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5章 一起回家
    当年,墨家不知道什么原因,收养了她。

    那个时候,她才七岁,刚到墨家时,被那栋漂亮的别墅,给吓得整个人都有些怯弱。

    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的她,比同龄小孩更敏感。

    虽然墨家收养了她,但一连好几天,她都没有见过墨家一个长辈。

    所以,小小的她很明白,墨家收养她,绝对不是因为缺孩子这么简单。

    别墅内只有一个做饭保姆,打扫保姆、三四十岁左右的女管家。

    女管家常年穿一身高领黑色套装,表情严厉,每天让她穿着漂亮的公主裙,学习各种礼仪。

    那天,她步姿没走稳,将头上顶着的碗摔破了,管家拿戒尺,狠狠抽了她的手心一顿。

    委屈的她躲在一个黑色的大家具下面偷偷抹眼泪,想院长妈妈和司小町。

    一个十岁男孩,穿着一身合体的西装,从门外走进来,发现了她,好奇地蹲下来,捏了捏她粉嫩的小脸蛋。

    “喂!你这个小丑八怪是谁?”

    少爷的笑容,璀璨飞扬。

    顾立夏从未见过这么漂亮的男孩子,有那么一瞬,差点看得挪不开目光。

    她心里头愤愤地想,还没我家司小町好看呢。

    拧着头,没理他。

    他觉得这丫头的眼神儿很好玩。

    伸出修长的手,捏住她小小的下巴,将她粉嫩的小脸扭过来,挑着眉,细细端详她脸上不羁的神色。

    “你就是那个从孤儿院领回来的孩子吧”

    “是又怎么样!”

    顾立夏呛声。

    清脆软糯的声音,如同一颗石子,在少爷的心里头,激起一圈一圈涟漪。

    绝美的少年径直站起来,将黑色的大家具打开,坐在真皮包裹着的实木凳上面。

    “我给你弹首曲子吧!你想听什么?”

    明明是问句,他却根本不给她回答的时间,自顾自抬手弹了起来。

    顾立夏心想,这少年可真霸道!

    一颗心,却被那美妙的音乐惊呆了。

    小小的她,情不自禁地从大家具下面钻出来,目不转睛地看着少年的手指不断起舞,奏出一串串音符。

    后来,她才知道,那首很好听的曲子是保罗·塞内维尔的《梦中的婚礼》。

    那个黑色大家具,叫做钢琴。

    而那个霸道的少年,强势地让她同他一起学习钢琴。

    他去哪里,她必须得跟到哪里。

    做他的小尾巴,做了整整七年。

    一直到十四岁那年,发生了那件事……

    “夏夏,你在做什么?”

    司北辰的声音在房间门口响起,打断了她的回忆。

    “过来。”

    顾立夏恍了恍神,朝他招手。

    司北辰蹦蹦跳跳地跑过来。

    “妈妈,这个是什么?”

    四岁的孩子再早熟,这个世界对他来说,还是有那么多新奇的东西,从未见过,每天充满新意。

    “钢琴。”

    “你会吗?刚刚好听的音乐,是你弄出来的吗?”

    司北辰崇拜地看着顾立夏。

    顾立夏很受用地扬扬眉:“对。想不想再听点别的?”

    “要!”

    司北辰非常配合。

    萌萌的小脑袋,歪在一边,好奇地去触摸钢琴的黑白琴键。

    顾立夏的脑海闪过之前冷擎宇一直想她弹奏的曲谱,心里头一动,抱着小北在怀里,不流畅地弹奏了起来。

    司北辰一张小脸不高兴了:“难听,不好玩!”

    没有耐心地从顾立夏的怀里钻下来,自个儿跑出去玩了。

    顾立夏脸上的神色,越来越凝结,手上动作越来越快。

    这旋律,为什么会这么熟悉?

    就好像,她全身每一个细胞都认识它。

    明明,那几页曲谱,她记得并没有那么牢固。

    欢快的音乐越来越连续,越来越熟练,顾立夏停不下来,弹了一遍又一遍。

    一直到身后一双手,轻柔、却又不失力度地搭在她的双肩,迫使她停下来。

    顾立夏回过神,停住手指,抬头。

    司傲霆漆黑如墨的眸子,正定定地看着她。

    “怎么哭了?”

    伸出冰凉的指腹,轻拭掉她脸颊上的泪珠。

    顾立夏这才发现,自己果真满脸泪水。

    司傲霆低沉的嗓音,温柔地说道:“你已经连续弹了一个小时了,休息一下。”

    “一个小时?时间过了这么久了吗?”

    “嗯。”司傲霆的眸底,带着一抹探究,“这曲子叫什么?”

    顾立夏摇摇头,小声地说道:“我不知道,是冷擎宇今天让我弹的曲子。”

    顾立夏原本想着司傲霆肯定会生气。

    但司傲霆的黑眸,眸色深重,却毫无怒意:“这曲子,我以前听过。”

    顾立夏吃惊极了:“你听过?当真,在哪里?”

    “不记得,但是旋律很熟悉,确实听过。”

    顾立夏急急地说道:“我也听过。它就好像融入了我每一个细胞,我只要弹奏它,就有一股莫名的熟悉感。”

    司傲霆点头。

    “你弹得很好听。”

    心里面,却涌起一丝酸涩。

    夏夏的钢琴,应该是在墨家的时候学的吧?

    之前他查她的资料,并没有查到她学过钢琴。

    墨梓翊,也会钢琴。

    这肯定不是巧合。

    顾立夏咬着下嘴唇,困惑地看着这黑白键盘。

    “为什么会这样?这首曲子到底是什么曲子?”

    “别想了,以后总会知道。”

    司傲霆从口袋里取出来一个小盒子,将小盒子里的东西拿出来,从后面,给顾立夏戴上。

    一抹绿色,从顾立夏的眼前一晃而过。

    她吓了一跳,低头定睛仔细瞅着脖子上的坠子!

    “玉佩!”

    “嗯,你的玉佩。原本早就想还给你,可最近发生了太多事情,现在才给你。”

    顾立夏摩挲着脖子上的玉佩,转身,紧紧抱住司傲霆的腰。

    声音嗡嗡地说道:“司傲霆,谢谢!”

    “傻瓜,这原本就是你的东西。”

    顾立夏低眸,看着翠绿色的坠子,苦涩地笑出声:“这块玉佩,像不像我们的定情之物?”

    她和司傲霆的相识,到底是意外,还是人为?

    “嗯。”

    司傲霆赞同地点了点头,宠溺地伸出手,揉了揉她的头顶。

    “下午,我们一起回s市。”

    “要回去了吗?”

    “对。一起回咱们的家。”

    顾立夏脑海回想起s市那栋司傲霆特意重新装修过的别墅,用力点点头。“好,一起回家。”霸道总裁任性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