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1章 居然又是你
    她将自己的呢子外套脱下来,裹住顾立夏。

    接着,从包里掏出纸巾,给顾立夏擦眼泪,焦心地问道:

    “到底是谁出事了?司傲霆吗?”

    顾立夏猛地直摇头。

    “不是,不是,不是他。”

    心里一酸,眼泪落得更凶了。

    “那是谁?”

    白深深都快要急死了。

    夏夏给她打电话,话又没说清楚。

    不是司傲霆,这丫头这么慌,一副要死不活的模样是做什么?

    “少爷。是少爷……深深,怎么办,少爷之前都休克了,那么多血……我怎么都叫不醒他……对了,深深,交费。医院说……”

    之前到了医院之后,需要交费,顾立夏没有带钱出门,手机也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脑海里只记得司傲霆和白深深的电话号码。

    她下意识地先播了司傲霆的电话,但打了好几遍,都无人接听。

    顾立夏心里头又急又酸涩。

    情急之下,她只能大半夜地给白深深打电话。

    顾立夏睁着已经哭肿的眼睛,紧紧掐着白深深的手臂,焦急地看着她。

    白深深忍着疼,打断慌乱的她:“傅御爵去交了,别着急。我担心你,就先过来找你。”

    心里头暗暗吃惊。

    “谢谢你,深深。”

    顾立夏感动地看着白深深,哽咽地说道。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慢慢和我说清楚。”

    白深深眉心紧蹙。

    她知道,顾立夏口中的少爷,指的是墨梓翊。

    上一次,她还和夏夏墨梓翊一起吃过一顿饭。

    他是隐世的墨家这一代唯一的继承人。

    这大半夜,墨梓翊怎么会出这么重的车祸?

    他和夏夏两个人……

    白深深狐疑地看向顾立夏。

    顾立夏深深吸了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可试了好几次,心口还是梗着疼。

    好一会儿,她才用手背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嗓音哽咽地和白深深解释道:“我在家的时候,收到西门雪儿的微信,说司傲霆和她正在开房,于是我想着去酒店抓奸,结果还没到酒店,一辆车……就是以前和你说过的那辆黑色无声车,它突然之间出现,朝我撞过来。我吓坏了,正

    不知所措,少爷开着车,从我后面出现,急速撞上那辆车。”

    “屮!司傲霆出轨!”

    白深深愤怒地说道。

    然后……

    “等等……墨梓翊不顾性命地救了你!”

    白深深回味过来后面的话,震惊地简直要站起来。

    那画面,光想象,都能让人心惊胆颤,更别说,眼睁睁看着车祸的发生。

    白深深看着面前娇小的小女人,愈发心疼她。

    顾立夏瘪着嘴,点了点头。

    眼泪,又涌了出来。

    “深深,少爷流了好多血,右手腕的大动脉被割到了,我怎么堵都堵不住。救护车到的时候,他都休克没有呼吸了。他会不会有事?我……我……”

    白深深心疼地抱住她。

    “傻丫头,他不会有事,你放心。”

    “深深,我好怕,万一少爷真的死了怎么办?医生都已经抢救一个多小时了,还没有出来。护士进进出出,推进去好多好多的血袋。我好怕……好怕……”

    “不会有事的,墨少一看就是吉人自有天相的面相,别怕,会好起来的。你看,手术室还一直亮着灯,说明医生还在极力抢……”

    白深深的话音未落,手术室的灯毫无预警地熄灭,吓得顾立夏的心口,猛地一颤。

    “深深,灯灭了,是不是说墨梓翊他……死了吗?”

    白深深也被这突然熄灭的灯,搅得心里升腾起不安起来。

    她强装镇定地扯了扯嘴皮子,露出一个安心的笑容:“怎么可能呢,灯熄灭了,说明抢救结束了。呵呵。”

    可她看着顾立夏那双刻满担忧的眸子,却笑不出来了。

    “乐观一点,好吗,夏夏。墨梓翊不会有事,你相信我。”

    “真的吗?”

    顾立夏焦心地起身,守在手术室的门口。

    “当然是真的,难道你希望墨梓翊真的出事吗?”

    白深深跟着起身,走过去。

    顾立夏转身,用力摇头,看着白深深说道:“不不不,我不想少爷因我而死。”

    “这就对了。他不会有事,你放心。我们一起等医生出来。”

    不过,话是这样说,但白深深其实心里面也没有底,心跳渐渐加速,只能焦急地等着医生出来,通知结果。

    漫长的一分钟过去。

    终于,手术室的门后面传来了脚步声。

    顾立夏的紧张得双手紧紧拽着自己的衣领,不断祈祷,眼睛都不敢眨。

    门,被人从里面推开。

    一张移动病床紧跟着出现。

    顾立夏脚下一软,差点瘫倒在地。

    幸好,白深深及时扶住了她。

    顾立夏眼中含着欣喜的眼泪,哽咽道:“他带着呼吸机,他没死,深深,他没死!”

    “嗯嗯,看到了,你看吧,我说了他没事儿。”白深深终于松了口气。

    妈呀,刚刚真的是吓死她了。

    她可真怕医生推出来一个头盖白布的墨梓翊出来,那今天这夏丫头,估计得哭死在这医院。

    她正悄悄喘气呢,顾立夏已经恢复了振作,跑去拽住医生的手臂:“医生,病人怎么样?”

    “受伤太严重,不过总算抢救过来了。脑震荡严重,另外失血过多,再加上伤到了内脏,情况还有些不乐观,现在送进icu观察二十四小时,如果没问题,就可以送回普通病房了。”

    “谢谢,谢谢!”

    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顾立夏松开医生,急忙转过去追上墨梓翊的移动病床。

    “少爷,你一定要好起来,一定要好起来啊!”

    墨梓翊苍白着脸,双眸紧闭,一动不动地躺着。

    护士小声又客气地提醒:“麻烦让一让,病人要快速送去icu。”

    顾立夏推开,紧跟着护士的脚步,一直到icu重症加护室的门合上,她才止住脚步。

    她望着紧闭的门,高悬的心,终于稍稍落下去了一些。

    白深深去找缴费的傅御爵去了,顾立夏一个人守在重症加护室外面。

    透过玻璃,她心情沉重地看着里面的墨梓翊。

    就在这时,身后突然一股力量将她往后猛地一拽,她身形踉跄地被转了过去。

    紧接着——

    “啪!”

    一个响亮的耳光,落在她的脸上。

    她被打得一阵耳鸣,剧烈的刺痛,从脸上传开。

    一道凌厉的女人声音响起:“居然又是你!”顾立夏恍惚了好一阵,终于看清打她的,究竟是谁。霸道总裁任性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