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3章 压根儿配不上老四
    顾立夏看着司傲霆的神色,终于明白之前自己到底觉得哪里不对劲了。

    她……居然不反感冷擎宇的怀抱。

    也就是说,她那该死的创伤应激只是针对司傲霆一个人。

    可司傲霆会相信自己吗?

    “司傲霆……”

    司傲霆转头,看向楚墨,示意他去处理这件事。

    顾立夏记得,楚墨的电脑技术非常好。

    楚墨轻蔑地瞟了顾立夏一眼,转身去找电脑,准备将这新闻全部删除。

    宴会厅内窃窃私语声不断。

    之前起过争执的千金小姐也翻阅了这条新闻,看向顾立夏的神色,越发嘲讽起来。

    “嗬,打脸就是指你这种吧!这一次,四少总该要看清你这贱女人的正面目了吧!”

    她一直都倾心司傲霆。

    刚刚司傲霆用那么冰冷的眼神看自己时,她的一颗心都碎了。

    心里面恨不得将顾立夏这个贱女人手撕千百遍。

    凭什么贱女人反而能得到王子的爱!

    果然,贱人就是矫情,有了王子还不够,还到处沾花惹草。

    这下,可有好戏看了吧!

    她瞟了一眼司傲霆身边一脸焦色的顾立夏,不屑地勾着唇,看向司傲霆说道:

    “四少,你看看这照片,你全心维护的妻子,居然是这种贱女人,就这几分钟之前,都还在这别墅外面偷会男人。这样的女人,你还要吗?”

    顾立夏上前一步,冷冷地看着面前迫不及待踩她一脚的女人。

    “你是亲眼看到我偷男人了吗?”

    巴掌大的小脸上,勾着一抹清冷绝色的笑容,透着绝对的高贵尊傲。

    狂妄冷冽的的傲然之气,仿佛有一股无形的威压气势,笼罩在面前这千金小姐的身上,让她的心,不由得咯噔一跳。

    “都、都证据确凿了,还能有假?”顾立夏讥讽地冷笑道:“不过是一张照片罢了,这就是证据确凿?有本事,你给我找出照片里的男人,当面对峙,说我偷男人了,我觉得你才有这资格,在我先生和孩子面前说我坏话。否则,别怪我撕烂你

    的嘴巴!”

    “我怎么知道照片里的男人是谁!不过这照片是几分钟前拍的,那男人肯定还在这宴会厅。”

    千金小姐冷哼一声,阴险冰冷的脸色,带着几分不屑。

    “那你找出来和我对峙啊!而且——”

    顾立夏冷冷地笑道。

    “就算我真的偷男人,关你什么事?那也是司傲霆的事情。不过,司傲霆,你相信我的清白吗?”

    司傲霆看着自己的小妻子,张了张嘴,真准备说什么,突然,一道阴翳 、嘲讽的声音响起:

    “啧啧,四弟,身为你的家人,我们都看不下去了。你居然被一个女人玩弄于手掌心。”

    顾立夏和司傲霆一起抬眸望过去。

    说话的,果然是司傲东。

    司傲东的身体这都几个月了,还没完全恢复,依旧坐在轮椅里,一脸冷嘲热讽。

    他的身边站着一个男人,是他的二哥,司傲西。

    司傲西身高不够高,只有一米七左右,却不同于他的哥哥那般肥胖。

    精瘦的身材,给人一种精明阴险的感觉。他附和道:“若不是这偷拍照,我们一家人都被这女人蒙在鼓里。当初你两结婚的时候,婚礼上都曾经放过一段不堪入目的视频,没想到,你居然毫不在意,还说什么那不是这个女人。如今好了,再次自己

    打自己嘴巴了吧!这种朝三暮四的女人,就不能要。”

    司傲西的话,让围观的人,全都一震。

    有一些参加过当时婚礼的宾客,想起婚礼上当时那段视频,和旁人窃窃私语起来。

    司傲霆看向那两兄弟,想起之前叶子韬的警告,心底已经有了底。

    这两人,存心就是来找茬的。

    只是,这样做对他们到底有什么好处?

    低沉的嗓音回道:“大哥二哥,我的家事,就用不着你们操心了。”

    “我们怎么能不操心呢?”

    司傲西说道,精光四溢的眸底满是算计的光芒。

    “都说长兄如父,你母亲去世得早,父亲如今还在国外养病,顾不上你。大哥身为咱们的大哥,当然要操心你的事情。”

    司傲东也说道:“是啊,老四,你可千万别被这样的女人给蒙蔽了双眼。”

    顾立夏恶狠狠地瞪着这两兄弟。

    以前就觉得这对兄弟不是个东西。

    如今一看,果然更不是个东西了。

    她清冷的眸光,淡淡地瞟了一眼面前一脸趾高气扬的司傲东,冷冷一笑:

    “大哥口口声声说我这种女人,我到底是那种女人?”

    “没家世、没背景,还不干净,你压根儿就配不上老四。”

    司傲东鄙夷地说道。

    “配不配得上,不是你说了算!”

    司傲霆凉凉地看着司傲东,一手抱着小北,另外一只手将顾立夏的头扣过来,当众吻了上去。

    “哇,羞羞!”

    司北辰急忙用小手捂住眼睛。

    众人看着这一幕,惊呆了。

    司傲霆的吻并没很久,很快松开。

    他微微蹙眉。深邃幽暗的眸底染上几分阴鸷森冷之色,看向宴会厅所有人。

    “我相信我的妻子不会做出任何对不起我的事情,不要再让我看到、听到任何侮辱我妻子的言论!”

    转身,带着妻儿走了出去。

    劳斯莱斯里,顾立夏抱着司北辰,看着司傲霆,轻声解释:

    “司傲霆,照片的事情,是个误会。当时在别墅花园,小北不见了,我着急去找他,不小心绊倒,摔进了冷擎宇的怀里,并不是故意。”

    司傲霆轻轻握起顾立夏的小手,紧紧地握着。

    深邃幽暗的黑眸,冷冷地对上顾立夏,黑眸中,是一览无遗的宠溺。

    他深情而又宠溺地伸出另一只手,揉了揉顾立夏的头发。

    亲密的举止,哪怕不用任何语言的诉说,都能感受到那一份来自心底的默契。

    “我信你。”

    顾立夏一张脸,却更加难过了:“你真的不生气吗?我好想对冷擎宇的接触并不那么排斥。我的身体,只对你的接触排斥。这可怎么办啊!”

    司傲霆之前就已经想到了这个可能性。他轻轻叹了口气:“是我的错,让你有了这个心病。没事儿,我会等着你用时间平复创伤,完全接受我。”霸道总裁任性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