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6章 明显就是一场阴谋
    回了别墅。

    顾立夏脑海里反复思绪着盛夏说过的话。

    别信司傲霆。

    你们,没有未来。

    盛夏到底是什么意思?

    每一次都这样,说话不说清楚,这个妹妹真不可爱。

    “想什么呢?”司傲霆突然顿住脚步,看向他。

    “啊!没、没什么!”

    顾立夏紧张地咽了口口水。

    司傲霆将顾立夏送回了主卧。

    顾立夏紧张极了,害怕司傲霆再次提出那种要求。

    结果,司傲霆却只是亲了亲她的额头:“你先睡,我还有些事情没有处理。”

    萧条的秋风,吹落泛黄的树叶,乘着风飘落,落在地上,发出细碎的声响。

    顾立夏躺在床上,抱着柔软的被子,辗转反侧地睡不着。

    她觉得自己就是犯贱。

    之前害怕和司傲霆独处一室,司傲霆会提那个要求。

    这会儿司傲霆不在,她又想念他,想得胸口发紧。

    伸手拧开床头的台灯,她吸着拖鞋下床,悄悄摸去他的书房。

    悄悄将书房门推开一个门缝。

    司傲霆正在忙碌地处理文件。

    桌子上全部是堆满的各种资料,将他快要埋了起来。

    认真工作的神情愈发冷沉,周身全是冷冷清清的气息,看得顾立夏不由得发寒颤。

    这人还真是个冷冰山呵!

    “怎么还没睡?”

    磁沉的嗓音兀然响起。

    顾立夏吓了一跳,推门进去,嘟囔道:“你还没有忙完啊,都两点钟了。”

    司傲霆抬头,勾起一抹浅笑:“怎么,你这是想我了。”

    被人说破了心事,顾立夏的脸上露出羞赧的神情。

    “才不是,我这是睡不着!”

    司傲霆也不说破她,将东西随意一收,起身朝她走过去。

    原本习惯性地想要将她抱起来,可想到她的应激性障碍,最终还是收手。

    两个人躺在床上,隔着几厘米的距离。

    顾立夏嗡嗡地说道:“司傲霆,如果我这症状一直都不好怎么办?”

    司傲霆从被窝里,轻轻握着她的手:“傻瓜,只要你一直都陪在我身边就好。”

    顾立夏闭上眼睛,陷入沉沉的梦境。

    梦里,无数枯槁的手,朝她伸过来。

    司傲霆睁着眼睛,看着蜷缩成一团,瑟瑟发抖的顾立夏,一颗心,痛到了极点。

    都是,他的错。

    翌日。

    天气阴沉沉。

    没有太阳的秋天,显得分外萧条。

    司傲霆和顾立夏一起将小北送去幼儿园。

    司北辰特别臭屁:“夏夏,你就走吧,我真的不会哭!”

    顾立夏心酸地站在幼儿园门口,看着最近又高了一些的司北辰,眼眶已经红了。

    妈呀!

    明明是送儿子上学罢了,怎么自己心里头这么难受呢?

    “小北,在学校一定要好好听老师的话,不要打架,有事情就给妈妈打电话!”

    “行了行了,你快点走啦!”

    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到处搜寻昨天在姑奶奶家遇到过的那个女孩子。

    中班的老师站在门口,看着这对分离情绪颠倒过来的母子,哭笑不得。

    顾立夏丢脸地回到司傲霆的车上。

    眼泪唰地就流了下来。

    司傲霆无语地看着顾立夏:“怎么跟个孩子一样 。”

    顾立夏泪眼朦胧地瞪了他一眼。

    “你当然觉得无所谓了,可我心里头就是难受啊。我家小北终于可以上幼儿园了,从前我想都不敢想。多亏遇到你了!”

    “傻瓜!”司傲霆宠溺地揉了揉顾立夏的头顶。

    顾立夏的身体僵了一下,强忍着不适,笑了笑。

    她不想司傲霆尴尬。

    司傲霆公司有事情要他亲自去处理,顾立夏想给小北买些冬装,带着几个保镖去商场逛街。

    不过,她到底不喜欢带着保镖到处招摇,让保镖远远地跟着,自己慢慢地逛。

    可渐渐地,她感觉跟着自己的人越来越多。

    除了保镖,还有另外一拨人,一直如同毒蛇一般,死死盯着她,看得她背脊发寒。

    可反过头去看,又什么都没看到。

    正疑惑地皱眉,突然,一双手搭在她的肩膀上……

    “哎呦哎呦,你轻点儿!”

    顾立夏本能反应,迅速伸出手,扼住身后人的手腕,一个旋身,将来人制服住。

    居然,是一段时间没见过的顾立伟。

    顾立夏眉心一蹙,松开他。

    顾立伟揉着手腕,脸上皱巴巴成了一团:“二妹啊,你这手劲儿也忒大了吧!”

    顾立夏给准备冲过来的保镖打了一个手势,示意他们不用过来。

    然后凉凉地看着他:“谁叫你突然出现在我身后。”

    “我这不是看着你高兴嘛!”

    顾立伟的脸上闪烁着巴结的笑容,伸手去跩顾立夏的手臂。

    他绝对不会告诉顾立夏,他这段时间一直都蹲点在司家别墅外面,远远跟踪顾立夏,就为了能制造一次“偶遇”。

    “你这段时间都没有回过家,爸妈都想你呢。他们就在这附近吃火锅,走走走,咱们过去一起吃饭吧。”

    顾立夏不动声色地避开顾立伟的手,脑子一转,浅笑道:“行,我跟你去。”

    按照司傲霆说的,虽然他上一次为了保护她,不得已让穆风在亲子鉴定上动了手脚,但当初确定她和顾家有关系的那次亲子鉴定,他却并没有动过手脚。

    也就是说,顾家一家和自己有牵连,明显就是一场阴谋。

    只是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人,在背后主导了这场阴谋。

    她,一定要将这只手,给揪出来。

    顾家一家在商场负一楼一家廉价火锅城吃火锅。

    顾立夏倒是不排斥这环境。

    只是,顾家一家人看到她,那脸色,简直是比彩虹还好看——颜色丰富。

    “哎呀,这不是咱家二女儿嘛,伟伟,你去上个厕所,怎么将我们家的大贵人给带过来了。”

    杨翠花笑得阳光灿烂,恨不得贴到顾立夏的身上,那高兴的神情要多假有多假。

    “夏夏,好久不见了啊!快坐,快坐,一家人难得一起吃火锅。”

    顾长江微微点点头,脸上挂着精明的笑,忙不迭让出座位。

    顾立光看到顾立夏,愤愤地将筷子一摔,一张画了精致妆容的脸,写满不高兴,可奈何杨翠花掐她那一下,勉强笑了笑。

    顾立夏唇角勾着一抹浅笑,坐下来。

    “是的,好久不见,我的父亲、母亲大人!”

    这是顾立夏第一次称呼他们父母。顾长江和杨翠花心里,却猛地一颤,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霸道总裁任性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