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8章 疯不是害人的借口
    顾立夏简直气得要吐血!

    这人什么逻辑!

    明明是她自己要摔死自己的儿子,居然嫁祸给她!

    最可恨的是,刚刚客厅就她们俩个,这真的是有嘴说不清。

    “我没有!”

    顾立夏急急地看向司傲霆,解释道。

    “我没有伤害司斯。”

    “她疯了。”

    司傲霆突然说道。

    “啊?她疯了?”顾立夏吃惊急了。

    “嗯。”司傲霆冷静地点点头。

    “真的疯了?”顾立夏狐疑地看向叶夏。

    如果是真的疯了,那她刚刚居然做出伤害自己孩子的事情,也就能理解了。

    她真的从未见过想要亲手杀死自己孩子的母亲。

    刚才叶夏那样把司斯抛高,多危险啊!

    若不是她反应快一点,此刻,司斯的小生命,早已夭折。

    孩子无罪!

    不管大人之间有天大的恩怨,怎么能将无辜的孩子牵扯进来,作为成年人仇恨的牺牲品呢?

    顾立夏手脚发凉,心里头还在后怕。

    而且,之前叶夏说的那话,什么爬上亲哥哥的床,也是疯言疯语吧!

    麻蛋,吓死她了!

    她刚刚都差点以为司傲霆其实是她亲哥。

    司傲霆沉声解释道:“嗯,叶家将她逐出家门那天,受了刺激,神智出了问题,当时她抱着孩子跑了出去,这段时间,叶家的人一直都在找她。”

    “怎么会这样!”

    顾立夏唏嘘不已,急促的心跳,还没缓过来。

    司傲霆抱着顾立夏的手紧了紧:“你怎么样?刚刚她伤到你没?”

    顾立夏摇摇头,看着两个保镖也拉不住的叶夏,轻声儿说道:

    “我没事儿。就是觉得她很可怜。刚刚她将自己的亲儿子这样抛高,吓死我了,我从来没见过这么狠心的母亲。”

    “那是因为你善良。对她来说,司斯不过是她的一个工具罢了,她不适合做一个母亲。”

    叶夏之所以生下那个孩子,是为了利用孩子,要挟司仲铭,让司仲铭逼婚司傲霆。

    “我一直没有搞懂,为什么你的父亲会答应叶夏,向你逼婚。”

    顾立夏疑惑地看着司傲霆。

    司傲霆眸色深重,英俊的脸上,满是鄙夷:“谁知道!”

    但是,心里头,却似乎隐约知道答案。

    这些年,司仲铭虽然乱玩女人,但从没有想着再成立一个家。

    当年,他对母亲,到底是怎样一种感情?

    保镖领着两名医生已经来了客厅。

    一名医生给司斯检查,一名医生上前,准备给顾立夏检查。

    男医生看着被司傲霆抱着的顾立夏,面色拘谨:“司先生,请您先把司太太放下来。”

    司傲霆不为所动,就这样抱着顾立夏。

    顾立夏红着脸,轻轻挣扎: “司傲霆,将我放下来吧,我真的没事儿。”

    司傲霆上下瞟着男医生,瞬间做了决定:“不用你了,我自己给她检查。”

    伤的是后背,他才不会让别的男人看自己女人的背。

    说完,眼神示意穆风收拾这烂摊子,自己抱着顾立夏,准备往楼上主卧走去。

    “等等!”

    顾立夏急忙呼停。

    “怎么了?”司傲霆不解。

    “过去看看。”顾立夏看向正在接受检查的司斯,“我想知道孩子怎么样了?”

    司傲霆幽深的黑眸,瞟了眼还没完全冷静下来的叶夏,抱着顾立夏,走向沙发。

    专门聘请来给小北看病的医生,正在细心检查司斯的情况。

    “孩子没有什么大碍。肢体上并没有明显外伤,就是受到了惊吓,再加上年纪小,饿过头了,这会儿哭累了,已经睡着了。”

    顾立夏不忍地看着小司斯,眉头紧皱:

    “司傲霆,家里没有这么小宝宝的奶粉,你让人去买。穆风,你去请一个可靠的月嫂,专门照顾孩子。”

    “孩子的事情,都会有人去办,你先关心一下自己!”

    司傲霆给了医生一个眼神,示意他去弄,抱着顾立夏转身。

    进了主卧,司傲霆将顾立夏轻柔地放在床上,准备给她脱衣服检查。

    顾立夏急忙制住她的动作。

    “我真的没事儿!”

    司傲霆黑着一张脸,坚持。

    “刚刚,我在门口亲眼看到你后背滚地,接着孩子砸你身上。紧跟着叶夏那该死的女人,朝你扔了那么大的一个花瓶,砸你背上,没事儿才怪!”

    顾立夏有些羞赧:“你都看到了啊!”

    “嗯。很疼吧。”司傲霆低沉地说道。

    顾立夏看着他一副紧张的样子,心里头暖融融的。

    “当时确实有点疼,这会儿……喂,你干嘛呢!你怎么把我衣服给撕坏了!喂!”

    司傲霆大掌一挥,顾立夏的衣服,碎成布条条。

    顾立夏看着地上的布条条,心里头无限感慨:“司傲霆,你上辈子一定是属狗的。”

    司傲霆眉头紧皱,黑眸底,盛满恼怒和心疼:“还说没事儿!你后背都淤血了。”

    顾立夏瓷白的后背上,豁然有一片痕迹极深的红色痕迹。

    顾立夏无所谓地吐了吐舌头。

    “真没事儿,皮肤淤血是皮肤里的毛细血管破裂了,看起来瘆人,其实没那么严重,又没伤到骨头。”

    “这么红,肯定很疼。”

    司傲霆的手,轻轻在淤血处拂过,引得顾立夏全身忍不住颤栗。

    一种异样的感觉,漫上顾立夏的心间。

    “该死的叶夏,我绝对饶不了她!”

    顾立夏皱了皱眉:“算了吧,她都疯了,够可怜的了。”

    “疯不是害人的借口!”

    司傲霆幽深漆黑的眸底,闪过一抹肃杀。

    顾立夏趴在床上,没有看到他眼底的神色。

    她全身所有细胞,都集中在司傲霆停在她后背的手指上。

    既想他手指继续像刚刚那样动,又不想他动。

    非常奇异的感觉。

    心里头涌起来某种渴望……

    难道女人排卵期真的会特别想要吗?

    “哎呀,真的没事儿,检查完了,我去外面看看小北。”

    顾立夏急急地说道,借以掩饰自己内心那股浓烈的**。

    心里头忍不住大骂自己是色女,爬起来想穿上衣服。

    再这样下去,她感觉自己会扑上去,将司傲霆吃干抹净。身子还未爬起来,却被司傲霆正面扑倒在床上。霸道总裁任性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