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2章 勾引我儿子的小贱人
    “夫、夫人!”

    她语调拔高了一个八度,惊诧地叫道。

    打她的是墨梓翊的母亲,唐如秋。

    她已经有十年没有见过夫人了吧!

    唐如秋保养得很好,穿着贵气,但岁月到底还是无情地在她脸上留下了痕迹。。

    此刻,她一脸愤怒、嫌弃的神色,盯着面前的顾立夏,大骂道:

    “臭丫头,你居然又缠上了我的小翊。是不是非要害死他,你才死心?”

    “我没有!”

    顾立夏苍白地解释。

    她没有缠着墨梓翊过,可墨梓翊确实是因为自己才受伤啊!

    “没有的话,为什么小翊出事你会在这里!”

    “对不起,夫人。”

    顾立夏无话可说,愧疚地低下了头。

    心里头却有些疑惑,不由得问出声。

    “夫人,你怎么这么快就知道少爷出事?”

    车祸的事情,她除了通知过白深深,其他人还没来得及通知,更别说通知墨家的人。

    “墨家的唯一继承人出事,我怎么能不知道!”

    唐如秋的脸上,闪过一抹闪躲的神色,快得让顾立夏以为自己看错了。

    “哼!你这个可恶的孩子,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小翊受了这么重的伤,你居然不尽快告诉我这个母亲,你到底存着什么心。要不是交警里有墨家的人,我还被你瞒着。”

    唐如秋一脸气愤。

    她一向看不起这个小女娃。

    当年,也不知道墨家老爷是哪根神经搭错了,去世前,要她一定将这个孩子给领养回来做女儿。

    她第一眼就不喜欢这孩子。

    那双眼睛看了就让人生气,五官眉眼,特别像她从前认识的一个女人。

    顾立夏小时候和那个女人像得还没那么明显,如今长大了,果真就和那个女人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般。

    难道,她真的是那个该死的女人的孩子?

    被这个事实震惊不已的唐如秋站在原地,简直不敢相信。

    唐如秋的身边,跟着一个妙龄女子。

    那女子神情心疼地趴在重症室的玻璃前,盯着病房内的墨梓翊,哽咽地说道:

    “呜呜,阿姨,你看翊受伤真的好严重。这么重的伤,会不会死啊?”

    顾立夏一眼就认出来,之前她在墨梓翊的书房见过这个女子。

    那女子发现顾立夏的目光望向自己,抬起下巴,收起悲伤,脸上挂着傲慢的神色。

    “看什么看!一个已婚妇女,居然还缠着翊,真晦气。”

    漆黑如葡萄一般的眼珠子底,满是对顾立夏的不屑一顾。

    不过一两秒,女子转过去,瘪着嘴看着唐如秋,又要哭了:“阿姨,翊出车祸,肯定是和她有关。你看翊伤得有多严重啊。”

    唐如秋猛地回过神,走近重症室墨梓翊这间的透明玻璃探视窗前,一颗心狠狠揪起,反手朝顾立夏的脸上泄愤一般,又要抽过来。

    这一次,顾立夏本能地避开了唐如秋挥过来的手臂。

    唐如秋这一下更气愤了:“臭丫头,你把小翊害得这样惨,居然还敢躲!”

    “对不起,夫人。”

    顾立夏歉意地看着唐如秋,但眸底却布满坚定的神情。

    她再不是小时候那个怯弱,随意她打骂的小女娃了。

    “你当然对不起我!我不是说过,你赶出墨家了后,再也不许和墨家扯上任何关系吗!你没做到,就别怪我不客气。”

    顾立夏咬了咬下嘴唇,鼓起勇气问道:“夫人,当年明明少爷没有死,你为什么要那样骗我!”

    唐如秋挑了挑眉:“意思还不明了吗?就是不想你再和那傻小子待在一起的意思。难不成,你还真的妄想长大了嫁给我们梓翊?你不过一个孤儿,配吗!”

    “我没有妄想过少爷,可你的欺骗,让我以为少爷真的死了。整整十年,我都活在愧疚里!”

    “是么?你有愧疚吗?不是高中时候和有个小伙子走得很近吗?”

    顾立夏诧异地看向唐如秋:“你一直监视我!”

    唐如秋不屑地冷笑:“不过想知道你是不是真的对小翊有愧疚,没想到,你转眼就忘了翊,小翊就是眼睛瞎,当年居然会喜欢你这个女孩,还公然和我唱反调。”

    唱反调?

    这是什么意思?

    不过,唐如秋提起顾少辰,那样误会她,让她心里很不舒服:

    “我和少辰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我……”

    忽然,眼角扫到一抹熟悉的黑色身影,整个人莫名一颤。张着嘴,失了声。

    “夫人,我已经问清楚了,少爷重度脑震荡,脑部有淤血,内脏有出血的症状,右手腕当时割到了大动脉,失血过多。”

    黑色的身影走近,低头尊卑地对唐如秋说道。

    顾立夏下意识地脚步往后退了几步。

    那个身影抬头,目光凌厉清冷,不带一丝温度地看向顾立夏:“许久不见,小姐。”

    明明她叫她小姐,可顾立夏却没有一点感觉到自己的身份有多尊贵,反而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疼。

    “墨管家,您好。”

    墨管家是从前在墨家负责教导她的那个管家。

    她全身穿着黑色的高领套装,带着一副金丝眼镜,头发一丝不缕地盘起来。

    顾立夏看着她,仿佛那把戒尺,又重重地朝她身上狠狠抽了下来,全身肌肉都变得紧张。

    唐如秋听了墨管家的话,越发气愤地骂道:“你看你把小翊给害的!十年前那一次害得还不够,十年后,你阴魂不散,再次出现做什么!早知道当年就不该心软,留你一命,应该直接将你给掐死!”

    她的手,再一次朝顾立夏挥过去。

    这一次,顾立夏的反应却迟缓了一步,眼看,躲不过去了。

    认命地紧紧闭上眼睛,想象中的痛楚却并没有落下来。

    一道熟悉低沉暗哑的嗓音缓缓响起,带着不容置疑的力度:

    “你要做什么!”

    顾立夏心口猛地一惊,急急睁开眼睛,看向声音的来源,震惊地说不出话来。

    唐如秋气急败坏地骂道:“你是谁?凭什么阻止我抽这个勾引我儿子的小贱人!快放开我,看我不打死她!”男人浑身气息阴鸷可怖,轻松扼着唐如秋的手,黑眸底闪过一抹肃杀:“找死!”霸道总裁任性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