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7章 打不过,也打?
    顾少辰苦涩地笑了起来:“我倒是想和立夏藕断丝连,可人家压根儿就不给我机会。”

    王思思瞪着他:“还说没有!哼,我都拍到了你和她在一起约会的照片!”

    “你跟踪我!”顾少辰危险地半眯着眼睛。

    “我这不叫跟踪,我这叫关心你!少辰,我那么爱你……”

    “王思思,你别在我面前说爱我几个字,我恶心!”

    顾少辰发狠地将王思思的领口攥紧,目光凶狠地瞪着她,没有一丝平日里阳光的温润模样。

    “少、少辰……”

    王思思看着陌生的顾少辰,终于有些怕了起来。

    这个顾家的小少爷,个性一向温润,不轻易动怒,也不会随便与人为敌。

    她喜欢了十多年,从十三岁豆蔻初开,就开始喜欢他。

    他是她青春期所有美好的幻想。

    然而,此刻,他望着自己目露凶光,恨不得杀了自己。

    “少辰,你别这样看着我,我怕。”

    顾少辰阴翳地勾起唇,邪魅地说道:

    “王思思,你也会怕吗?你怎么不拿我家那点破事继续要挟我啊?”

    “少辰,我上次答应过你的,再也不会拿那件事要挟你……”

    王思思怯怯地说道。

    “是么?”顾少辰淡淡地反问。

    “当然是,少辰,我最爱你了,你不是已经在准备咱两的婚礼了吗?我会是你的妻子,我会给你生孩子,生很多很多,咱们是一家人,我怎么可能会要挟你呢,对不对,呵呵……”

    顾少辰伸出另外一只手,在王思思的脸上,轻轻地来回抚摸:“可是,餐厅的时候,是谁说漏了嘴?”

    王思思怕得瞳孔大睁:“对不起,少辰,我当时……当时太激动了,一时没有控制住,对不起,少辰,我……”

    她看着顾少辰眼里的杀意,已经语无伦次。

    “而且,当时顾立夏肯定没有听明白我说了什么,一定是,呵呵,一定没有听明白,少辰,你就放心……”

    顾少辰阴森森地挑眉,打断她:“王思思,你真的爱我吗?”

    “我当然爱你,毋庸置疑。”

    “是么,那你取悦我,现在!”

    顾少辰凉凉地看着王思思。

    “什么?取悦你?”

    王思思木讷的脑子,转了几个圈,终于明白顾少辰的意思。

    他是说,要她在这大马路上,车来车往的大马路上,取悦他,给他……

    顾少辰不屑地冷哼:“怎么,不行吗?”

    王思思尴尬地笑:“少辰,这样不好吧,咱们回家,回家了你想怎么玩,我都陪你!”

    顾少辰眼底,闪过一抹嗜血的光芒:“谁要和你回家。王思思,我只给你一个机会,你若想我原谅你今天所做的事情,你就现在取悦我。”

    顾少辰一个用力,拽着王思思的衣领,朝自己的裤头处,压了下去。

    王思思从小到大,哪里受过这样的侮辱。

    尤其,侮辱她的对象,还是自己从小就爱的男人。

    她的眼泪,刷地就流了下来。

    “少辰,咱们回家,至少,洗一下,好不好。”

    顾少辰打定了主意,侮辱王思思:“你这是嫌弃我脏?嫌我脏你还想要嫁给我?那咱们还是解除婚约吧!”

    嗓音寒凉。

    “不不不。”王思思急忙摇头,“我没有嫌弃你脏。少辰,你别不要我,我不能没有你!”

    “那就快来吧!”

    顾少辰毫不怜香惜玉。

    他想起顾立夏身边站着的那两个都比自己优秀的男人,就浑身气得难受。

    无论他用什么办法,都无法忘记顾立夏,可偏偏,他不能拥有她。

    她的身份,是他最痛恨的事情。

    既然此生的爱人,不能是她,那么妻子是谁,又有何关系?

    只是,这个王思思……

    顾少辰低头,看向正卖力取悦自己的王思思,舒服的低吟声,溢出口。仰着头,享受地闭上眼睛。

    那就,沉沦吧!

    不管那个女人,到底是谁!

    反正,潘多拉的宝盒,早已经打开!

    顾立夏和司傲霆开车直接回了家,结果前脚才进门,后脚就接到幼儿园的电话。

    “喂,是司北辰小朋友的家长吗?”

    “我、我是!”

    莫名的,顾立夏心口猛地一抽。

    别是小北的身体出事了。

    结果,还真是小北出事。

    不过,不是他身体,而是——打架!

    顾立夏和司傲霆急匆匆地赶去幼儿园。

    到了幼儿园门口,顾立夏先快步进去,司傲霆去找地方停车。

    司北辰和另外一个小朋友的架早已经被制止了。

    但是小家伙就算是罚站,依旧恨不得将那个小女孩的嘴给撕下来。

    顾立夏在老师的带领下,找到了罚站的司北辰。

    小家伙被小女孩揍得脸上青肿了好几处。

    看得顾立夏一阵心疼。

    可她却板起脸,面无表情地瞪着司北辰。

    “臭小子,你居然第一天到幼儿园就闹事!你们老师都说了,是你先动手打人家小女孩!妈妈不是说过,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吗?尤其你面对的还是个小女孩,你的绅士风度呢?”

    司北辰倔强地看着顾立夏:“话是这样说,可如果再来一次,我还是会动手打她!”

    顾立夏瞟了一眼,认出是昨天宴会里的那个揭露司北辰恶作剧的小女孩。

    此刻,她在办公室另外一头,斜斜地靠在一个女人的怀里,嘤嘤地哭泣。

    顾立夏看着司北辰一副挂彩的模样,忍不住笑出声:“打不过,也打?”

    司北辰愤愤地点头:“嗯,打不过也打!”

    顾立夏调侃:“你昨晚上不是听说她在这家幼儿园,还迫不及待地想要来幼儿园吗?”

    “那是昨晚上。我现在不这样想了,哼,最毒女人心!这种嘴不干净的女人,我才不会喜欢!”

    顾立夏正要问,她说什么了,小女孩的妈妈牵着小女孩走过来。

    小女孩的妈妈打扮得贵气逼人。

    她瞅了一眼顾立夏的普通穿着,潜意识将她看低,傲慢无礼,咄咄逼人:“你就是这孩子的家长吧!你家孩子怎么这么野蛮,居然无缘无故打我家闺女!你们怎么教孩子的!会不会教!”霸道总裁任性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