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4章 一切都是阴谋
    穆风似乎要出来了,顾立夏垂眸,急忙躲进一旁的房间。

    过了很久,她才小心翼翼地推开门,站在书房前面。

    一扇门,隔开了她和司傲霆之间的距离。

    心里头,晃过司傲霆的那两通电话,晃过他刚刚冷喝住穆风的话,最终,还是掉头,回去主卧。

    书房内,司傲霆打开电脑,久久对着电脑屏幕发呆。

    胃,如同刀搅一般地疼痛。

    司傲霆伸出手,用力按住,疼得全身都冒虚汗,拉开抽屉,寻找止痛药。

    屏幕上,是一个眉眼像极了顾立夏的十三岁小女孩,坐在钢琴前弹琴。

    一个看不见面目的高大男孩,正唯美地亲吻她的脸颊……

    第二天,顾立夏将小北送去已经回国的司傲媛那儿后,独自去医院拿亲子鉴定结果。

    上面的结果,显示她和顾长江、杨翠花都有百分之九十九的亲缘关系。

    回顾穆风和司傲霆的对话,这份鉴定结果,大抵是假的吧!

    一种强烈的阴谋感,在她心里头萦绕。

    司傲霆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做?

    走出医院的时候,她总感觉好像有什么人在监视她,可环顾四周,又找不到监视的那双眼睛。

    “少夫人,我们接下来去哪里?”

    顾立夏定了定神,说道:“去城西区,惠民路。”

    半个小时之后,顾立夏站在一栋老房子前面,深深叹了口气,提着手里头的东西,往老旧的楼梯走去。

    她站在一栋房门前,敲了敲门,门后面,是鬓角已然花白的五十多岁女人。

    “院长妈妈。”

    女人又欣喜,又哽咽地出声:“哎!孩子!”

    早上顾立夏给院长妈妈打了电话,说来看她。

    顾立夏环顾了一圈狭小的房子。

    房子虽然老旧,又小,但是房子内干干净净,整整齐齐。

    “孩子,快点坐。”

    顾立夏鼻子有些酸涩:“院长妈妈,你就别忙活了。你也坐。”

    “我不坐了,你先看会儿电视,饭我马上就做好了。”

    顾立夏看着忙碌的院长妈妈,抿了抿唇,眼底的泪意再也忍不住。

    现在才十一点钟,院长妈妈就快做好饭了,说明她是从早上九点她打了电话之后,就一直都在忙碌。

    这样一对比,杨翠花果真不是自己的亲妈。

    可她的亲妈到底是谁呢?

    小小的饭桌上,很快摆满了可口的饭菜。

    “来,夏夏,吃排骨,你小时候最喜欢吃院长妈妈做的排骨了。”

    “嗯,谢谢院长妈妈。”

    气氛和谐温馨。

    “院长妈妈,他呢?”

    他,是指院长妈妈的丈夫,王富贵。

    上次,他赌博输了一千万,要被砍手砍脚,顾立夏不得不发布退婚书,从顾心彤那里弄到一千万偿还债务。

    “我特意早上打发他出去了,晚上才会回来,你放心。你都好长时间没有来看我了。上次的事情,还得多谢你。哎!就算你嫁给了豪门,日子肯定也不好过,上次那笔钱,他没有为难你吧?”

    “没有没有。每次电话你都要问一遍,我都告诉你多少次了,他没有为难我,你怎么就是不信呢?”

    顾立夏一边啃着排骨,一边笑。

    当初她坑顾心彤那一千万,被顾心彤追债,还被司傲霆从顾心彤手里坑过来。

    那个时候,她和司傲霆之间的关系,看起来多简单。

    可现在,却蒙着一层看不透的雾,一切都是阴谋。

    “呵呵,不为难就好。”

    顾立夏总觉得院长妈妈话里有话。

    她将排骨的骨头吐出来,问道:“院长妈妈,你还记得当年我被送来孤儿院时候的情景吗?”

    院长妈妈的身子,顿时一凛。

    顾立夏刚好低头夹菜,没有看到院长妈妈的神色。

    “怎么又问起这件事?你不是已经找到亲生父母了吗?”

    “亲生父母。”顾立夏自嘲道,“他们才不是。”

    院长妈妈的神色有些异常:“怎么会不是?不是亲子鉴定都做过了吗?”

    顾立夏夹菜的手,顿了顿:“事情有些复杂,我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院长妈妈,你脸怎么突然这么苍白?”

    院长妈妈摇摇头,笑容有些勉强:“没什么。”

    “没生病吧?”顾立夏关切地问道。

    “没。”

    “呼,那就好。不过,院长妈妈,当初我到底是怎么被送来孤儿院的?”

    “这事儿从小到大,我已经和你说过无数次了啊。”

    顾立夏咬了咬唇,说道:“我还想再听一遍。”

    院长妈妈收起眼底的异色:“那个时候你看起来两岁不到,身上就带着你那块玉佩,坐在孤儿院的门口,到底被谁送过来的,我也不知道。”

    “我没哭吗?”

    “有……没有没有,我记得你没哭。”院长妈妈有点反复。

    “我也没有吵着找妈妈吗?”

    “这肯定有。”

    “我说话利索吗?”

    “两岁,能有多利索,话都说不清楚。”院长妈妈眼眸里闪过一抹宠溺。

    顾立夏有些失望。

    院长妈妈笑道:“当初孤儿院那么多孩子,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唯独格外喜欢你,那个时候,你七岁被墨家收养之后,我还难过了好长一段时间。”

    提到墨家,顾立夏的神情顿住。

    她今天到访,最主要就是想问问当初她被墨家收留的细节。

    以前年幼,不太明白。

    后来被墨家送回孤儿院,已经十多岁,再加上发生了那件事情,她整个人都抗拒墨家。

    可最近发生的事情,让她不得不正视起来。

    “院长妈妈,你还记得当初墨家为什么会收养我吗?”

    “墨家来人,一群孩子挑了半天,把你挑走了,没有别的异常。”

    顾立夏体贴地给院长妈妈夹了一块排骨:“我知道了。”

    “但是,夏夏……”

    院长妈妈欲言又止。

    “怎么了?”

    “没什么。”

    “院长妈妈,你有什么事情,就和我说。我一直都把你当亲妈妈。”

    院长妈妈眼底涌着疼爱和迟疑:“孩子,我也不知道和你说出来是对还是错,但是,你记住院长妈妈的话,小心司家的人。”

    “司家的人,是司傲霆吗?为什么?”

    院长妈妈是不是知道些什么?顾立夏的心,瞬间悬到了嗓子眼。霸道总裁任性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