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9章 属狗的,就爱咬人
    顾立夏舒舒服服地睡了一个大觉,简直觉得神清气爽,好久没睡得这么舒服过了。

    她打了个大大的哈欠,伸了伸懒腰。

    突然,伸懒腰的动作停滞,如同定格了一般。

    卧、卧、卧槽

    被子里的是什么!

    腿、腿、腿!

    不是她家顾小北的小短腿,明显是成年男人的腿!

    她睡着后,做了什么!

    呜呜,难道……稀里糊涂做了对不起她家司傲霆的事情了吗?

    没有勇气去看旁边的男人到底是谁,顾立夏两眼一闭,暗暗下定决心。

    双腿猛地一发力,狠狠将床上的男人,给踢到床底下去,然后,跳上去,踢他个断子绝孙!

    当然!

    想法很美好,现实很骨感。

    真实情况是,她双腿猛地一发力,狠狠踢向床上的男人,特么地,男人居然纹丝不动。

    再踢,双脚被一双强劲有力的手攥住,动弹不得。

    接着,一具男人的身体迅敏地覆了上来……

    顾立夏哀吼,手脚乱踢:“滚开滚开,呜呜,我不活了……”

    “为什么不活了?”

    熟悉的嗓音,出现在她的头顶上方。

    顾立夏诧异地睁开眼睛。

    眨巴了几下,又用力闭上,再睁开。

    眼前,居然是司傲霆。

    哦买嘎,她没看错吧!

    “司傲霆,司傲霆,怎么会是你,司傲霆!”

    一激动,话里全部都是他的名字。

    “不是我,你以为会是谁?”

    司傲霆的指腹,轻轻摩挲着她的脸颊。

    身体,贴紧她。

    “我、我以为……哎呀,总而言之我好高兴。司傲霆,我好想你!”

    最后几个字,嗓音都哽咽了。

    主动伸出手,圈住他的头,紧紧抱住他。

    “嗯,哪里想我?”

    司傲霆磁沉的嗓音,带着浓浓的缱绻,性感得要人命。

    “当然是心里想啦!对了,小北呢?”

    顾立夏松开他的头,拧着眉头问他。

    “他很好,应该还在睡。穆雨一整晚都陪着他。”

    “哦,那就好。”

    被司傲霆漆黑如墨的眸子,那么深情地盯着,顾立夏娇羞地抿了抿唇。

    敏感地察觉,他不老实地……

    司傲霆俯在她的耳边,魅惑地问道:“除了心里想我,身体呢?想不想?”

    灼热的气息,滚烫了她的心。

    “才、才不想呢!”

    尾音,带了一丝娇喘。

    司傲霆轻笑:“是么?可你的身体,已经诚实地告诉了我答案!”

    “讨……”

    话音未落,双唇被司傲霆霸道地封住。

    大床起起伏伏。

    窗外,艳阳高照。

    微风轻轻地吹过城堡花园里的鲜花。

    宽敞的温泉室内,不知道从哪里钻进来的蝴蝶,调皮地停在不停喷水的小天使身上……

    顾立夏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司傲霆已经不在床上。

    一颗心,倏地提起。

    坐起来,警惕地看了看四周。

    熟悉的房间,让她的心稍稍放下去一些。

    通往温泉室的推拉门已经被打开。

    顾立夏裹着薄被子,走了过去。

    一百多平的温泉池内,装饰着绿色植物。

    阳光从玻璃穹顶倾泻而下。

    水面上,一个俊美的男人,坦着上身,斜斜地躺在水里,头枕在特制的石枕上,闭目休憩。

    帅得,让人心尖儿直颤。

    隐隐,还能透过水面,看到水底他似乎什么都没穿。

    司傲霆突然睁开眼睛。

    幽深的黑眸,穿透空气,直达她的心里。

    看得她心神荡漾。

    “醒了。”

    他倏地站起身,露出精壮的好身材。

    声音不大,却清晰地传进了顾立夏的耳朵里。

    “嗯,醒了。”

    顾立夏捂着发烫的脸颊,远远地朝他点点头。

    不过几个眨眼间,司傲霆已经到了跟前。

    他将薄被子松开,抱着她,一起进入温泉池,动作轻柔地给她清洗身体,不带一丝邪念。

    顾立夏攀着他的脖子问道:“为什么我会在城堡里?我不是被绑架了吗?”

    司傲霆的动作,因为她的话,顿了顿。

    眉头微微一蹙:“你都忘记了吗?”

    “忘记什么?”顾立夏疑惑地看着他。

    司傲霆拧眉:“忘记……你是怎么来城堡的。”

    顾立夏摇摇头:“不记得了,难道不是你救的我吗?”

    司傲霆眸色深重:“不是我。”

    顾立夏大吃一惊:“啊?不是你那是谁?我就记得我抱着小北睡着了,醒来,睁开眼睛就看到了你。”

    司傲霆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真的一点都不记得了吗?”

    “不记得了。你给我说说嘛,到底是谁救了我?不是你……难道是小町吗?”

    “不是。是一个戴面具,身高一米九的年轻男人将你和小北送回城堡。”

    “啊?戴面具?我没有看到过戴面具的男人啊?”

    顾立夏一脸懵逼。

    她唯一见过戴面具的男人,是墓地里见过的白色面具男,可他身高也没一米九啊?

    更何况,他都中年了。

    救她的人身高一米九,居然比司傲霆还高一点点。

    这种高海拔的男人如果她见过,她一定记得。

    最诡异的是,他怎么救的自己?

    顾立夏拼命回忆,也没回忆出什么有用的信息。

    倒是,想起了绑架前的那些事……

    不悦地龇牙咧嘴,对着司傲霆的手臂,狠狠咬了下去。

    “嘶!”

    司傲霆吃痛,倒吸一口气。

    “你这是做什么?”

    顾立夏气呼呼地松开司傲霆。

    “哼,我属狗的,就爱咬人!”

    虽然昨晚上在那间破旧的厂房里,一直都在安慰自己,夫妻之间,最重要的是信任。

    但一想起看到的那张偷拍照,和他这两天不接电话,不回短信的行为,还是气得牙痒痒。

    尤其,还有昨天上午在机场时候,拿小町的手机给司傲霆打电话,电话里头传出来的那个女人声音。

    那可恶的女人居然说,司傲霆正在洗澡!

    男人和女人在一起,什么时候要洗澡?

    当然是办事之前,和办事之后了。

    什么鸡汤物语“夫妻双方必须要对另一方足够信任”,根本就是狗屁理论!

    遇到这种事情,谁还能坦然自若地说出这句话,那说明根本就不是真爱婚姻。真爱的那个,早就跳脚了!霸道总裁任性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