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7章 尽快离婚
    顾立夏看着手机上陌生的电话号码,一阵迟疑。

    接,还是不接?

    管它三七二十一,猛虎野兽,眼睛一闭,索性接了。

    她等待着电话那头,再来段偷听。

    结果,电话却是白深深打过来的。

    “夏夏,在干嘛呢?”

    听着白深深率性的嗓音,顾立夏莫名鼻头一酸。

    她急忙打起精神,回答道:“深深,怎么是你!这谁的电话号码?”

    “呃……不是我的电话吗?卧槽,傅御爵,你丫是不是变态,又换我手机卡!”

    电话那头传来隐隐约约的男声:“谁让你的手机总那么多乱七八糟的男人打电话过来。”

    白深深发飙:“我那是工作电话,工作懂不懂?你快点把我的电话卡还回来,我还要开门做生意呢!”

    “开门做生意接待我一个人就好。”

    白深深嘲讽地笑:“你的小三儿就是我,你这是让我捉我自己的奸呢,还是劝退我自己?出价多少?”

    “出价……我的身体。”

    “啊呸,你的身体有啥稀罕。别的女人用过的二手货,老娘不稀罕。”

    ……

    顾立夏握着手机,听着电话那头的吵架声,嘴角抽了抽。

    却不由得,羡慕起白深深来。

    傅御爵就算已经结婚了,可他这样缠着深深,明显就是深爱着她。

    可这司傲霆到底算个什么事儿!

    “喂,夏夏,还在吗?夏夏!”

    白深深和傅御爵架吵完了,猛呼叫顾立夏。

    顾立夏回过神,应答:“我在。”

    “你还好吧?”

    “我、我很好啊,怎么了?”

    自己的这些破事儿,还是不和白深深说了吧。

    “你和司傲霆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什么怎么回事儿?”

    白深深义愤填膺地骂道:“狗日的司傲霆,我刚刚居然听傅御爵说,上流圈流传司傲霆要和什么西门家族联姻。你和司傲霆不是才结婚不久吗?”

    “……”

    想不到,深深已经知道这件事了。

    “夏夏?夏夏你还在吗?你该不会被我这消息给吓晕过去了吧?”

    “深深。我半个小时前,已经知道这个事情了。”

    “啊?”

    白深深着急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电话里说不清楚,我们见面说吧。”

    “好。”

    半个小时之后,顾立夏带着司北辰和去了一家咖啡馆。

    原本她不准备带着小北,但想想,事情都已经这样了,单独留小北在司家,她不放心。

    司北辰有一段时间没有看到白深深。

    小屁孩屁颠屁颠地爬进白深深的怀里,硬是亲了白深深好几个,惹得白深深直夸小北乖。

    点了甜品,给司北辰坐在一边吃,顾立夏和白深深隔着小屁孩一点距离,开始说事。

    白深深听顾立夏说完,帅气的脸上满是愤怒和疑惑。

    “夏夏,你确定你真的没有听错?”

    “偷听了三通电话,应该是没错了。”

    “不是,你想想,司傲霆至于这么费劲地设计你,把你牵扯进来吗?”

    “我也不想相信,可他都亲口承认了啊。”

    顾立夏愤怒地说道。

    每次一想起司傲霆说过的那些话,顾立夏就想狠狠将自己暴打一顿。

    真的是被爱冲昏了头脑的笨女人。

    “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这司傲霆居然城府这么深。”白深深发出感叹,气得猛灌酒。

    “我也没想到。”

    顾立夏看着面前的酒和咖啡,又看了看司北辰,最终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那你下一步打算怎么办呢?”

    顾立夏沉默了一会儿,目光坚定地说道:“尽快离婚!”

    “你真的要离?你这才结婚呢,而且,你都已经爱上了那个男人。”

    白深深心疼地看着顾立夏。

    帅气的短发都没了光彩。“司傲霆设局,利用我来对付墨梓翊原本就是个错误的决定。虽然不知道司傲霆和西门家族为什么要对付墨家,但墨梓翊要是真的在乎我,当年,就不会明明还活着,却眼睁睁看着我那么狼狈地被墨家赶出

    来,这么多年都从未来找过我。”

    白深深唏嘘:“没想到,你这丫头童年还发生过这么多事情。”

    “那些都不重要了,现在,我只想保护好自己和小北,不想牵扯进他们那些家族恩怨中去。”

    她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平民百姓。

    想过的,也是简单的生活。白深深怅然地说道:“哪里有那么容易,夏夏,司家原本就是了不得的家族了,你要是亲身母亲真的和司家有关,又被人抹去了所有过往,就说明肯定是触碰了了不得的人,或者事。而那西门家族和墨家,

    更是了不得的家族。”

    “我知道。”

    顾立夏的目光,落到正在一旁拿着手机,看动画片的司北辰。

    “我现在最后悔的事情,就是惹上司傲霆。与其等着他处理我,我要先处理他。”

    “特么的司傲霆!我真恨不得削了他。看他一表人才,没想到如此道貌岸然,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夏夏,我势单力薄,也不知道到底能帮上你什么忙,不过你要是有需要我的地方,一定要及时和我说。”

    白深深抱了抱顾立夏。

    她是真的心疼这个朋友。

    那个时候才十八岁的她,被人冤枉关进监狱,却一脸的笑意,就算再被人欺负,也不会哭,爬起来,就是了。

    小小年纪,眉眼间,有一股子倔劲和淡然。

    她就是被她眉眼那股劲吸引,出手帮她。

    “谢谢你,深深。能有你陪我说话,我已经万分荣幸。你放心,我已经想好怎么做了。”

    顾立夏凑近白深深,将自己的计划告诉她。

    白深深听完,帅气地锊了锊头发:

    “你放心,夏夏,你要的这些东西,我会最快时间帮你搞定。”

    告别白深深,顾立夏带着小北坐在司家的小汽车里。

    和白深深这样聊了一通,心情好多了。

    离婚逃跑之前,她还剩下另外一件事。

    那就是——

    弄清楚她的母亲林岚,到底和司家有什么纠葛。

    顾立夏深呼吸找到司家老宅的电话,拨了过去。

    “您好,这里是司家老宅。”

    一个男人接了电话。

    “您好,我是司傲霆的妻子,顾立夏。请转告爷爷,我待会儿会带着小北来吃晚饭。”林岚既然曾经是司家的养女,自然问司老爷子最清楚。霸道总裁任性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