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7章 不是真感情
    司小町的话,一直盘旋在他的耳边——

    “你觉得他那样高高在上的人,弄出这么大的动作,只为了绑住你?”

    突如其来的结婚证;

    突如其来的婚礼;

    突如其来的感情。

    原来,一切都是阴谋。

    就为了利用她,来对付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的“那个人”。

    明明是夏夜,可她整个人,被心头的冰水,冻得僵硬,脚步踉踉跄跄。

    一步,一步,往后退。

    砰!

    手肘碰倒了放在架子上的一只花瓶。

    摔得掉在地上,碎成千块万块!

    司傲霆握着手机,往房间里面看了一眼,迅速挂线:“行,那就这样。”

    身形已经往房间里走过来。

    顾立夏的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

    不行!

    不能让他知道自己偷听他打电话!

    她快速深吸了几口气,拉开一旁巨大的书柜,躲了进去。

    “喵——”

    躲进去之前,颤抖地学了几句猫叫声。

    司傲霆狐疑地掀开被风卷起来的窗帘,看着地上碎了的古董,俊秀的眉头紧蹙。

    猫吗?

    往办公桌前走去,看到还冒着热气的牛奶和点心,幽深的黑眸,愈发深邃。

    刚刚,谁来过?

    迅速走到书桌前,手指动了几下,想调出城堡内的监控视频看一下。

    顾立夏看着他的动作,吓得大气都不敢出。

    一瞬不瞬地盯着司傲霆的动作,心跳如雷。

    他在……查监控视频!

    死定了!

    等等……

    司傲霆这惊讶的表情……

    顾立夏想起上午她为了查清楚护照的事情,弄了一段视频到手机上,当时,好像胡乱操作,将整间城堡内的监控视频都关掉了。

    这算——无心救了自己吗?

    顾立夏躲在书柜里,终于松了口气。

    其实,她最想做的事情,是冲出去质问他。

    可在她还没有弄清楚事情到底怎么回事之前,不能轻举妄动。

    她不是一个人。

    她还有小北要保护。

    万一……司傲霆这件事情,是真的呢?

    透过书柜的门缝,看着司傲霆高大欣长的背影,整个人像浸泡在冰水中一样,凉得彻底。

    一颗心,没了温度。

    司傲霆眉心紧锁,揉了揉自己隐隐作痛的胃,端起热牛奶喝了一口。

    顾立夏呆滞麻木地看着他的动作,想起第一次遇到司傲霆的事情来。

    明明才是几个月前的事情,可却如同一个世纪般久远。

    她记得,当时她接了一个饭店老板的妻子养小白脸,去酒店抓奸的活儿。

    可按照老板说的房号,去了之后,才发现抓错了人,惹到了司傲霆,从此,生命开始和他纠缠。

    刚刚,司傲霆电话里头说,那是他设计的局。

    真相,真的是这样的吗!

    顾立夏紧紧攥紧了拳头。

    心,好痛。

    刀割一样痛。

    这可是她爱上的司傲霆啊!

    她以为自己终于遇到了一个爱她、疼她,给她温暖的男人。

    可这个男人,给了她一把刀子,毫不留情地插入她的心脏。

    细想起来,司傲霆对她的感情,确实来得迅猛,毫无章法。

    一个男人,真的会因为一个晚上,就爱上自己,寻找自己整整五年吗?

    其实她心底也有些不信。

    所以,她才会这么反反复复地问司傲霆,为什么会爱她!

    那句写在日记本里面的——夏夏,你在哪里——真的是写给她的吗?

    对!

    日记本。

    那本日记本里面,一定还记载了更多的东西。

    她要找到它!

    ……

    顾立夏蜷缩在衣柜里,一阵胡思乱想。

    司傲霆已经将牛奶一口气喝完。

    温温的感觉,让胃尤为舒服,脸上的狐疑越来越大。

    这杯温牛奶,到底是谁送过来的?

    穆风穆雨出去办事了,还没有回来。

    城堡内别的下人,知道他在工作,没有吩咐,不会来打扰他。

    难道……

    是夏夏吗?

    可她在哪里?

    司傲霆的目光,落在了地上的碎了的古董瓷片上,眸底深色越来越重。

    匆匆将牛奶杯往托盘上一放,迅速拉开书房的门,走了出去。

    顾立夏一直等了一分钟,确定司傲霆彻底走了,这才从书柜里走出来。

    从书柜出来的那一瞬,她两条腿酸麻得狼狈地跌倒在地。

    看着近在眼前的那堆一直没人来收拾的瓷器碎片,顾立夏又想起司傲霆站在露台上说过的那些话——

    “我对顾立夏不过是利用,不是真感情!”

    她深深吸了口气,让自己保持镇定,忍着酸麻,迅速起身。

    她得赶紧去儿子的房间。

    司傲霆出去肯定第一时间是回房。

    发现她没在,说不定会去小北的房间找她。

    一切很顺利。

    顾立夏刚躺在小北旁边,司傲霆就急促地推门进来。

    她闭上眼神,小心地控制着自己的呼吸,尽量伪装自己正在熟睡。

    房间内不算太黑,窗外的月光透进来,依稀能看清一切。

    司傲霆确定看到顾立夏好好地躺在小北的身边,轻轻地松了口气。

    与此同时,眉头蹙得更紧了。

    牛奶,到底是谁送来的?

    他抬脚,走近顾立夏,脚步是那样的轻柔,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将闭着眼睛沉睡的她吵醒。

    轻轻地坐在床边,目光深情又温柔地望着她。

    英俊的面容充满了疲惫,右手揉了揉眉心。

    微微紧蹙的眉头,满腹心事。

    两个人离得那样近,原本静谧的小时光,却隔着无形的河,硬生生将两个人隔出十万八千里的距离。

    司傲霆轻叹了口气,俯下身子,在顾立夏的额头落下一吻。

    然后,沉稳地走了出去。

    昏暗中,顾立夏突然睁开两只眼睛。

    她以为,他会像以前那样,将她抱回主卧去。

    可他没有!

    心里面越发酸胀起来。

    她麻木地细数着时间,一边慢慢恢复冷静,心里面反复斟酌她的计划。

    房间外面,司傲霆一边继续往书房走去,一边握着手机,给穆风打电话。

    “穆风,怎么样了?”

    穆风坐在伦敦交通局监控室内,瞟了一眼一旁已经睡过去的穆雨,嗓音明显充满了疲惫。

    “少爷,还没有找到送少夫人回来的那个面具男的车,对方很狡猾,从城堡内出去之后,走了一条没有监控的路,我们从那个时间点推后,这一圈的道路监控,一直都在排查,还没有消息。恐怖……”

    “辛苦了,但是继续查,一定要查出来为止!”司傲霆挂断了电话,脚步声回荡在深夜的城堡……霸道总裁任性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