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0章 出个鼻孔,嗤之以鼻
    如果是别的小朋友,遇到绑架,肯定是哭闹不止,惹恼绑匪,将事态变得更棘手。

    可司北辰小朋友一直很冷静。

    不吵不闹,一双机灵的大眼睛,紧紧盯着顾立夏。

    小萌娃用眼神儿告诉顾立夏,他很好。

    “你把小北交给我,我就把玉牌给你。”

    “你先把玉牌给我看。”

    李玉婷不傻。

    顾立夏从兜里,掏出一个黑色袋子。

    “东西在这个里面。”

    “你带着东西走过来。”

    “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一定要得到这个东西吗?”

    顾立夏扬了扬手上的袋子。

    李玉婷焦急地看着那个黑色的袋子,脸上闪过一抹希望。

    “这不关你事,我只要达到我的目的就好。”

    顾立夏往旁边两个老外瞥了几眼。

    拿着袋子,靠近李玉婷,伸出手,将袋子递给她。

    李玉婷看了一眼手表上的时间,迟疑了几秒。

    忽然,眸光一闪,伸手一把夺过袋子,冷笑道:“少夫人,多谢!”

    所有的一切,都是刹那间发生的事——

    嘭!

    桥底忽然爆发出一颗巨大的烟雾弹,白烟迅速膨胀,遮人视线。

    与此同时,顾立夏弯腰,将司北辰一把抱起。

    李玉婷忽然旋身,一个借力,将顾立夏和司北辰母子猛地一推。

    装成便衣的老外警察上前,扼住得意的李玉婷。

    一切,都很完美。

    人质被救,绑匪被抓。

    可千算万算,顾立夏没有料到,栏杆被人动了手脚,轻轻一碰,倾斜着向外歪了下去。

    顾立夏和小北没有任何防备地,一起掉了下去。

    悬空的失重,让顾立夏的嗓子,连呼救都发不出声音,落入白烟迷雾之中。

    不远处的司小町瞳孔猛地一缩,一颗心高高提起,朝着她们跌落的地方,猛地扑了过来。

    伸出去的手,只来得及握住一把空气。

    手背的皮肤,被太阳晒得灼热。

    风从指缝之间穿过。

    发出细弱的“呜呜”声。

    白雾缓缓被风吹散,天桥底下,车来车往,早已没了顾立夏和司北辰的踪迹……

    富丽堂皇的宴会厅内,灯火亮如白昼。

    空调舒适,没有一丝夏日的炎热。

    现场演奏的小提琴声,悠扬、高雅。

    衣香丽影,觥筹交错。

    优雅的气息,充斥了整个宴会厅,将人性骨子里的劣性,统统粉饰。

    每个人端着得体的笑,互相奉承。

    大厅门口不远处,站着一胖一瘦两个生意人。

    打过招呼之后,礼貌地互相敬了一杯。

    胖先生嘬了一口杯中的上品红酒,不痛不痒地说道:“四少今个儿怎么还没来?”

    瘦先生扬眉:“主角,总是压轴。”

    “不会因为他夫人的丑闻,不敢露面了吧?”

    “这应该不会,四少那个人,岂会在乎这个。” 瘦先生笑得猥琐,“不过,说实话,挺劲爆的。四少这种眼光高于头顶的男人,怎么会选了这样一个女人结婚。”

    “说不定,是这四少夫人某种功夫了得,所以……”胖先生挤眉弄眼,“你懂得。”

    瘦先生再次和胖先生碰了碰杯,表示认同。

    胖先生瞟了一眼远处春风得意的司傲东,勾唇不屑地笑道:

    “不过这司家大少,这一次敢抄四少的底,看来是活不长了。”

    瘦先生凑近,摇了摇头:“这可难说,你难道不知道那件事?”

    “哪件事?”

    胖先生好奇。瘦先生来劲儿了,悄声八卦:“四少之前不是说去度蜜月了吗?其实传闻并不是,而是失踪了。说不定,就是大少下的手。四少失去了先机,大少背后又有人撑腰,这次,极有可能让四少输得内裤都不剩。

    ”

    胖先生皱眉:“那也不一定啊。四少可是坐拥m.e集团啊,哪里会这么容易被扳倒。”

    瘦先生笑得一脸笃定:“难道你没听传闻吗?四少这几天不在,m.e被人迅速搬空,又被爆了四少夫人的那件丑闻,明天一早,应该就要宣布破产了。”

    “此话当真!”

    胖先生吃惊得手一抖,端着的酒杯,摔到了地上。

    玻璃杯与地面撞击,发出清脆的一声破碎声。

    与此同时,宴会厅的大门,被人从外面推开。

    一阵热风,扑进这打足了冷气的室内。

    宴会厅所有人的目光,都往门口望过去。

    司傲霆如同睥睨万物的王,踩着闲适的步子,缓缓入场。

    身后跟着坐在轮椅里的穆风,和一个披散着头发,戴着墨镜口罩的奇怪女人。

    再后面,跟着四个保镖,抬着一份巨大礼盒包装的礼物。

    看上去,还非常有分量。

    司傲东目光一凛,瘸着脚,迎了上去。

    “四弟居然有时间过来参加我的生日排队,倒是让我大吃一惊。”

    “大哥特意邀请,不来,就没有礼貌了。”

    司傲霆漫不经心地瞟了司傲东一眼,眸底,望向司傲东的身后。

    司温妮笑得温暖,缓缓,朝这边走过来。

    “这是哪里话,不过四弟能来,我心里面特别高兴。好几天不见,不知道四弟蜜月度得可幸福。”

    司傲霆勾着唇角,不屑地看向司傲东:“这需要问吗?当然幸福。”

    司傲东肥胖的脸,笑得得意:

    “那也是,四弟妹这样的奇女子,也就只有四弟这样口味独特的人喜欢。不过,四弟这么快就有了新欢啊!”

    司傲霆神色不变,但眼底漆黑如墨的眸色,愈发深重。

    “大哥,你现在不光心黑了,连眼睛也瞎了啊!”

    墨镜口罩女,忍不住插话。

    司傲东愣了一秒,这才认出是司傲媛,笑道:“原来是小五啊,什么时候回来了?”

    围观群众纷纷吃惊地看向面具女。

    原来,这就是司家宠得上天了的五小姐啊!

    据说这五小姐容貌才情了得。

    可长大后,出门从来都是全副武装,带着墨镜和口罩。

    该不会,是长残了,不敢见人了吧!

    清脆的声音响起:“嗯,我特意回来,支持四哥踩你的。”

    司傲媛打小就不喜欢这大哥。

    尤其这一次,听说了大哥的所作所为,恨得牙痒痒。不能替四哥出钱出力,出个鼻孔,对司傲东嗤之以鼻,她还是能做到的。霸道总裁任性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