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6章 硬生生憋出病
    日子平静地过了几天。

    午后,小北在院子里的游乐场里玩滑滑梯。

    顾立夏和司傲霆坐在凉亭里喝下午茶。

    寒流走了,空气凉了下来,秋日的阳光晒在身上,暖洋洋的。

    “妈妈,妈妈!”

    小北玩得满头大汗,朝他们跑过来。

    “你看看你,全是汗。快点喝口水。”

    顾立夏宠溺地揉了揉儿子的头顶,将他后背上垫的汗巾换下来,重新垫上一块干爽的,将头发擦干。

    动作利落而细致。

    司北辰趁机往顾立夏的怀里钻。

    顾立夏瓷白的脸上,勾着明媚的笑容,冲小北脸上吧唧了一口。

    司北辰嫌弃地擦了擦脸:“啧啧,都是口水,夏夏,你就不能斯文一点?”

    顾立夏睥睨着小屁孩:“还嫌弃你妈了,以后我再也不亲你了,哼!”

    司北辰拿过吸管瓶,一边抱着喝水,一边轻飘飘地瞟了司傲霆一眼,对顾立夏说道:“看你到时候能不能忍住不亲你的宝贝儿子。”

    这小子,还傲娇起来了。

    顾立夏理了理他的衣服,无所谓地耸耸肩。

    “那咱们打赌,到时候到底是谁会求着要亲亲。”

    “行!”

    司北辰喝完水,蹦蹦跳跳地又跑出去玩儿了。

    司傲霆突然冷沉地出声:“我不嫌弃你。”

    “啊?”

    顾立夏被这莫名其妙的话梗住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司傲霆说的意思,是他不嫌弃她的亲亲。

    顾立夏微微眯着眼,故意调侃地问过去:“你也觉得我亲你的时候很多口水?”

    司傲霆原本端着咖啡,正在喝,被顾立夏这问句问得心神一个不稳,狼狈地被咖啡呛到。

    “咳咳,这个嘛,我很喜欢吃你的口水。”

    顿了顿,补了一句:“很甜。”

    顾立夏的脸,一下子就烧了起来。

    特么!

    原本她想调戏司傲霆,结果反被司傲霆调戏了。

    司傲霆起身,坐到了顾立夏的身边,双眼充满了某种**:“亲我一下,可以吗?”

    顾立夏酡红着脸,快速瞟了瞟正在玩乐的司北辰一眼,小鸡啄米一样,亲了司傲霆的薄唇一下。

    “行了吧!”

    某人却嫌不够,大长臂伸出来,牢牢扣住顾立夏的头,辗转缠绵地加深这个吻。

    那件事以后,顾立夏一直都不排斥司傲霆的吻,但只要司傲霆在这个时候碰触到她,她绝对会全身颤抖,害怕惊恐地闪躲。

    这一次,也不例外。

    司傲霆不过是亲吻的时候,不小心碰了下她的后背,她顿时发紧、发僵,急急地挣脱掉司傲霆的亲吻,闪躲到一旁的座椅里坐正。

    “对不起,夏夏,我……”

    司傲霆收回尴尬的手,歉意地说道。

    “司傲霆,不关你的事,是我对不起你。”顾立夏急急地道歉。

    这些天,她做了很多尝试,去主动接触司傲霆,同时给自己也做了很多心理暗示,可就是没有办法去接受司傲霆的触摸。

    但是小北赖在她怀里撒娇都没事。

    “别道歉,夏夏,心理医生说了,你这个是创伤应激性障碍,急不来,只能靠自己慢慢走出来。”

    司傲霆握紧双拳,闭上眼睛拼命压抑住自己蓬勃的欲念。

    但毫无作用,顾立夏水光潋滟的眸子一直在他脑海里晃。

    “对不起,我去去就来。”

    他腾地起身,往主卧洗手间走去。

    他是个正常男人,每天娇妻在怀,却只能看,只能亲,不能摸,更不能那啥啥,他早已经要上火了。

    继续洗冷水澡吧!

    顾立夏歉意地看着他的背影,轻轻叹了口气。

    将双腿,蜷缩着收到椅子边上,双臂紧紧环住自己。

    似乎这样,才能找到一丝安全感。

    手机响了起来。

    顾立夏看了一眼,是白深深,伸出手拿过手机,接了电话。

    “嘿,夏夏!”

    白深深率性的嗓音,从电话后面传出来。

    “深深,怎么这么好心情,给我打电话了?你家爵爷不对你禁言了?”

    “滚你,没事儿提那衰神做什么。”

    白深深声色提高了几度,听起来有些不高兴。

    “怎么了?老实交代哦!”

    和白深深聊电话,整个人放松了一些。

    这些天白深深倒是经常会打电话给她,和她聊聊天。

    “你怎么样?好点没?”

    顾立夏轻轻叹了口气:“哎,还是一样,没办法。”

    “我说你这年纪轻轻的,正是如同花儿一般,娇嫩得需要男人浇灌,你却得这心理疾病,少了多少人生乐趣啊!”

    “白深深,打住!”

    顾立夏到底脸皮子薄,没办法聊这种露骨话题。

    白深深才不管呢,自顾自地继续说道:“不过我倒是觉得你家司傲霆更可怜,啧啧,年纪轻轻的,娶了个老婆,老婆却不让自己碰。你说你两多久没同房了?他倒也憋得住,可别背着你,跑外面偷腥……”

    啪!

    听不下去了,顾立夏果断地挂了电话。

    呼,满脸发烫。

    想了想,发了一条微信过去——“我相信司傲霆不会!”

    白深深很快回了消息——“你做人老婆,就不怕你男人硬生生憋出病?”

    会憋出病?

    顾立夏倒是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

    她以为男人和女人一样,对感情看重,对那方面可有可无……

    拍拍红扑扑,粉嫩嫩的脸颊,打开搜索引擎,查看起这方面的资料来。

    越看,心里头越震撼,顿时心底也可怜起她家司傲霆来。

    想想这段时间,每次晚上睡觉,司傲霆都辗转反侧的模样;

    想想他额头豆大的汗珠;

    想想他充满某种气息的眼神;

    想想他经常待在厕所洗澡洗一个小时以上……

    她傻傻地问过他:“司傲霆,你胃很疼吗?”

    司傲霆无奈地点头:“嗯,胃疼。”

    特么,原来不是胃疼,而是……

    顾立夏红着脸,看了一眼正在沙池专心修建城堡的司北辰,交代保姆好好看着他,心跳加速地往主卧走去。

    轻轻推开主卧的门,隐隐约约能听到主卧传来的哗哗水声。顾立夏站在洗手间前面,深吸了口气,给自己壮胆,猛地推开浴室的门……霸道总裁任性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