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4章 司傲霆亲口吩咐的事
    西门雪儿捂着喉咙,使劲儿的咳嗽。

    她瞪了一眼站在一旁呆愣木鸡的保镖,缓了几口气,气汹汹地朝司傲霆骂道。

    “司傲霆,你居然因为我倒了你的粥就要杀了我!”

    司傲霆没理她。

    “滚!”

    他背对着她,只说了这一个字。

    目光自始至终,没有离开过垃圾桶里的粥。

    西门雪儿看着他这神情,忽然脑海里灵光一闪。

    “这粥该不会是那个女人熬的吧?”

    司傲霆还是不理她,沉浸在自己的世界。

    西门雪儿瞬间发飙:“司傲霆,你是不是爱上那个贱女人了!你不是和我父亲说,娶她是因为你的计划吗?你为什么还不和她离婚!当初你答应了我,会和我结婚!”

    穆风看着司傲霆的神色,心下一沉,怕愤怒的司傲霆真的会杀了这西门小姐,急忙插科打诨道:

    “西门小姐,你误会少爷了。少爷是胃出血,胃很柔弱,不能吃牛排这些难消化的东西。您的好意,少爷心领了。”

    西门雪儿高傲地睥睨着穆风,眸底满是不屑:“你一个仆人,居然敢这样和我说话!司傲霆身边的人,都这样没大没小吗?”

    穆风跟在司傲霆身边这么多年,从来没有人,敢这样看不起他。

    他紧了紧拳,低着头说道:“西门小姐教训得是。”

    “穆风,不必对着她点头哈腰。”

    司傲霆突然发声。

    病房内的气氛,瞬间僵掉。

    司傲霆回头,看向西门雪儿:“滚!我要睡觉了!”

    目光里的凉意,让西门雪儿心口一惊。

    这个男人,没有她想象中好对付。

    不过,当初她就是因为这样的他,所以才会爱上他,不是吗?

    她想起那天在夜总会包间内,他对她做的事情,一阵心猿意马,恨不得,此时此刻和他将后面的步骤做完。

    被这个男人压在身上,滋味儿一定非常棒吧!

    西门雪儿压住心里头的怒火,看着司傲霆精壮的背影,勾起唇角。

    这个男人,她一定会彻彻底底地征服他。

    势在必得!

    “那你好好休息吧,我明天再来看你。”

    丢下这句话,扬眉,高傲地走了出去。

    病房内,司傲霆靠坐在床上,示意穆风将电脑拿过来,继续对着电脑工作。

    手指一边飞快打字,一边目不斜视地对穆风说道:“将垃圾桶里的东西装起来,放进冰箱冷冻保存!”

    穆风满脸惊异地看着司傲霆。

    少爷连这脏了的粥都不舍得倒掉,准备永久保留吗?

    少爷和少夫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顾立夏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欧式大床上。

    她想坐起身,却坐不起来。

    因为手脚呈现大字型,被绳子绑住在床上。

    她低头,发现自己的衣服早就不见了,身上穿着的这个与其说是衣服,不如说就是几块布,仅仅能遮住私密位置。

    卧槽!

    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她试着挣扎,却压根儿挣脱不掉。

    虽然,她有一堆可以解绑的绝技,但因为双手是分开被绑,有了也白搭。

    不!

    这反而会让她更郁闷。

    就好像有个人手里头有一堆钞票,却花不出去一样焦急。

    该死!

    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她正纳闷中,门被人打开了。

    四个保镖走了进来,最后,一个漂亮女人才进来。

    “呵,醒了啊!”

    顾立夏看到四个保镖,羞愤地想缩成一团。

    她恶狠狠地瞪着那漂亮女人大骂:“卧槽,你这女人是不是变态!我和你无冤无仇,你凭什么绑架我!”

    “就凭,你是司傲霆的妻子。”

    顾立夏狐疑地看着她,脑海忽然电光火石一闪:“我知道你是谁了,你是西门雪儿!”

    所以,这女人是司傲霆答应了,要把她给踹了,然后另娶的女人吗?

    “你居然知道我的名字,倒是让我大吃一惊。”

    西门雪儿勾着唇,挑着眉说道。

    “知道你,会奇怪吗?你又不是见不得人的老鼠。”

    “一张嘴倒是伶俐。不知道在男人身下承欢,会是什么声音。”

    西门雪儿微微眯着双眸说道。

    一群头发牙齿都快要掉光了的糟老头子走了进来,看着被绑住的顾立夏,眼底闪烁着浓烈的**。

    顾立夏被吓得瞳孔大睁。

    “喂,你要做什么?”

    “送一群经验丰富的老男人给你啊。看,我对你多大方。这群人年轻的时候,可是职业牛郎,伺候起女人来,那可是一等一的好手。”

    顾立夏瞅着这群少说有十个的老男人,简直要哭了。

    “去你的大方!老娘不稀罕,要玩,你自己玩去。”

    用尽全身力气,去拽绳子,想方设法逃跑。

    这些豪门千金是不是都变态啊,都喜欢这样玩。

    上次王思思抓了她,给她找了一群肥头猪耳的男人来强暴她。

    这一次,这西门雪儿更狠,居然找一群七老八十的爷爷来。

    狗屁雪儿,名字叫得这样纯洁无暇,内心居然污得跟墨瓶一样,简直玷污了雪这个字!

    西门雪儿看着奋力挣扎的顾立夏,眸底越来越兴奋,坏心眼地说道:

    “这可是司傲霆亲口吩咐我做的事情。”

    一想起上午司傲霆对她的态度,她就气得火冒三丈。

    这笔仇,既然不能算在司傲霆头上,那就算在这女人身上。

    她倒是要看看,被一群老男人玷污了的顾立夏,司傲霆还敢不敢要!

    他不舍得和顾立夏离婚,她帮他忙,让他舍得!

    西门雪儿高傲地睥睨了狼狈的顾立夏一眼,往外面走去。

    门,关上了。

    十几个老男人脱了衣服,朝顾立夏围了过去,布满老年斑,枯槁的手,抚摸上顾立夏光洁的肌肤,发出“桀桀”的笑声。

    “啊!滚开!滚开!”顾立夏恶心得失声尖叫。

    “救命!救命!”

    她拼了命地挣扎。

    手腕上,被勒出了血痕。

    “给我滚开,不许碰我!救命!救命啊!”

    痛!

    好痛!

    可再疼,疼不过心口剐心一般的疼。

    西门雪儿说,是司傲霆亲口吩咐她这样做。

    司傲霆,就这样厌恶她吗?眼泪,从她瞪圆的眼眶滑落……霸道总裁任性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