她背后的势力非常强大。

    不知道,这股势力,是来自于她的原身家庭,还是她背后的男人。

    一旦这样想,顾立夏的心,跟针扎一样,细细密密地疼。

    她发现,她根本就不了解司傲霆。

    顾立夏反复研究来,研究去,也研究不出个一二三。

    看来,必须回国才行。

    爬起来,开始收拾行李,订机票。

    翌日。

    司北辰起床的时候,发现自己妈妈两只眼睛无神地坐在床头。

    两个大大的黑眼圈,看起来像大熊猫。

    “夏夏,你昨晚上又去偷野男人了,是不是!”

    小屁孩气鼓鼓地双手插着腰,不悦地瞪着顾立夏。

    偷……野男人!

    “小孩子谁让你这样说话!”

    顾立夏憋不住气,回瞪了司北辰一眼。

    “哼!是不是昨晚上猪八戒又回来了。”

    谁想,这话让顾立夏心一酸,眼眶忍不住红了起来。

    司北辰终于意识到不对劲。

    “妈妈,你怎么了?”

    “没事儿。”

    顾立夏深深地吸了口气,憋出一丝笑容。

    她是个孩子妈,不是小女孩儿。

    爱情,不能左右她的全部生活。

    她只能允许自己晚上自怨自艾,天亮了,她就得坚强起来。

    “走,起床刷牙吃早餐去。吃完咱们回国。”

    “回国?回去做什么?昨天小町哥哥不是约了一起出去玩儿吗?我才不要回去。”

    司北辰睥睨了顾立夏一眼,穿着一身萌哒哒的可爱小睡衣,蹬蹬蹬,去洗手间洗漱。

    开玩笑,当他小不知道么。

    猪八戒已经回国了,夏夏要回国去找他,他才不要呢。

    哼!

    一山不容二猛虎!

    顾立夏雷厉风行地冲过来,挤牙膏,上手给小北刷牙。

    “告诉你,机票都买好了。不回去,你一个人留这里。”

    司北辰大大的眼睛,委屈地着顾立夏。

    大人可真霸道!

    不过……

    司北辰眼珠子一转,有了主意。

    吃了早餐,顾立夏提着简单的行李,准备出发去机场。

    管家拦住了她们。

    “少夫人,对不起,少爷交代过,您不能回国。”

    “我为什么不能回?”

    顾立夏一脸不悦。

    这管家就是和她犯冲。

    “少爷吩咐的,我也是听令。如果少夫人执意,请给少爷打电话。”

    “屮,老虎不发威,你当我病猫是吧!”

    顾立夏被怼得气不打一处来,指着一个保镖说道:“你,给我去准备车子。”

    又指向管家:“你,开除!”

    “少夫人,你没这个权利。”

    管家拉住了顾立夏随身的包。

    顾立夏没防备,包里东西洒落一地。

    顾立夏勾唇,冷笑道:“你去给司傲霆打电话,看我有没有这个权利!”

    迅速捡起地上的东西,抱起小北,头也不回地朝外面走去。

    到了机场,顾立夏拽着司北辰,到处办手续。

    “您好,请出示护照。”

    顾立夏打开随身小包包,却怎么都找不到护照的踪迹。

    她记得,她昨晚上收好护照了啊。

    立刻又打开小行李箱,到处翻找。

    “小北,你知道我们俩的护照在哪里吗?”

    小北脸上神情讪讪的:“我怎么会知道。”

    顾立夏狐疑地瞪着司北辰:“说,你到底藏哪里去了!”

    “不知道!”

    司北辰还是摇头!

    顾立夏生气地半眯着眼睛,警告地看向司北辰:“给你三秒钟,立刻交代,否则……”

    “我不知道!”

    司北辰定定地望着顾立夏,双眼满是倔强。

    顾立夏气不打一处来:“顾小北!”

    司北辰嘴巴一瘪,忽然委屈地大哭起来。

    “呜呜,我真的不知道嘛!”

    顾立夏也要气得哭出来。

    真的是,司傲霆欺负她,管家欺负她,这时候这孩子还要给她添堵。

    “怎么两个人都哭了?”

    司小町干净温暖的声音突然出现。

    司北辰一看到司小町,扑进他的怀里。

    “呜呜,小町哥哥,夏夏好凶好凶。”

    司小町宠溺地揉了揉小北的头:“乖,不哭,没事儿。”

    他看向眼眶红红的顾立夏。

    “怎么忽然要回去?不是和我约了今天一起玩儿吗?”

    顾立夏看到司小町的出现,心里头更气了。

    不用说,肯定是小北给司小町打了电话,他才会来。

    她生命中两个最重要的男人,一个丢下她,回国和别的女人亲亲密密;

    一个藏护照,搬救兵,就不让她顺心。

    猛地擦了把眼泪,凉凉地说道:“小町不好意思,我有急事,必须回去。”

    “什么事情,这么着急。”

    “这……”

    顾立夏皱了皱眉头。

    难不成和司小町说,司傲霆好像出轨了,她要马上回去捉奸?

    特么的,谁结婚有她结得憋屈。

    该死的司傲霆。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司小町纯净的眼眸里,充满了担忧。

    顾立夏摇头:“没什么大事,你别担心。不过……”

    转眸凶狠狠地瞪着司北辰:“小北,护照到底藏哪里去了!”

    “我说了我没拿!”

    “不是你拿了,还有谁!”顾立夏气得牙痒痒。

    “不知道!”

    司北辰躲在司小町的怀抱里,梗着脖子,双眼泪汪汪,倔强地说道。

    “夏夏,你怎么能对小北这么凶。”

    司小町看不过去了。

    “我最讨厌妈妈了!”

    司北辰擦了把眼泪,气呼呼地冲顾立夏吼道,往人群里一钻,跑走了。

    “顾小北,你给我回来!”

    顾立夏气得心尖儿直颤,急忙喊道。

    准备去追,可脚下行李乱糟糟,急得要跳脚。

    虽然随身跟着的两个保镖已经追了出去,可顾立夏还是不放心啊。

    “夏夏,别着急,我去追,你收拾行李。”

    司小町话一说完,已经跟着跑了出去。

    顾立夏急忙蹲下去,将箱子拉链拉起来,准备拖着箱子,一起去追小北。

    突然,手机响了起来。

    她的心里头一咯噔,边跑,边取出手机瞟了一眼。

    不是司傲霆。

    是白深深。“夏夏,出大事了。”霸道总裁任性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