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5章 她有危险了
    医院内。

    司傲霆停住正在工作的手,眉心紧蹙。

    心口闷闷的,非常难受。

    “穆风。”

    “少爷。”

    穆风来到床边。

    音色波澜不惊:“打电话问一下别墅,夏夏回去了没有。”

    穆风点头,转身去打电话。

    司傲霆看着之前正在敲的文件,想不起来自己下一步原本要写什么。

    干脆,挺住手,等穆风打完电话。

    一会儿后,穆风回来:“少爷,管家说少夫人一直没有回来。”

    司傲霆眉心一蹙,再次波澜不惊地出声:

    “打少夫人电话,问问她去哪里了。”

    穆风这次直接当着司傲霆的面拨打电话。

    电话关机。

    “少爷,少夫人联系不上。”

    司傲霆已经听到了电话里面传出来的机械答复声。

    夏夏这个点了,既没有回家,电话又关机,难道,迫不及待地去见墨梓翊了吗?

    司傲霆的胃部一阵抽疼,喉咙腥甜,捂着肚子难受地咳嗽了起来。

    穆风急忙将手帕递过去。

    司傲霆接过去,捂在唇边。

    等咳嗽止住,拿开洁白的手帕,上面,豁然有点点血迹。

    穆风惊慌失措:“少爷!”

    “没事。”

    司傲霆面无表情地将手帕丢进垃圾桶,继续对着电脑工作。

    这几天,他带病,几乎是没日没休地忙工作,不肯好好睡觉,不肯好好吃饭。

    每天,就巴望着顾立夏给他送过来的粥。

    可每次,他都在顾立夏在的时候,一眼都吝啬放在她身上,更别说喝粥。

    气得顾立夏直接将保温盒丢了就走。

    等顾立夏一走,司傲霆立刻将她熬的粥,吃得干干净净,一点都不剩。

    这就是犯贱吧!

    他刻意不看她,是怕自己一旦看了她,会看出她眼底对自己的厌恶。

    他强忍着不和她说话,是怕一旦搭理她,她会迫不及待和自己说离婚的事情。

    既然她和墨梓翊在一起,应该不会出危险了吧!

    司傲霆眸光黯淡下去。

    可,为什么心里面还是这样烦闷、忐忑不安?

    司傲霆紧了紧拳,再松开。

    手指头在电脑键盘上敲击了几下。

    顷刻,一幅s市的地图出现。

    地图中间,有一个红色的小圆点闪烁着光芒。

    司傲霆将小圆点放大,面上神色渐渐凝重起来。

    这个地方是……

    突然!

    他整个人从床上惊得跳下床,身上穿的病号服都来不及换,快步朝外面走去。

    “少爷!”

    穆风不解地追上去。

    “你身体还没有回复,快回去躺着。”

    “她有危险了!”

    司傲霆丢下这句话,钻进了电梯。

    穆风反应了一会儿,终于意识到司傲霆的意思,急忙按往下键,去追司傲霆。

    郊外某栋别墅内,二楼的房间,顾立夏的声音,已经喊得嘶哑。

    “求求你们放过我,求你们了!”

    她卑微地哀求,羞愤得快要死去。

    就算是死,她也不想以这种方式去死啊!

    “有没有人来救我!救救我!”

    顾立夏清晰地感觉到那些老男人的手,在她身上抚摸。

    她艰难地将身子扭过来,扭过去,摆脱掉那些恶心的手。

    可那些手一只、两只、三只、四只……源源不断地伸过来。

    她摆脱不掉。

    “司傲霆,救我!”

    她绝望地呻吟,祈求司傲霆能出现。

    就像每一次她遇到危险之后一样,他如同她的盖世英雄,将她解救于危难。

    这一次,他不会来了吧!

    这些恶心的老男人,是他让人找来的。

    他这是要彻底将她毁了,再离婚的吧!

    司傲霆,好狠的心呐!

    顾立夏眸光一沉,攥紧双拳,抬起头,狠狠朝面前离她最近的一个头撞过去。

    “咚!”

    伴随着一声闷响,一阵刺痛袭来,鲜血咕噜咕噜冒了出来,神识不受控制地涣散。

    让这些老男人们玷污自己,她宁愿死掉。

    只是,可怜了她的小北,以后要孤苦伶仃了。

    “嘭!”

    房间门被人从外面狠狠踹开,力道大得门整个直接飞了出去。

    一个身材高大纤长的身影,逆光站在门口。

    顾立夏看不清楚那个人是谁。

    意识漆黑一片。

    一群黑衣保镖如鱼贯入,迅速将那群企图玷污顾立夏的老男人们制服住。

    身影迅速朝顾立夏走过来,将衣服脱下来,盖在已经衣不蔽体的顾立夏身上。

    一道磁性、沉稳的嗓音凛冽地响起。

    “将这群人的手全部砍掉,眼珠子挖下来喂鱼!别让他们死了。死,不能平复我心里的怒火!”

    “是!”

    男人不知道从哪里抽出四把刀片,快、准、狠地一一丢向绑住顾立夏手脚腕的绳子。

    大拇指粗的绳子,瞬间被割断,刀片卡在了床面上。

    男人动作轻柔地将额间沾满献血的顾立夏抱起来,快步朝外面走去。

    一群人,来得迅速,退得迅速。

    司傲霆和穆风开着车,赶来地图上看到过的那小圆点时,刚好是半分钟之后。

    别墅大厅内,西门雪儿和四个保镖几个保姆一起被黑色胶带纸贴住了嘴,绑住了眼睛和手脚,捆成一团。

    二楼的房内,大床上凌乱不堪。

    地上,丢满了各式各样中老年人衬衣和t恤衫。

    一阵风从窗户吹过,掠起窗帘。

    风,已经开始变凉。

    这个夏天,悄然过去了……

    司傲霆一张脸,惨白得毫无血色。

    他低头,看向床上那几把锋利的刀片,和还绑在床头床脚的四根绳,眸底涌起浓浓的肃杀。

    不敢想象,他的夏夏,在这间房里,发生过多么恐怖的事情。

    “少爷,问出来,是为首一个个子差不多一米九的男人将少夫人救走。走了还没两分钟。”

    司傲霆神色一凛。

    “追!”

    胃一阵抽疼。

    他的左手狠狠抓了一把胃的部位,大步朝楼下走去。

    一楼,司傲霆带过来的人,正在给西门雪儿这些人松绑。

    西门雪儿看见司傲霆,之前被吓得花容失色的脸,此刻还写满害怕和委屈,顾不上自己妆容的狼狈,朝司傲霆迎过去。

    “司傲霆,我好感动,谢谢你来救我了!”

    司傲霆目不斜视地将冲过来的西门雪儿,不耐烦地推开。

    西门雪儿重心不稳,狠狠摔到地上,手肘被磕破,红肿出血。

    “司傲霆!”

    司傲霆已经走出别墅,拉开车门上车。车里离弦之箭一般,朝地图上的小红点玩命追了过去。霸道总裁任性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