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0章 因为你嫁给了他
    兰博基尼急速行驶。

    顾立夏看着窗外不时晃过的路灯,脑海里响起司傲霆刚刚电话里说的那句“我爱你,晚安”。

    他那磁沉的声音说出来,是那样的让人心悸。

    如果她没有偷听到那些电话,没有接二连三见到他和别的女人亲密,也许,她会被司傲霆的温柔溺毙。

    可她是顾立夏啊。

    是从小颠沛流离,没有家人的顾立夏。

    她敏感。

    她多疑。

    她不轻易信任人。

    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会让她退缩,宁愿逃离,也不愿意将自己一颗心被人硬生生去伤害。

    不管是小时候的墨梓翊,还是后来的顾少辰,她喜欢他们带给她的温暖,可最后,他们带给她的伤害,远比温暖更让她的心颤抖。

    司傲霆,是第三个带给她温暖的男人。

    也是她唯一倾心爱上的男人。

    这种爱,会让她心尖儿胀疼,让她恨不得,从未认识过他!

    “傻丫头,想什么呢?”

    低沉的声音响起。

    不同于司傲霆嗓音的磁沉,如同带着磨砂一般,研磨心尖儿的质感,墨梓翊的声音更显得有朝气一些。

    “没想什么。”

    顾立夏悄悄抹掉眼泪,看向墨梓翊。

    “少爷,原来你还活着,真是太好了。”

    墨梓翊听到顾立夏对他的称呼,面色有些不高兴起来:“怎么又叫我少爷了,不是以前都改口直接叫我名字了吗?”

    顾立夏咬着唇,定定地看着前方。

    小时候,她刚到墨家的时候,一直跟着家里的佣人一起叫墨梓翊少爷。

    十二岁那年。

    她月经初潮,却浑然不知,还穿了一条白色裤子,陪墨梓翊练习网球。

    蹲下去捡球的时候,墨梓翊发现了她裤子上的异常,面色发红地将自己的衣服脱下来,系在她的腰上。

    她奇怪地问他:“少爷,你干嘛?”

    年轻的墨梓翊耳朵尖儿全红了:“你裤子脏了,快点去洗个热水澡,换一条。”

    她解开衣服一看,吓得都快哭了:“呜呜,我屁股出血了!”

    她是真的被吓到。

    从来没有人和她说过,小女孩长大,会有小月这种东西。

    墨梓被她给逗乐,牵着她的手,将她送进浴室,然后找管家给她准备需要用的东西。

    她在浴室里脱了衣服才发现,并不是屁股流血,而是那个地方,更害怕了。

    她快速洗好澡,发现自己忘记拿衣服和浴巾,直接光着身子从浴室出来。

    不期然,撞见正拿着一包四四方方包装袋的墨梓翊进门,吓得急忙躲回浴室。

    墨梓翊将东西放下后,出去了,一会儿后,别墅照顾他们的女管家进来,冷着脸,告诉她什么叫月经,怎么使用墨梓翊拿进来的那袋的东西。

    等她红着脸处理好自己,再出房门的时候,发现墨梓翊靠在她房间外面的墙上。

    那个时候的墨梓翊身高就已经有一米八多了,小小的她脑袋只到墨梓翊的胸前。

    她有些难为情,叫了一声少爷。

    墨梓翊突然伸出手,拽了她一把,将她抵在墙上,自上而下,俯视着她。

    他弯着唇,灼热的气息喷涌在她的头顶上,让她全身紧张起来。

    “少爷,你……”

    “以后不许再叫我少爷。”

    她不解地抬头,看着墨梓翊,怯弱地问道:“不叫你少爷,那我叫你什么?”

    “我的名字。”

    “啊?不行不行,夫人会生气。”她拒绝。

    墨夫人很凶,很严厉。

    因为墨梓翊做什么都要带着她,还亲自教她弹钢琴,墨夫人动不动就避开墨梓翊对她训话。

    她原本就在墨家如履薄冰,哪里还敢越界。

    “你若不叫,我就亲下去。”

    墨梓翊已经发育的喉结上下翻动,下巴下面隐隐能看到青葱的胡须,说着,真的朝她亲下来。

    那一瞬,她吓坏了,墨梓翊三个字,就这样冒了出来。

    弱小的身子蹲下去,从他禁锢的那个小世界逃出来,一颗心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可那个时候,她从未想过墨梓翊那样做,很可能是喜欢自己。

    从她进墨家开始,墨夫人和管家时不时对她灌输的身份阶级地位之类的话语,让她对墨梓翊只有主人意识。

    虽然,她名义上是墨家收养的养女。

    “怎么又出神了?”

    墨梓翊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语气里,已经有了浓浓的不悦。

    顾立夏看向墨梓翊:“小时候不懂事罢了,少爷永远都是少爷,原本直呼你的名字就是我的不对。”

    “顾立夏,别再让我从你嘴里听到少爷两个字!”

    墨梓翊侧过头,警告地说道。

    顾立夏不想和他争论这个问题,发现前方十字路口是红灯,一辆大货车正横穿过去。

    “红灯红灯!”

    她急急地拍了拍墨梓翊的手臂,提醒他。

    兰博基尼的车速非常快,眼见,车头压过斑马线,闯了红灯,正要撞上大货车。

    顾立夏吓得心脏狠狠揪起。

    千钧一发之际,兰博基尼稳稳地骤停。

    大货车从他们面前呼啸而过。

    顾立夏吓得捂着胸口喘气,墨梓翊语气波澜不惊地说道:“我最后悔的事情,就是当年信了他们的话,说我坠海后,那群人开枪,将你也击落大海,找不到尸首。”

    顾立夏惊讶地看向墨梓翊:“他们说我死了?”

    墨梓翊久久没说话。

    红灯熄了,绿灯亮。

    绿灯熄了,红灯亮。

    兰博基尼停在马路中间,亮着车灯,一动不动。

    终于,墨梓翊伸出手,轻轻抚上顾立夏的脸庞:“嗯,他们对你说我死了,对我说你死了。我一直到几个月前才知道自己一直被他们欺骗。”

    他的嗓音里,有着浓浓的寂寥,让顾立夏的心,小小地蛰了一下。

    “你几个月前就知道我没死,为什么一直都没找过我?”

    顾立夏茫然地问道。

    墨梓翊神色一痛:“因为……你嫁给了他!”

    这个他,不用说,就是司傲霆了。

    墨梓翊转过头,一手稳着方向盘,一手利落地挂挡,脚下油门直直地踩下去,兰博基尼快得快要飞起来。

    顾立夏惊诧得看着他俊秀的侧脸。墨梓翊这话到底什么意思?霸道总裁任性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