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4章 调节气氛,也得看场合
    司傲霆正在书房忙碌。

    穆风推开书房的门,滑着轮椅进来。

    “少爷,墨梓翊的事情有线索了!”

    司傲霆敲击键盘的手,倏地顿住,抬眸看向穆风。

    昨天晚上,墨家的人黑了伦敦交通局监控室的电脑,破坏了监控资料。

    司傲霆尽力补救,成效并无多少。

    这条寻找墨梓翊的方式无用,他让手下的人查墨家的点滴,试图查出墨梓翊的信息。

    明明他从前得到的资料里,墨家唯一的继承人墨梓翊十七岁那年,就意外身亡了,又怎么会突然出现?

    而且,他居然会救了夏夏和司北辰,还将他们平安送回家。

    最离奇的是,墨梓翊将绑架他妻儿的那个杀手组织,手段残忍地全部挑破手筋脚筋,送去警察局。

    最开始,他以为这是墨家对他的挑衅。

    一直到那个人对他说,夏夏曾经被墨家收养过。

    他敏锐地察觉,墨梓翊并不是挑衅。

    他,是在给夏夏报仇!

    一旁的穆雨急急地问道:“这墨少爷到底是什么来头?”

    穆风将手里的资料,交给司傲霆,沉声道:“我们查到,墨梓翊十年前被人设计陷害,意外身亡,但这不过是对外的说辞,实际上,他一直都在国外,远程经营墨家旗下产业。”

    司傲霆的双眸危险地微微眯起,视线停留在墨梓翊的兴趣爱上一栏上。

    上面写着钢琴。

    穆风继续说道:“最近,他开始回归墨家,正式接手墨氏集团。”

    司傲霆鹰隼一样的黑眸,看向穆风:“当年设计陷害他的凶手是谁?”

    “据说,是西门家族。”

    司傲霆的心,微微颤了颤。

    “居然是那个人……”

    穆雨眉头紧皱,焦急地说道:“少爷,西门家族最近的要求越来越过分了,你还要继续听他的命令吗?咱们现在已经有这个实力,和他们解除交易,摆脱他们……”

    “不急。”

    穆雨更急了:“可是西门老爷实在是太过分了,他这些年表面上说帮助我们,可实际上,一直控制着你……”

    穆风也赞同地拧紧眉头。

    少爷十岁那年,被司家大少爷司傲东找的人绑架,荒郊野外差点被活活折磨死。

    千钧一发之际,从未见过的一个中年男人带着手下出现,救了少爷。

    他说他是过世夫人苏宛婳的主人,夫人当年把她的秘密和玉牌,都给了少爷,所以,少爷就是他的新奴仆。

    因为夫人的所有过往都被人刻意抹掉,事情的真相到底如何,年幼的他们并不清楚。

    十岁的少爷和他进行了一次谈判,签下一份协议,如同缔结了恶魔的契约。

    此后十六年,西门家族如同一个吸血鬼一般,不断压榨少爷,胁迫少爷做他不喜欢的事情。

    “必须先弄清楚母亲的身世,才能对付那个人。吸附在顾盛夏身上的追踪器怎么样了?”

    司傲霆面上波澜不惊,沉声问道。

    眸光里透着一股肃杀。

    “咱们的人说,白色面具人带着她回了s市,住在冷家一处深山别墅内。”

    “准备一下,下午飞机回s市。”

    “是!”穆风迅速执行命令。

    穆雨不解地问:“少爷,你什么时候追踪了顾盛夏,我怎么不知道?”

    穆风看着自己这个笨弟弟,解释道:“上次少夫人被冷家绑架,盛夏小姐假扮少夫人戏弄少爷的时候,少爷乘机给她随身携带的玉佩上面,黏附了一个很小的追踪器。”

    穆雨还是不明白:“追踪顾盛夏做什么?”

    穆风恨不得拿个锤子,狠狠敲一敲这榆木脑袋:“盛夏小姐被白色面具人带走了,少爷的目的,是抓住白色面具人。他一定对夫人的事情知情。”

    “哦,原来如此。”穆雨了然地点点头,看向司傲霆,夸赞道,“少爷英明。”

    司傲霆睥睨了穆雨一眼:“你最近话又多起来了。”

    穆雨抓抓头,不好意思地说道:“少爷,你知道的,我从小就愚笨,所以话多了一点,你姑且就把我当成一枚……开心果,调剂调剂气氛吧!”

    司傲霆面色低沉,身上气息骤降,嗓音,低沉严厉:“调剂气氛,也得看场合。既然学不会,这一次,就留在伦敦,好好学会了再回国吧!”

    穆雨心里头咯噔一跳。

    少爷这话……怎么感觉意有所指啊……

    他到底还在哪里得罪过少爷?

    啊!

    对了!

    今天车上,他抢了少爷的话,回答少夫人少爷会语言的事情……

    少爷,你也忒小心肠了吧!

    苍天大地啊,他不要一个人留在伦敦啊!

    城堡的另一处,顾立夏寻找躲猫猫的司北辰,推开了某扇门。

    房间很宽敞,大大的落地窗挂着厚重的窗帘。

    房间中间用白色的布,盖着一架非常漂亮的黑色三角钢琴。

    古朴的造型,一看就是收藏了起码一百年的古董钢琴。

    顾立夏忍不住上前,将白布掀开。

    细微的灰尘飞舞,顾立夏急忙捂住鼻息,干咳了几声,去拉开窗帘,推开窗户透气。

    好一会儿,尘埃才落定。

    她走到钢琴前面,打开琴盖,忍不住抬指,随意弹了几个音。

    音色意想不到的好听。

    心血来潮,干脆也不去找小北了,在钢琴前坐定,随手弹了一曲《梦中的婚礼》。

    悠扬、梦幻的琴声,在这栋城堡内旋转。

    一曲完毕,顾立夏唇角忍不住弯了起来,脑海突然闪过墨梓翊的脸,神情顿时僵住。离开墨家已经整整十年了。霸道总裁任性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