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7章 见不得人的勾当
    车在一家别墅前停了下来。

    冷擎宇径直推开车门下车,顾立夏跟了上去。

    别墅看上去很老旧,没有一丝人生活的气息,但还算干净,看来是有人定期打扫。

    一楼客厅摆着一架黑色的三角钢琴。

    不知为何,顾立夏看着那架黑色钢琴,尤为亲切。

    “去弹吧!”冷擎宇声线变得低沉,从手下手里接过几张纸,递过去,“这是曲谱。”

    顾立夏气呼呼地摇头:“不用。”

    没接琴谱,径直上前,掀开琴盖。

    钢琴保养得非常好,就算充满了时代的气息,触键,却有一种无可言说的美妙。

    她坐下来,定了定神,抬起手腕,将记忆里的旋律弹奏出来。

    曲调快活,却又说不出来的优美。

    冷擎宇闭上眼睛,心里面怅然若失,眼角禁不住,湿润起来。

    一曲终了。

    顾立夏抬起手腕,略略有些发呆。

    每次弹奏这个旋律,都有一种让她想落泪的情绪。

    明明,是这么欢快的曲子。

    回头看向冷擎宇,发现冷擎宇目光清明地望着自己,心里头莫名一紧。

    一种异样的感觉,弥散开来。

    他的神情,和自己好像。

    都像是被这首音乐所打动。

    “你的音乐里,果真有她的影子。”冷擎宇的嗓音,无限怅然。

    “她是谁?”

    顾立夏拧了拧眉头。

    不等冷擎宇回答,急急地问道:“现在可以说西门家族的事情了吧!”

    冷擎宇无所谓地耸耸肩:“西门家族,是一个老贵族,如今隐匿在伦敦,势力范围极广。司傲霆和他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具体什么关系?”

    “江湖传闻,司傲霆小时候差点死了,被西门老爷给救了,从此就成了西门老爷的爪牙,暗地里一直替西门家族干见不得人的勾当。”

    “当真?”

    顾立夏提着一口气。

    她怎么都没有想到,那个在她眼里高高在上,气度优雅高贵的司傲霆,居然会有这样的遭遇。

    “我都说了,是江湖传闻。”

    “切!还以为你什么都知道呢!重要的都不知道。”

    顾立夏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心里头隐隐希望,那个什么江湖传闻是假的。

    司傲霆在她眼底,是那样的完美,怎么能是别人的爪牙这么不堪呢?

    那西门家族光听那名字就感觉不是个好东西!

    她睥睨了冷擎宇一眼:“知道这么一点情报,有个屁用!西门家族的事情搞不清楚,墨家的事情也搞不清楚。”

    “如果我不告诉你,你无论怎么查,这点屁大的情报,估计都查不到。这两家,可是极为低调。”

    冷擎宇得意洋洋地笑。

    被戳中肋骨!

    顾立夏白了他一眼,一边合琴盖,一边问道:“那现在可以说说这首曲子了吧,林岚是谁?”

    冷擎宇轻轻吐出一口气:“林岚。你的亲生母亲呀。”

    “什么?”

    林岚,是……她的母亲!

    顾立夏激动地站起身。

    双手敲击在黑白琴键上,发出一阵刺耳的巨响,震得人心尖儿直颤。

    她听见自己颤抖的声音,又急又抖地问道:“林岚怎么会是我的母亲!”

    太惊悚!

    太诧异!

    太不可思议了!

    “你一直都不知道吗?”冷擎宇明显很是讶异,“我以为你早就知道了,司傲霆难道没有告诉过你吗?”

    “没有……”

    她一直以为,林岚是司老爷子那辈分的人。

    就算她和自己长得像,有联系,也很有可能是奶奶辈的亲戚。

    可她怎么都没有想到,林岚居然是她的亲生母亲!

    是她和盛夏的妈妈!

    “冷擎宇,你确定你没有开玩笑?”

    “盛夏早就知道这个事情了啊,一直都没有人告诉过你?”冷擎宇神色变得玩味起来。

    顾立夏跌坐在钢琴凳子上。

    她整个人,都在发抖,喃喃念道:“司傲霆说顾长生和杨翠花是我父母,盛夏不肯告诉我真相……”

    冷擎宇脸上重新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所以说,你要离司傲霆远一点。他并不是真心待你。这么重要的事情,他都不告诉你。”

    顾立夏想起亲子鉴定报告,心里一痛。

    难道,自己真的只是司傲霆手里的一枚棋子?

    可那些情,那些爱,又是那样的真实。

    深呼吸,狠狠压住堵在胸口闷闷的那口气,收敛情绪,看向冷擎宇:“林岚究竟是谁?”

    冷擎宇上前,伸手勾住顾立夏的下巴,俯身凑近,魅惑地说道:“林岚,曾经是司家丢弃的养女。”

    这句话,再次如同一个炸雷,将顾立夏的神识,炸得七零八落。

    “司家丢弃的……养女?”

    也就是说,她的母亲林岚,曾经住在司家。

    所以司老爷子当初看到她,会变了神色,将她认错,叫成岚儿。

    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林岚作曲的旋律,司傲霆也熟悉了。

    司傲霆小时候应该也听林岚弹过这曲子吧!

    信息量太大了。

    林岚和司家有关系,是她的母亲,父亲不详。

    算下来,她和司傲霆还真有亲戚。

    那当初叶夏疯疯癫癫说的那句话,是这个意思吗?

    那么多人都知道这件事,偏就将她一个人蒙在鼓里。

    “对。不过,林岚二十岁的时候,被司家逐出家门,就和司家没有任何关系了。”

    她急急问道:“为什么会被逐出家门?”

    “不知道,我那个时候才三岁,能懂什么?我只记得这首曲子。”

    “你的意思……是我母亲给你弹过琴?”

    三岁的年纪,能记住一首曲子,肯定不是弹过一次两次而已。

    “嗯哼,我母亲去世之后,父亲收留了林岚,让她照顾了我一年,就在这间别墅内。”

    这间别墅。

    顾立夏讶异地环顾这间古朴的别墅。

    她的母亲,曾经在这里生活过。

    难怪她看到那架钢琴会有那么奇怪的感觉。

    “既然她照顾了你一年,那你知道她现在在哪里吗?”

    “不知道。”冷擎宇回答,“有人说她躲起来了,有人说她已经死了。”

    顾立夏瞳孔大睁。

    躲起来……

    死了……

    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如果是死了,你知道怎么死的吗?”顾立夏的声线都在发抖。“听说,是司家害死了她。”冷擎宇眼底精光乍现。霸道总裁任性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