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2章 顾立夏,别厚脸皮了
    “嘶!”

    司傲霆吃痛,终于放开了顾立夏,目光渐渐清明,甚至——冰凉。

    鲜红的血,染红了他的薄唇。

    散发出嗜血的光芒。

    “你就这么讨厌我吻你?”

    顾立夏气急败坏:“你刚刚亲过别的女人,又来亲我,我嫌恶心。”

    提起这个,司傲霆脸上神色一凛。

    “我没亲她。”

    司傲霆记得,他刚刚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动手脱了那女人的衣服,可他记得,他没有吻她。

    可能潜意识还是知道被他压住的那个女人,不是他的夏夏。

    “司傲霆,别解释了,出轨就是出轨。我要离婚,我要和你离婚!”

    顾立夏攥紧拳头,不管不顾地吼出来。

    司傲霆错愕地看着顾立夏:“你说什么?”

    顾立夏定定地看着他:“我说我要离婚。”

    心里面,针刺一般疼。

    顾立夏强忍着酸疼,强迫自己坚强。

    与其等着司傲霆到时候踹了自己,不如自己先提离婚。

    “你认真的?”

    司傲霆漆黑的眸底,如同潭水一样,深不可测。

    顾立夏稍稍偏开视线,说道:“认真。”

    司傲霆久久凝视着她的脸,眉心一蹙,突然朝顾立夏压下来,吻住她。

    浓烈的血腥味,在两个人的嘴里扩散。

    他那么用力地吻着身下的女人,如痴,如醉。

    顾立夏快要被这个吻溺毙。

    她不懂,司傲霆为什么要这样吻着自己。

    他不是不爱自己吗?

    司傲霆吻了很久,终于松开了顾立夏。

    两个人谁都没说话,隔着空气,互相对望。

    顾立夏在他的注视下,有点怯了。

    转而心里想着,明明是司傲霆不对,凭什么她怯弱,毫不客气地瞪着他。

    司傲霆漆黑的眸底,似醉非醉,脸上汗珠直冒。

    顾立夏心里头一动,最终败下阵来,问道:

    “司傲霆,你怎么了?”

    司傲霆眉心紧蹙,张开嘴,似乎想说什么,突然两眼一闭,痛苦地捂着胃,整个人晕了过去。

    顾立夏吓坏了,她慌了。

    “穆风!穆风!”

    她大叫。

    “司傲霆,你别吓我,你到底怎么了?”

    上一次他喝多了酒,也是这样突然晕了过去,医生说再晚一点,就有生命危险。

    这一次又是这样晕了,该不会有事吧?

    顾立夏一颗心狠狠揪着,眼泪喷涌而出。

    “司傲霆,快醒醒,呜呜,司傲霆!”

    穆风刚好推开门进来,顾立夏搂着昏迷的司傲霆,焦急地喊道:“快叫救护车!快!”

    穆风定睛一看,急忙打电话。

    救护车来得很快。

    夜总会因为救护车的到来,更加热闹起来,大家挤着围观。

    司傲霆被护士抬走,顾立夏也跟走了。

    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擎着一杯酒,站在人群后面,对着空气碰了碰杯。

    司傲霆再次喝得胃出血住院了,好在这一次没什么大碍。

    醒来后的司傲霆异常沉默。

    接连好几天,司傲霆都没有和顾立夏说一句话。

    甚至看都不愿意看她一眼。

    顾立夏虽然对司傲霆提了离婚,但到底心里头对司傲霆有感情,看他虚弱地躺在病床上,于心不忍,主动照顾他。

    一颗心,却忐忑不安。

    司傲霆到底是怎么想的?

    不是原本就要和自己离婚吗?怎么她主动说了离婚,他却沉默?

    顾立夏给司傲霆熬了炖得烂烂的粥,吹凉了,递给他。

    “司傲霆,吃一点吧。你胃现在很柔弱,不能吃硬的东西。”

    好在,粥她还是能熬好。

    司傲霆对着架在病床上的电脑工作,一丝目光都吝啬给顾立夏。

    时间如同静止了一般。

    顾立夏手举得酸了,愤恨地再问了一遍:“到底吃不吃!”

    司傲霆一脸冷沉,如同冰山一般。

    顾立夏目光一沉,将粥倒进保温杯,然后将保温杯丢进垃圾桶里,气呼呼地走了。

    特么!

    她不干了!

    司傲霆都不喜欢她,她这样上杆子地贴着他做什么?

    难不成希望他爱上自己,然后踹了那什么西门雪儿,娶自己?

    顾立夏,别厚脸皮了!

    婚姻应该建立在两情相悦上,就她一个人喜欢司傲霆有什么用,只会不断作践自己罢了!

    这不是她要的婚姻!

    正陷入忿忿不平之中,眼角瞟到迎面走过来一个漂亮的女人,身后,还跟着四名保镖。

    顾立夏认出来,是那天在夜总会包间,被司傲霆压在身下的那名女子。

    那天晚上不觉得,这会儿一见,这漂亮女人穿得像模像样,一看就系出名门。

    她到底是谁?

    漂亮女人也看到了顾立夏。

    她姿态高傲地睥睨了顾立夏一眼,直接掠过她,超前走去。

    顾立夏眉头一挑,伸出手,拦着她。

    “站住!”

    漂亮女人身后跟着的保镖野蛮地将顾立夏推开。

    “滚开,居然敢拦住我们家大小姐。”

    大小姐?

    “你到底是谁?”

    顾立夏沉着一张脸问道。

    漂亮女人勾唇笑了笑,精致的妆容,对比顾立夏清汤寡水的脸,显得愈发娇艳。

    “呵,想知道我是谁?你,一个平民百姓,不配知道!”

    顾立夏被这女人言辞里的傲慢给气到。

    还未说话呢,漂亮女人对身旁跟着的保镖们说道:“给我把这个女人丢出去。”

    保镖们迅速行动,一左一右两个人,扼住顾立夏的手臂。

    顾立夏气得大骂:“喂,你到底是谁,凭什么把我丢出去!”

    这女人到底是个什么身份,居然这么嚣张。

    漂亮女人挑了挑眉,突然笑了起来:“好像丢出去不好玩儿,玩大点儿才刺激。”

    她招手,让一个保镖凑近,然后对着他耳语了几步。

    顾立夏看着她脸上的神情,察觉一阵不好。

    “喂,你到底要做什么?”

    医院vip病房,走廊里没有一个人。

    就算是有小护士经过,看见这阵势,也远远躲了起来。

    “呵呵。希望你喜欢我送给你的礼物。”

    漂亮女人笑出声,高傲地睥睨了她一眼,朝司傲霆的病房走去。

    保镖从口袋里掏出来一块毛巾,往顾立夏的鼻子上捂住。顾立夏下意识地挣扎,屏住呼吸,却最终,还是抵挡不住毛巾里强烈的昏迷药性,晕了过去。霸道总裁任性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