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9章 我爱你,晚安
    墨梓翊察觉到顾立夏的神色不对劲,坐在床边,关切地看着她问道:“怎么了?”

    顾立夏猛地回过神,摇摇头,将那串数字从脑海里摇掉。

    “我不记得电话号码。”

    墨梓翊看着她睁着的无辜大眼睛,心里头一动。

    “司家别墅的吗?”

    他柔声问道。

    顾立夏点头,苦恼地说道:“对啊。以前存手机里,没记过。”

    “手机给我,别急,等会儿。”

    墨梓翊接过手机,握着手机,走向窗户边,去打电话。

    顾立夏的目光,看向他的背影,仿佛还能看见十年前的影子。

    那个时候,他最喜欢站在窗户边,勾着唇嫌弃地看着她,清朗的声音说道:“懒猪,太阳都晒屁股了,还不起床去练琴!”

    墨梓翊察觉到背后的目光,倏地回头,目光和顾立夏刚好对视。

    顾立夏心里头咯噔一跳,有些难为情,急急地将视线转开了。

    墨梓翊握着手机,无声地盯着顾立夏看了一会儿后,终于转回头。

    他对着电话吩咐道:“查司傲霆常住那栋别墅的座机电话。”

    顾立夏不敢再去看墨梓翊,趁机打量起这间房内,从前自己用过的那些东西来。

    房间干干净净,没有一丝尘埃,看得出来有人定期打扫。

    就连书桌上她最喜欢的那个花瓶内,也插了一朵她最喜欢的向日葵。

    目光停留在书桌前,细细地看过去。

    没想到,自己以前用过的草稿本;

    还没用完的橡皮擦;

    就连书桌旁边的废纸篓里,自己揉成的废纸团都还好好地保留着。

    只是纸张已经被空气氧化泛黄。

    当年,墨梓翊坠海之后,墨家的人没有找到他的尸体,墨妈妈将所有过错都怪在了她身上,连夜将她给赶出了这栋别墅。

    她什么东西都没来得及拿,就这样回了孤儿院。

    一晃十年了。

    她尘封的这段记忆,如今像潘多拉的盒子,被打开了。

    墨梓翊打完了电话,朝她走过来,将手机重新递过去给她。

    “号码已经帮你输好了,你直接拨号就好。”

    顾立夏点点头,按下拨号键。

    单调的嘟嘟声传来。

    一会儿后,电话被人接通。

    是管家。

    “少夫人,您可打电话回来了,小少爷,小少爷,别哭了,少夫人打电话来了。”

    话筒里隐隐约约传来小孩的哭声,越来越近。

    顾立夏一颗心紧紧揪着。

    没一会儿,电话里传来抽泣声,小北接了电话,嗓音哽咽地说道:“妈妈,你是个大坏蛋,居然一个人去国外了,不带我一起去!”

    国外?

    顾立夏有点摸不着头脑。

    “小北,对不起,我……”

    小北抽抽搭搭地打断顾立夏的话,说道:“你已经下飞机了是吗?你一定要去国外找到最好的医生,回来给猪爸爸治病。”

    顾立夏越来越摸不着头脑了。

    “小北,我……”

    一脸坚毅的司北辰搓了搓鼻子,继续打断顾立夏:

    “妈妈,猪爸爸说得对,我是个小男子汉,得坚强。你不在,我不能哭鼻子。妈妈,我在家等你快点回来。”

    顾立夏狐疑地问道:“小北,是谁告诉你我去国外的?”

    “猪爸爸啊!”

    小北嗓音里的哽咽已经弱了,但时不时还是会抽搐一下。

    童稚的嗓音,奶声奶气地解释道:

    “他晚上打电话给我,说他生病了很严重,你去国外给他找最厉害的医生回来,给他治病。

    就像当初我心脏不好,他也曾去国外帮我找医生回国治病一样。

    猪爸爸让我自己一个人在家看家,像个小小男子汉一样。”

    顾立夏的心,狠狠刺了一下。

    司傲霆这是对小北撒谎了吗?

    给他去国外找最好的医生治病,真亏的他想得出来。

    明明,他俩这是要离婚了啊,居然还在孩子面前导演一出他俩如此恩爱的戏份。

    顾立夏目光一沉,对司北辰说道:“小北,其实我……”

    “妈妈,猪爸爸回来了,我先不和你说了。你在外面要照顾好自己哦!”

    嘟!

    电话被挂断了。

    顾立夏还未出口的话,梗在嗓子眼里。

    这孩子,居然挂了她电话!

    她还没有和小北说清楚她和司傲霆准备离婚了,今晚上要去接他呢。

    不过,司傲霆回家了,是不是说明他身体没什么大问题了?

    顾立夏心情复杂地按下重拨键。

    电话没想两下,被人接了。

    顾立夏迫不及待地喊道:“小北,你听我说……”

    “夏夏。”

    司傲霆的嗓音低哑暗沉地在话筒内响起。

    熟悉的音调,让顾立夏一颗心猛地颤了颤,鼻尖儿忍不住酸了起来。

    怎么是他接了?

    墨梓翊在一旁一瞬不瞬地盯着顾立夏的神情,眉心渐渐紧锁。

    司傲霆虚弱地坐在轮椅里,抓着座机话筒,听着话筒内嘶嘶的电流声,等待顾立夏的回应。

    等了好一会儿,顾立夏都没有出声。

    司傲霆忍着心痛,径直开口道:“小北说你已经下飞机了,那就好好休息,这几天不要太累,辛苦了,谢谢帮我去外面找医生。”

    司北辰乖巧地站在司傲霆的边上。

    司傲霆揉了揉他的头顶,看着他那和顾立夏非常像的脸,有些怔神。

    顾立夏生气起来:“司傲霆,你到底和小北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我现在就去别墅将小北接回来。我说过的,咱两离婚,除了小北,我别的什么都不要!”

    司傲霆冷沉的嗓音接道:“嗯,你好好休息,我爱你,晚安。”

    嘟!

    电话再一次被挂断了。

    顾立夏简直莫名其妙!

    司傲霆这是什么意思?这是要霸占她一把屎一把尿养大的儿子吗?

    是可忍孰不可忍!

    顾立夏抬头,看向墨梓翊:“我要去司家接小北,你能派一个司机给我吗?”

    墨梓翊的手机非常好,几乎没设么漏音。

    虽然他听不大清楚电话那头的声音,但从顾立夏的话里,倒也明白了几分。

    “好。”

    他答应了下来。

    五分钟之后,顾立夏坐在一辆银灰色兰博基尼的副驾驶座上。

    墨梓翊亲自开车。两个人朝司家别墅的方向开过去。霸道总裁任性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