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3章 你我哪里不懂
    唐如秋自从嫁给墨梓翊的父亲之后,哪里还有人敢这样对她说过话。

    更别说,还是被一个年轻的小辈,顿时气得血压直线升高:“你说什么!”

    司傲霆松开她,转过视线,不再看她,目光对上顾立夏。

    顾立夏被司傲霆目光中的心疼和复杂,击中心脏。

    她抬着头,仰视高挑的他,身影拢在他的阴影里,低喃地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忙完回家,发现你不在家,管家和王妈说你出去了,电话又一直没接,很担心你。”

    司傲霆低着头,柔情地看着头顶才到他胸口位置的小女人,嗓音磁沉地解释。

    忙完……

    好一个忙完。

    顾立夏心口说不出来的酸涩。

    突然抬起手,推开司傲霆欲拢过来的手,红肿的双眸,带着几分戾气地瞪着他,气呼呼地说道:“用不着你担心。”

    司傲霆的手顿住,一脸不解:“你怎么了?”

    顾立夏正准备嘲讽他出去找西门雪儿的事情,唐如秋尖锐的嗓音,打断了她。

    “臭丫头,这个男人到底是谁!”

    唐如秋其实隐隐已经猜到面前这个身材高挑,身姿出众的男人到底是谁,可心底却不愿意去相信!

    凭什么她当年赶走这丫头后,她还能找到和自己儿子同样优秀,甚至……更优秀的男人!

    一旁的妙龄女子翻着白眼,嫉妒地说道:“阿姨,这个男人就是她的丈夫,m.e的总裁。有老公的人了,半夜还约翊出门,司先生,这种水性杨花的女人你居然也要。”

    司傲霆目光心疼却又复杂地看了顾立夏一眼,朝妙龄女子扫了一眼,看向唐如秋。

    “想必这位就是墨先生的母亲唐女士了。我是司傲霆,刚刚多有得罪,见谅。”

    唐如秋没想到司傲霆居然会和自己道歉,心底对司傲霆的印象好了几分。

    不过到底还是不舒服。

    “既然知道我是墨梓翊的母亲,刚刚居然对我这么没有礼貌,太过分了!你妈难道没有教过你对长辈要有礼貌吗?没一点教养!”

    司傲霆身上的气息,猝然霜降。

    顾立夏被唐如秋的话,吓了一跳。

    司傲霆最忌讳别人提他的母亲了。

    “身为长辈,刚刚这样谩骂一个晚辈,就是有教养?”

    “你……”

    “我尊你是长辈,不和你计较,但——”

    司傲霆话语突然顿住,轻飘飘地扫了一旁妙龄女子一眼,这才沉稳地说道:“如果你们敢让我的人受委屈,不管你到底是谁,我绝对以牙还牙!”

    司傲霆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让唐如秋心口猛地一凛。

    她相信,面前的这个男人绝对能做到。

    她正觉得下不来台之时,穿着白大褂的院长,带着眼镜,急匆匆地赶了过来。“墨夫人,您好,司先生您好。二位来我们医院,招待不周,希望谅解。不过,这里到底是重症病房外面,里面的患者都需要好好休息,再加上此刻半夜,您们这样争吵,影响也不好,要不去鄙人的办公室

    聊天,如何?”

    “用不着了,我这就走。邓院长,我儿子,就拜托你们了,我明天探视时间再来看望他。”

    唐如秋礼貌地对邓院长说道,睥睨了司傲霆和顾立夏一眼,率先往外面走去、

    妙龄女子跟上去:“阿姨,咱们这就走吗?可翊他……”

    “慕容瑶,乖,明天白天你再和我一起来看翊,你放心,我一定会让翊娶你的。”

    慕容?

    这个姓,让司傲霆的心口猛地一跳。

    司傲霆微微眯着眼睛,看向慕容瑶的背影。

    这眼神落入顾立夏的眼中,瞬间变了味道。

    该死的司傲霆,居然当着她的面看美女!

    果真,这男人就是个大色胚。

    枉费她居然这么久之后才看出来他的真面目。

    顾立夏气上加气。

    刚好白深深披着傅御爵的衣服出现在走廊里。

    她转身跑向白深深,对傅御爵点了点头致谢:“谢谢您!”

    傅御爵冷面上毫无表情,却还是客气地回点了下头:“不客气。”

    司傲霆微微蹙眉:“夏夏,你……”

    顾立夏深吸了口气,看向司傲霆:“你走吧,我暂时不想看到你。”

    “什么意思?”

    居然还问她什么意思!

    有这么不懂自知之明的人吗?

    顾立夏的火气瞬间被提起来,拔高音调嘲讽道:

    “司傲霆,这样有意思吗?”

    司傲霆眉心紧蹙,朝顾立夏走近:“有什么事情,咱们回家再说。”

    “我不要,我不要再和你回去。”

    “听话!”

    “凭什么要我听话,我要在这里陪着少爷,你自己回去吧!你愿意找什么雪儿瑶儿,都不关我事!”

    雪儿?

    瑶儿?

    “什么乱七八糟的!”

    顾立夏梗着脖子看着司傲霆,怼过去:“你自己心里清楚。深深,我们走。”

    说着,拉着白深深就要往外面走去。

    顾立夏清楚,问题是,司傲霆并不清楚啊。

    “等等!”司傲霆不爽地上前,拽着顾立夏的手腕,往走廊尽头一间空的病房走进去。

    “喂,司傲霆,你做什么!深深,救我!”

    顾立夏吓得直呼。

    白深深想起之前顾立夏说过司傲霆出轨的事情,怒意沸腾。

    “喂……唔、唔……”

    傅御爵冰凉的手,捂住她的嘴。

    他在白深深的耳边沉声道:“别多管闲事。”

    白深深:“唔……唔……”

    管你麻痹的闲事!

    她的力气哪里有傅御爵大,眼睁睁地看着司傲霆将挣扎的顾立夏拖进病房,将病房门关上,将他们隔在了外面。

    病房外面,傅御爵松开了白深深。

    白深深火冒三丈:“**的傅御爵,你拉着我做什么!”

    傅御爵理了理乱了的袖口:“他们夫妻的事情,自己解决。用不着你瞎参和。”

    “她男人出轨了,我肯定要帮她!夏夏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你懂个屁!

    傅御爵斜斜地睥睨了白深深一眼:“你全身上下,我哪里不懂。”

    不过一句话,白深深顿时羞红了脸。扒拉扒拉了一下短发,瞪了傅御爵一眼。病房内,顾立夏和司傲霆气氛紧张。霸道总裁任性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