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4章 误会加深
    “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直觉告诉司傲霆,这小女人肯定是遇到了什么事情。

    顾立夏扭着头,气愤地看向一旁。

    司傲霆耐着性子,继续问:“发生什么事儿了,你不和我说,我怎么会知道?”

    顾立夏犟着头,还是不理。

    司傲霆眉心紧蹙,强势地扳过顾立夏的下巴,让她看着自己:“说。”

    眸底的怒意,清晰可见。

    顾立夏顿时更火了,挣脱掉司傲霆的束缚。

    “发生什么事情,你不知道吗?”

    “不知道。”

    “那就没什么好说了,司傲霆,我不想和你再多说一句话,让开,我要出去。”

    “不行!你还没有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顾立夏咬着嘴唇,看着司傲霆漆黑如墨的双眸,试图从里面看出些什么来。

    结果失望。

    他的眼底什么都没有。

    “好,你一定要我说出来,那我就和你当面说清楚。你刚刚出去和西门雪儿开房去了,对不对!”

    司傲霆无奈地笑出声:“原来如此。我没有。不过,你怎么会知道这件事?”

    “还说没有,我可是有证据!”

    顾立夏气鼓鼓地掏出手机,翻开微信,顿时懵逼了。

    哪里……还有西门雪儿的微信,几个微信号,全都被她拉黑了。

    “证据呢?”

    “证据被我删掉了,但是我就是有你和西门雪儿开房的证据。我还看了这段时间你和西门雪儿的聊天记录,还有今晚上约炮的信息,还听到了你的声音,你别想耍赖!”

    “那不是我!”司傲霆无奈地摇摇头。

    这算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啊呸!你别想骗我了,司傲霆,我不会再被你欺骗的。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人,这段时间……这段时间……”

    心里头一酸,嗓音哽咽地说不出话来。

    那一次她明明说了要离婚,可她居然那么轻易地原谅了这个男人。

    麻蛋!

    司傲霆轻轻叹了口气,伸手想要给顾立夏擦眼泪。

    “傻瓜,你全都误会我了,我今晚上没有和西门雪儿见面,那些信息,都是我让穆风和她发的……”

    “那你今晚上去了哪里?”

    望着顾立夏澄澈的眼睛,司傲霆喉咙里原本准备搪塞顾立夏的话,突然有些说不出口来。

    总不能直接告诉她,他之前就在这家医院里,看望她重伤的妹妹顾盛夏。

    他答应了盛夏,不能说。

    “对不起,我不能说。”

    顾立夏冷笑:“那就不必说了。”

    司傲霆还想解释,顾立夏的手机突然接收到一条短视频。

    两个人一起瞟见信息,是昵称雪的人发过来的。

    顾立夏认识这个昵称,司傲霆更认识。

    下意识,他就觉得西门雪儿肯定不会发什么好东西过来,想下手去抢。

    结果,顾立夏先一步点开了视频。

    视频内,一个男人的声音传了出来——

    “没想到林岚的女儿居然会攀上司家四少,要知道,林岚当初,可是被司家那老头子给害死。那什么顾立夏嫁给自己的杀母仇人家族,这游戏,越来越好玩了……”

    顾立夏整个人顿时愣住了。

    她下意识地看向司傲霆。

    司傲霆的表情,明显就是早已知晓这件事。

    “你以前看过这段视频,对不对!”

    她警觉地问道。

    “夏夏,我……”

    “什么都别说了,我现在不想听你说任何话!你让我静一静!”顾立夏挣扎着要往后退。

    这段话信息量实在是太大了!

    林岚的死……和司家有关!

    林岚不是司家曾经的养女吗?

    “夏夏,你听我说!”

    情急之下,司傲霆的手,搂住顾立夏的腰。

    “别走……”

    顾立夏的情绪,瞬间到了零界点:“放开!放开我!你的手松开,恶心,好恶心,你走开,呜呜,你走开……”

    那些恶心的手,又来了。

    顾立夏闭上眼睛,仿佛又回到了大半个月前的那天下午,西门雪儿弄来好多恶心的老人,那些枯槁的手,抚摸在她的肌肤。

    好,恶心!

    司傲霆如同犯了错误的孩子,松开顾立夏,离她远远的。

    “对不起……夏夏。”

    顾立夏蹲在地上,紧紧抱住自己发颤的身子,哭得如同一只受伤的小猫。

    “司傲霆……求求你了,你别再这样耍着我玩了,这里很痛,你知道吗?心口真的很痛。少爷还没有完全脱离危险,今晚上已经够糟糕了,你出去好不好,我不想看到你。你让我静一静。”

    “夏夏。”

    “滚!你滚啊!我已经被你害得这样惨了,你还想我怎样!”

    顾立夏踉踉跄跄地站起来。

    脸上泪水直流,眼底是一片死寂。

    白深深在外面听到声音不对劲,焦急地推开门进来。

    “夏夏,怎么了?你没事儿吧?”

    她被顾立夏的神色吓了一大跳,急忙上前,拢住她一直都发抖的身子。

    司傲霆心疼地看着顾立夏,拳头紧了紧,几秒后松开,决定好了。

    “深深,爵爷,帮我照顾一下夏夏,等她平静下来,我再来找她,将一切误会解释清楚。”

    傅御爵冷沉地点了点头:“嗯,好。”

    司傲霆大步走出病房。

    站在病房外面,他按了按心口窒息的位置,回头看着里面还在不断传出哭泣声音的顾立夏那单薄的身影。

    用力吸了口气,转过头,往医院外面走去。

    他自信地相信,自己这个决定是万分正确。

    不过是一个小误会,等顾立夏平静下来,到时候他再解释清楚就好。

    却不想,正是从这一刻开始,他和顾立夏的人生轨迹,发生偏离……

    病房内,白深深抱着哭得声嘶力竭的顾立夏,眼神不断瞟着傅御爵,示意他拿纸巾。

    傅御爵不情不愿地动了几步,将病房内放置在病床旁的纸巾递过去给她。

    除了为白深深服务,别的女人,他一向全身没一个细胞愿意动。

    白深深瞪了傅御爵一眼,抽出纸巾,温柔地给顾立夏擦眼泪。

    “夏夏,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哭成这样?”顾立夏脑子很乱很乱,感觉有千言万语,可又全部都卡在喉咙里,说不出口,只有眼泪,不断从眼眶里冒出来,怎么都止不住。霸道总裁任性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