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2章 这辈子最恨的人
    白深深说道:“顾长江和杨翠花的个人账户里,确实有一笔一千万的巨款。”

    墨梓翊的钢琴声悠扬地传来,让整间餐厅,变得别有情调。

    顾立夏却无心听他弹奏。

    她凑近白深深,拧紧眉头,焦急地问道:“那笔钱是从什么账户打进来的?”

    “耗子说,对方很隐秘,没有露出任何马脚。巨款来源账户查到的,不过是很普通的一个小公司的老板。”

    “那岂不是没有一点用线索。”

    顾立夏失望起来。

    看来,果真还是得等司傲霆这边的消息了。

    白深深勾唇:“话是这样说,可我却发现了一点异常的地方。”

    顾立夏激动起来:“什么异常?”

    白深深正要说,墨梓翊凑了过来,推了推顾立夏的脑袋,一脸不高兴:“臭丫头,本少爷给你弹琴,你居然无视我!”

    顾立夏对白深深轻轻摇了摇头,示意她暂时不要说。

    这才恶狠狠地看向墨梓翊:“少爷,请你注意一下,我已经是二十三岁的少妇了,你别像小时候一样推我头,揉我头顶,可好!”

    墨梓翊斜斜地坐在椅子里,弯着唇角:“在我眼里,你永远十三岁。”

    白深深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啧啧,这都是生了个孩子的中年妇女了,你居然说她十三岁,墨少爷,你这眼睛,该看医生了吧!”

    中年妇女!

    顾立夏顿时感觉梗了一口老血。

    这顿饭的气氛,总觉得有点不太好,乌云密布……

    司家别墅内。

    司傲霆坐在餐桌前,看着手机内传过来的照片,之前因为担心顾立夏安危的心,终于放了下去。

    她还好好的,没出任何事。

    与此同时,心情却并不美好。

    照片看来,顾立夏和墨梓翊两个人,相谈甚欢。

    顾立夏明显在他们面前,比在自己面前更放得开。

    “……司傲霆,司傲霆,你有没有听到我说话?”

    “顾立夏”坐在餐桌的另一头,拧着好看的眉头问道。

    司傲霆目光重新变得深沉,看向餐桌对面的女人。

    “什么事?”

    “我是想问你,你的那块翠绿色、能看见紫色光芒的那块玉牌,放哪里了?”

    “你问这个做什么?”

    司傲霆地看着她,目光,一寸,一寸,越发寒凉起来。

    “顾立夏”笑:“想看看。那块玉牌据说很漂亮。”

    “对,是很漂亮。”司傲霆嗓音暗沉地回答。

    语气里的温度,越来越凉了下来。

    “顾立夏”一脸期待地看着他:“能拿给我看看吗?”

    司傲霆挑眉:“给你看可以,不过,你能告诉我,看完之后,你会怎么做吗?盛夏小姐。”

    顾盛夏吃惊地挑了挑眉,笑出声:“四少什么时候发现的?这一次,我可是将我那姐姐的嗓音,都学了个九成像,更别说表情神态了。”

    司傲霆勾唇:“世界上没有两片一模一样的叶子。你就算和夏夏长得再像,说话神情模仿得再相同,可你不是她,永远都不会变成她。”

    还有一点。

    也是最重要的一点。

    司傲霆没有说出口。

    那就是——夏夏有创伤性应激,根本就不能让他碰触。

    而之前在书房的时候,面前这个女人却可以随意让他碰。

    他从那个时候,就笃定了,面前这个女人,不是他的夏夏,而是和顾立夏几乎一模一样的顾盛夏。

    “既然被发现,那就告辞了,多谢姐夫款待。”

    顾盛夏面色不变地起身,朝大门走去。

    拉开客厅大门,她的面色变了几变。

    别墅门口,站着十几个粗汉子把守,几乎将整栋别墅都围了起来。

    她迅速分析了硬闯出去的危险系数,转身,若无其事地退了回来。

    “看来姐夫还想和我这小姨子多待待,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司傲霆说道:“命倒不用,我不过想知道,你为什么要千辛万苦策划这么一出离山调虎,来我家书房,找那块玉佩做什么。”

    “有人出高价,买这块玉牌,我接了,就来了。”

    “是什么人?”司傲霆眉心紧皱。

    上次在伦敦,那个小护士绑架小北和夏夏的理由,也是为了要这块玉牌。

    这一次,顾盛夏也来家里找玉牌。

    那块玉牌,到底有什么玄机?

    “不知道,我只是接了这个活罢了,其余并不是我该问的问题。亲爱的姐夫,什么时候能放我走呢?”

    司傲霆知道盛夏的工作,是靠接活养活自己。

    所以,这件事可能顾盛夏真的不知道。

    他微微眯着眼睛,凌厉地问道:“想走,用白色面具人的底细交换。”

    白色面具人的底细,一直都是司傲霆查的目标。

    “他么?”

    顾盛夏脸上露出一丝自嘲。

    “她也问过我这个问题。”

    顾盛夏这两声“ta”,司傲霆却全部听懂了。

    “你没有告诉她。”

    “嗯,没告诉。我不想她牵扯进这些事情,可,她注定逃不掉。”

    “无妨,我会保护她。”

    司傲霆幽深的黑眸,如同利箭一般,射向顾盛夏:

    “告诉我,白色面具人,到底是谁。”

    顾盛夏清冷的嗓音,一字一顿地说道:“他的名字,叫做冷霸天。”

    司傲霆放在桌子上的拳头,不由得握了握。

    没想到,居然是他!

    冷霸天,是冷家上上任的家主。

    他二十岁开始接掌冷家,不过寥寥几年,将冷家由一个小家族,开拓成一个人人不能忽视的大家族。

    从此,冷家开始在s市,乃至整个z国,都属于强头家族企业。

    正风头正盛,冷霸天正处于事业巅峰期的时候,突然暴毙而亡。

    时间,刚好是二十年前。

    却没想到,他居然还活着。

    而且,他和自己已经过世的母亲,有着千丝万缕的纠葛。

    司傲霆攥紧的拳头,缓缓松开,嗓音冷沉地问道:

    “冷霸天和你什么关系?”

    “他抚养我长大。既是我的恩师,也是我这辈子,最恨的人。”

    顾盛夏说这话的时候,她的嗓音,是那样的清冷,眼里几乎要喷出火。看得司傲霆心里,猛地一惊。霸道总裁任性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