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7章 你帮着她?
    墨梓翊的眼角瞟见斜后方的司傲霆,眸底闪过一抹快得让人不易察觉的精光。

    他弯下腰,指腹轻轻揉了揉顾立夏的脸:“你放心,我都会帮你解决好。”

    顾立夏的大脑,严重卡壳。

    面前这个人是墨梓翊吧?

    真的是墨梓翊吧!

    “墨梓翊!你……”

    她不可置信地盯着他。

    记忆力年轻稚嫩的面庞,渐渐和面前刚毅俊秀的男人重叠。

    他是真的没死!

    他,出现了!

    墨梓翊低下头,吻了吻顾立夏的额头:“乖,相信我。”

    司傲霆看着面前这一幕,心口撕裂一般痛!

    他冲上去,抡起拳头,直直地冲墨梓翊的脸庞揍过去。

    “嘶……”

    墨梓翊猝不及防,被打了个正着,着着实实地狠狠挨了一拳,身形不稳,往后倒地不起。

    司傲霆不解气,冲过去,蹲下去拽住对着墨梓翊的脸,又是一拳。

    顾立夏被这突发事件吓了一跳,忍着头疼,急忙挣扎着下车,用力拽住司傲霆还要抡下去的手臂。

    “喂,司傲霆,你干嘛?”

    司傲霆漆黑的眸底,充满暴戾:“放开!”

    顾立夏咬紧牙,用力将司傲霆推开,去查看墨梓翊的情况。

    墨梓翊一手捂着脸,另一只手将自己半撑起。

    猩红的血,顺着唇角流了下来,令人见了触目惊心。

    司傲霆下手到底得有多狠,才能将一米九的墨梓翊给抡倒,还打得流血。

    顾立夏狼狈地搀扶住墨梓翊,愤怒地看向司傲霆:“你怎么能突然动手打人呐!”

    司傲霆刚刚怕误伤到顾立夏,顺势让她推开。

    此刻听着顾立夏的质问,一张脸,越发黑沉。

    胃部绞痛得厉害。

    可再疼,也抵不过心疼。

    “你帮着他?”

    嗓音低沉暗哑,一向情绪不外露的他,浑身透出一股不可忽视的悲伤。

    顾立夏看着他这模样,心底酸酸涩涩地疼。

    可一想起他莫名其妙打人,气又上来。

    “我是问你为什么要打人!”

    “他抢我的女人,难道不该打?”

    司傲霆语调上扬,凉凉地说道。

    顾立夏眉心紧蹙:“莫名其妙,他怎么就抢你的女人了。”

    她这是第一次见墨梓翊可好!

    “难道不是吗?”

    司傲霆轻轻地反问,脑海想起那张面前这两人赤身**的照片,心被狠狠刺了一下。

    当初,他看到照片第一反应,觉得那女人是盛夏。

    虽然,她的左肩上,有一块粉色的蝴蝶胎记。

    但反复用技术检测,照片里那女人左边肩胛骨上,那块一元硬币大小的粉色蝴蝶胎记,并不是ps或者化妆上去,他终于接受了这个事实。

    顾立夏看着司傲霆幽深不见底的眸色,心,疼了一下。

    “不是。”

    司傲霆忽然笑了起来。

    “这个时候了,你居然还撒谎。你们俩,明明早就在一起了!”

    “我不知道你到底在说什么。”

    顾立夏气愤地瞟了他一眼,看向墨梓翊:“你怎么样?疼不疼?”

    墨梓翊摇摇头:“我没事儿。”

    眉头却疼得紧紧皱起。

    唇角的血,越流越多。

    顾立夏焦急起来,眼里头泪珠涌出来:“这么多血,肯定伤得很重,非常非常痛。你从小就怕疼来着。”

    墨梓翊微不可闻地瞟了司傲霆一眼。

    “我真的没事儿,倒是你,你头还痛吗?”

    顾立夏抬头看了一眼刚刚坐的车,回转头来,对墨梓翊说道:“谢谢你救了我。”

    刚刚,那些事情,她永世都不想再想起。

    墨梓翊唇角挂着温柔的笑:“幸好你没出事。”

    “嗯,对。”顾立夏凄凉地笑了笑,“幸好。”

    可就算她不想想起,那些肮脏的手抚摸她肌肤的感觉,依旧那么清晰地印刻在她心里。

    恶心!

    恐怖!

    顾立夏全身都抑制不住地发颤起来。

    她用力闭上眼睛,攥紧拳头,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

    三秒钟之后,她睁开眼睛,目光森冷地看向司傲霆。

    她记得,西门雪儿说,她是受了司傲霆的指使,才找来那些人来羞辱她。

    所以,现在他出现,是来看她有多狼狈吗?

    “司傲霆,既然你愿意和我说话了,咱们就把离婚的事情说清楚吧!”

    顾立夏的嗓音,越来越平静。

    “我除了小北,别的什么都不要。”

    司傲霆全身疼得冒出大颗大颗的汗珠。

    他强撑着自己的身体,苦涩地笑了笑:“你确定吗?”

    最终,她还是对他重新开了这个口。

    其实,他是想问她,确定真的要离婚吗?

    可话音落到顾立夏耳里,却变成——确定不要补偿吗?

    初秋的天气,捱不过冷空气的侵袭。

    明明上午还是短袖,下午的风,吹过来已经凉得让人打寒颤。

    顾立夏上身披着墨梓翊的衣服,下身并未穿裤子,光着两条腿。

    瘦弱的双腿上,满是青青紫紫的痕迹。

    一阵风吹过,刺骨的寒凉。

    她忍着心脏剐心的疼,点点头,嗓音清冷地说道:“嗯,我确定。咱们离了吧!”

    司傲霆勾起唇角,想笑了笑,弧度还未弯起,整个人直挺挺地往后倒去。

    “少爷!”

    一直旁观的穆风瞳孔大睁,焦急地跑过来。

    “少爷!少爷,你没事吧!少爷!来人,快点把少爷抬上车,送医院!”

    一群黑衣人急忙涌过来,将司傲霆抬走。

    穆风落在后面。

    他想了想,顿住急促的脚步,回头看向顾立夏。

    “少夫人,就算你要和少爷离婚,可到底还没离呢,少爷晕倒你都不在乎了吗?”

    顾立夏看着被保镖抬着的司傲霆,心口揪着疼。

    他病越来越严重了吗?

    脸色那么苍白,刚刚衣服似乎全都汗湿了。

    可是……

    “嗯。”她忍着心痛,淡淡地说道,“以后他怎么样,都不关我事。穆风,你、你照顾好他。”

    穆风目光黯淡下去,眉心紧蹙,气愤地看着顾立夏说道:“少夫人,你真的好狠的心!”

    握紧拳头,快速回到劳斯莱斯车上。

    一阵油门轰鸣的声音过后,灰尘扬起,衬得这秋日的下午,有了落寞的味道。

    尘埃落尽,拐弯处就剩下一辆银灰色的兰博基尼。

    顾立夏强装的坚强,终于崩塌。她看着劳斯莱斯消失的方向,眼泪大颗大颗地冒出来,蹲下去,失声痛哭……霸道总裁任性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