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5章 今晚上,咱们继续
    顾立夏给司北辰穿好衣服后,回过身来,司傲霆这才注意到,她的衣服全都湿透了。

    被打湿的白裙,紧紧贴在身上,勾勒出曼妙的身姿。

    看得他心里头一热,一种异样的感觉,涌上全身。

    “夏夏……”

    嗓音磁沉地唤住她。

    顾立夏抬头。

    司傲霆冷峻的面上划过一抹深邃的笑意。

    “怎么了?”

    “下午时候,我说了,今晚上,咱们继续……”

    暧昧的气息在小小的浴室发酵。

    司北辰挤过来,睁着天真的大眼睛问道:“今晚上你们要做什么?”

    空气,瞬间尴尬。

    夜深,好不容易把小北哄睡着了,顾立夏磨磨蹭蹭地挪去主卧。

    特么!

    不知道为何,她有一种赶赴刑场的感觉。

    下午的时候,她被白深深刺激得才会冲去浴室,为他做那样的事情。

    可这会儿她就怂了。

    做那事,多么难为情啊!

    以龟速,终于快到了主卧门口。

    她深吸一口气,正准备推门进去,兜里的手机响了。

    顾立夏眉头一皱,拿起手机看了一眼。

    是顾盛夏。

    急忙滑了接听,盛夏清冷毫无温度的声音响起。

    “出来。”

    直接挂了电话。

    顾立夏心里头一咯噔,急急转身,往楼下跑去。

    站在别墅大门口往外看,别墅外面,果真停着一辆黑色的车。

    顾立夏急急地跑过去。

    别墅内很暖和,顾立夏之前换了湿衣服后,只穿了单衣,没有披外套。

    此刻冲出来,别墅外面的空气冰凉,秋风一过,刺骨的寒冷。

    她打了一个寒颤,全身鸡皮疙瘩都起了,人已经到了顾盛夏的车前。

    车窗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看不见里面。

    盛夏从里面打开了车门,顾立夏爬了上去。

    车内并没有开空调,但相比较外面已经暖和了很多。

    顾立夏看着一身黑衣的盛夏,还没想好要开口说什么,顾盛夏一个耳光甩了过来。

    顾立夏条件反射地躲了过去,伸手扼住顾盛夏的手。

    “你做什么!”

    “哼,打你啊!我说过,离冷擎宇远一点,你听不懂?既然听不懂,我就给你点教训!”

    顾立夏看着盛夏清冷的脸庞,无语地说道:“你看到那条爆料新闻了吧,你误会了,我是不小心摔倒他身上,他不过扶我一把。”

    “扶你能这么亲密?”

    顾盛夏的脸上,布满了受伤的情绪。

    顾立夏心疼起自己的这个妹妹来。

    “盛夏,对不起,但是,我真的和他没任何别的事。报道的事情,你别信。你……真的很爱冷擎宇吗?”

    顾盛夏甩开顾立夏扼住自己的手腕:“关你什么事!”

    “盛夏,咱们能够好好聊一聊吗?”

    “不想。”

    顾盛夏直接拒绝。

    顾立夏心里有些难过。

    从小她就希望自己能有一个姐妹,能够和自己分享秘密。

    如今,真的有一个和自己同胞的姐妹,两个人却形如水火。

    “盛夏,你最近都住在哪里?这些天,我给你发了那么多的信息,你都没有回复过我一条。我很担心你。”

    “担心我?别假惺惺了。你和司傲霆在一起这么幸福,还会想到我?”

    盛夏点燃了一根烟。

    她抽烟的样子非常好看。

    “没有,其实我们……”

    顾立夏原本想说出自己创伤应激障碍,不能接触司傲霆的事情,最终,还是作罢。

    “对了,盛夏,你是不是知道咱们母亲林岚的事情,把你知道的告诉我,好吗?”

    她目光期待地看着顾盛夏。

    天生的血缘亲情,让她自然而然地对顾盛夏亲近。

    顾盛夏吐出一个漂亮的烟圈,凑近顾立夏,凉凉地道:“我警告过你,别再查林岚的事情,你听不懂吗?”

    “为什么不能查?”

    “傻女人,你想想,为什么林岚的消息就连司傲霆都查不出来?”

    “被人抹除了。”

    “既然你知道是被人抹除,那就应该要明白,‘林岚’两个字,就是潘多拉宝盒,不能随意开启。”

    “到底是什么意思?盛夏,你说清楚一点!”

    盛夏的话,让顾立夏一颗心狠狠揪起。

    顾盛夏变得暴躁起来:“意思就是你别去管,别去参与,做个傻子就好,你听不懂吗!”

    “可我想知道!”

    顾立夏定定地看着她,语调随着情绪攀高:

    “这么些年,我在孤儿院孤苦伶仃地长大,最渴望的,就是能够寻找到自己的家人。如今,我找到了你,我很高兴,我还想知道我的父亲是谁,我的母亲是谁,为什么就不能告诉我?”

    “因为——”

    盛夏突然顿住。

    眼角瞟着窗外某个漆黑的地方,心口猛地一颤。

    她颤抖着将手里的烟,塞进嘴里,狠狠吸了一口,看着窗外说道:“他来接你了。”

    “盛夏!”

    顾立夏的眼角也看到了司傲霆。

    俊美如刀削一般的容颜,完美地犹如天神降临,踏着优雅冷冽的步伐,款款而来。

    深邃漆黑的眸底透着迫人的森冷寒意和怒火。

    顾盛夏凉凉地说道:“傻女人,我已经尽力了,可有些事情,我也无能为力。算了,你出去吧。以后别和冷擎宇走太近。还有,别太信司傲霆。你们,没有未来。”

    “你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滚!快点出去,否则我开车朝司傲霆撞过去。”

    盛夏变得阴晴不定起来。

    她发动汽车,用脚狠狠同时踩下油门和刹车。

    汽车咆哮起来。

    顾立夏不明白盛夏突然到底是怎么了,可她担心她真的会朝司傲霆撞过去,急忙拉开车门下车。

    关上车门那刻,盛夏突然说道:“不要告诉司傲霆车里面是我!”

    顾立夏满脸疑惑。

    车子很快就开走了。

    司傲霆森冷寒冽的黑眸扫过车尾,眼神接触到顾立夏的那刻,瞬间变得温润。

    “怎么出来了,刚刚是谁?”

    顾立夏看着司傲霆,脑海想着盛夏最后说的那句话,最终没有说出来盛夏的名字。

    “是白深深。她找我有点事情。”

    “这么晚。”司傲霆疑惑地紧皱眉头。

    “有点紧急,已经没事儿了,咱们快点进去吧。”

    “嗯。”

    两个人肩并肩,回去别墅。别墅外面已经安静的路上,突然,一辆黑色无声车从暗处开了出来,无声地朝盛夏消失的方向疾驰而去……霸道总裁任性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