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0章 别来拖累我们
    顾立光双手叉腰,狰狞着脸骂道:“有种做,还没种承认啊,有本事,当着你儿子的面,将你过去做的事情说出来啊!啧啧,居然十七八岁就开始出去卖,还被警察局给抓起来,丢死人了!都是因为你,我

    都成同学中的笑柄了。”

    顾立夏气得牙齿打颤:“住嘴!胡说!”

    “哈!胡说!前段时间网上闹得沸沸扬扬,居然说我们胡说!你可真够恶心的,果真是有娘生,没娘养的野种!”

    顾立光这样说,顾立夏终于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司傲媛在伦敦的时候,和她说过司傲东利用她的丑闻,攻击司傲霆的事情。

    司傲东编造的丑闻,比她想象中的影响还要恶劣。

    此刻,她终于明白m.e出事,司傲霆回国的时候,为什么那么慎重其事叮嘱她千万不要回国。

    他在保护她。

    就算他很快强势地和谐了网上所有质疑她的言论,但这事情落在有心人的眼里,还是成了攻击她的利箭。

    没想到,回国后,最先刺激她的,是她所谓的家人!

    她看着顾立光,用平静的嗓音回应道:“你骂我野种,可我爸是顾长江,我妈叫杨翠花,和你们是一个爹妈?那你岂不也是野种?”

    “呸,谁和你一个爸妈了!你父母说不定就是老鼠,才生下你这过街鼠……嘶,妈,你掐我干嘛!”

    杨翠花不知什么时候冲上前,狠狠朝顾立光的腰上掐了一把,朝她挤眉弄眼:

    “你个死孩子,瞎说什么呐!”

    杨翠花是真急了,下手忒狠,肥胖的身子,都在颤抖。

    顾立光疼得眼泪都要出来了,非但没有收敛,反而愈加变本加厉——

    “谁说我瞎说了,明明我说的是大实话!”

    杨翠花下手更狠了:“你还乱说,你这是要害死我们一家人啊,快给我进屋去。”

    杨翠花力气太大,顾立光没站稳,脚下踩着的十厘米高跟鞋一歪,整个人跌倒在地。

    刚好,别墅门前,不知为何有一坨狗屎。

    顾立光摔得趴下去,一张脸,正好与狗屎负接触……

    “哈哈,原来这就叫狗吭屎!”

    司北辰被逗得大笑起来。

    就连顾立夏,看着顾立光这狼狈的模样,都有些忍俊不禁起来。

    顾立光鬼哭狼嚎:“啊!啊!!好臭,这是什么鬼东西!”

    急忙爬起来,狠狠瞪了顾立夏一眼,往别墅里面钻。

    “小光,小光,对不起啊,妈妈不是故意的。”

    杨翠花心疼女儿,紧跟着跑进去。

    顾立伟耸耸肩,抹了把汗,钻了进去,没关门。

    顾立夏牵着司北辰,想了想,也跟着走了进去。

    前刻还热闹非凡的别墅门口,顿时安静下来,只剩下一坨变了形的狗屎,在阳光下暴晒……

    短短时间不见,顾家别墅内乱得可谓是鸡窝。

    顾立夏拉着司北辰,看着这堪称灾难垃圾场一般脏乱的客厅,心里头直突突。

    如果不是她婚礼前有在这里住过一晚,她绝对会以为自己进错了家门。

    茶几上面堆满了各种快餐盒,空的食品包装袋。

    快餐盒不知道堆积了多久,传来一阵令人作恶的奇怪味道。

    沙发上内衣睡衣外衣,男的女的,丢得到处都是。

    地上散落着各种垃圾,几乎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

    顾立夏心里头再次庆幸——幸好司傲霆没来。

    洗手间内,顾立光对着脏兮兮的洗脸池盆洗脸,快挤光了一瓶洗面奶。

    “呕,好臭好臭,恶心死了!都怪那个野种,等我洗干净,我一定饶不了她!哼!”

    她一边洗,一边骂骂咧咧。

    杨翠花焦躁地站在洗手间门口,紧张地小声说道:

    “小光啊,对不起,刚刚是妈妈不对,你千万不要记恨妈妈啊。可是她的事情不能乱说,知道吗?一不小心,咱们全家都活不了……”

    水流声哗啦哗啦,流个不停。

    顾立光一颗心,全都在怎么洗干净脸上,压根儿没注意她妈说什么。

    她烦躁地嚷嚷道:“行了行了,你吵死了,先给我出去!”

    杨翠花肥胖的身子,犹犹豫豫地退了出去。

    来到客厅,发现顾立夏正抱着司北辰从楼上下来,整个人都急了:“你去楼上干嘛了?谁允许你进门的?”

    顾立夏耸耸肩:“门开着,我就进来了啊!”

    “我们顾家不欢迎你,你给我快点滚出去,别想着带个拖油瓶回来吃我们的,穿我们的。”

    杨翠花一副守财奴的模样,生怕顾立夏带着司北辰就这样住了下来。

    司北辰眉头紧蹙,气恼地想说话。

    顾立夏给他一个严厉的眼神,制止他出声。

    这动作落入杨翠花的眼里,却误解成顾立夏是想保持沉默,死赖到底。

    “你要真当这里是你娘家,我是你妈,你就给我快滚,真的是倒了八辈子的霉,摊上你这样的女儿。丢人现眼!你知道现在我同事、朋友都怎么看我吗?”

    顾立夏眼底不起波澜地反问:“我真的是你女儿吗?”

    杨翠花的脸上,顿时慌张起来,提高音量嚷嚷:“你不是我女儿,是谁的女儿!”

    “当年,你生的是双胞胎还是只生了我一个?”

    顾立夏微微眯着双眸,严厉地盯着杨翠花,不放过她脸上一丝一毫的神色变化。

    杨翠花肥胖的脸上,闪过一抹心虚,横肉因为紧张,直发抖:“说些什么乱七八糟,当然只生了你一个。”

    她朝脏乱的茶几上翻了翻。

    发馊了的不知名汤汁倾斜倒出来,顺着茶几,滴落在已经看不出颜色的地毯上。

    顾立夏看着那不断低落的汤汁,眼底神色越来越深沉。

    杨翠花手忙脚乱翻找了好一会儿,终于翻出一个钱包,从里面抽出一塌钱,选择了面额最小的两张五块,七张一块,塞到顾立夏的怀里。苦口婆心地说道:“看在你是从我肚皮里爬出来的份上,拿着这点钱,去外面吃顿好的。因为你那丑闻,我和老顾嫌太丢脸,都辞了原本的工作,现在入不敷出,还有两个孩子没成家,你行行好,别来拖累我们了。”霸道总裁任性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