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5章 墨梓翊死了
    白深深投降了。

    认识这么多年,从前还真没见过这丫头这样哭过。

    看来女人一旦恋爱,就都变成水做的了。

    “好了好了,你别哭了,依我看,你今晚上就在这间病房里休息吧,就别折腾着跑出去了。”

    顾立夏感激地点了点头。

    白深深瞟了傅御爵一眼,眼底意思明确写着——快点去缴费办手续。

    傅御爵不悦地挑了挑眉,却还是老老实实地走了出去。

    病房内,就剩下白深深和顾立夏两个人。

    “夏夏,到底是怎么回事?”

    “深深,你别问了,我想一个人静一静。”顾立夏声音嗡嗡地说道。

    “行吧,那我先出去给你找一身干净的衣服,你先躺会儿,休息一下,今晚上,你也折腾坏了。”

    白深深将顾立夏扶着放到床上。

    顾立夏感激地看着白深深。

    白深深无奈地揉了揉她的额头,转身走了出去,去找傅御爵。

    傅御爵并没有走多远,站在一个转弯处打电话。

    看到白深深走过来,快速挂断了电话。

    白深深不悦地瞪了他一眼:“挂那么快做什么,你以为我不知道是你家母老虎给你打电话查岗啊。”

    傅御爵面容带笑:“怎么,又吃醋了?”

    “啊呸!我才不稀罕。你这会儿跑回家,爬她床上去,老娘眼皮儿也不会眨一下。”

    “说多少次了,说话斯文一点。”

    傅御爵不满地皱了皱眉。

    冷沉的脸,就算是皱着的,每一根线条,还是为他完美的容颜加分,让他越发充满了男性的味道。

    白深深别扭地转过头,面上腾起一抹红晕,心里头暗咒一句——操蛋,差点又被傅御爵这张脸给迷了心智了。

    稳了稳心神,装作吊儿郎当地耸了耸肩:“老娘就不斯文,你能拿老娘怎么样!”

    “不怎么样,看我在床上怎么收拾你。”

    白深深鼻子里哼气:“傅御爵,你在别人,甚至你老婆面前都维持着一份正经禁欲模样儿,咋在我面前总这么荤素不忌呢?”

    “爱吃的东西面前,我当然不忌。”

    “我真想把你这表情给拍下来,开个直播,肯定赚钱。”

    “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走快点啦,死鬼!我出门没带钱,你借我点儿,给夏夏弄间病房,还有,这个点儿,哪里还有服装店?哎呀,算了,就弄一套病号服给那丫头吧……”

    白深深念念叨叨。

    傅御爵走在她的身边,倍感温馨。

    这些年,他只有在白深深面前才能感受到这种无拘无束的放松感。

    白深深的举止看着帅气,其实就是一个老妈子。

    啰嗦,脏话多,没个正经……坏毛病一大堆,可他就是喜欢她。

    “卧槽!傅御爵,你到底有没有听到我说话!”

    “嗯,听到了。”

    白深深白他一眼:“听到了你倒是吱个声啊。年纪越大,越闷头葫芦一样,无趣至极。”

    “床上有趣就好了。”

    傅御爵说完,等着白深深暴跳。

    结果,却看到那小妮子握着手机,嘴角笑得贼贱,心下顿时预感不好。

    “你做了什么?”

    白深深帅气地勾了勾唇,锊了锊短发,说道:“不过刚好将某人贱贱的嘴脸给录了下来,发到了抖音上罢了!”

    傅御爵不悦地蹙眉:“给我删掉。”

    白深深嘚瑟:“想得美。”

    边说边麻溜地跑了起来,倒退着藐视傅御爵:“有本事来追,刚好让我再给你录一段帅哥跑步的镜头。最近特别火那首《panama》刚好可以给你做背景音乐。”

    傅御爵对白深深,一直都是又爱又恨!

    五年前如此。

    五年后,依旧如此。

    他无奈地看着前面的白深深,照样按照自己的步调,不快不慢地朝医院缴费台走去。

    弄好顾立夏的住院手续,白深深和傅御爵并肩往顾立夏的病房走的时候,她已经不逗弄傅御爵了。

    反而,整个人有些忧伤。

    傅御爵有些不习惯她这个样子。

    “怎么了?”

    “我在想,会不会也有一个男人,像墨梓翊对夏夏一样对我。”

    白深深的脑海,莫名想起了耗子宁骏昊。

    这段时间几乎都和傅御爵混在一起,很久没有耗子的消息了。

    “墨梓翊太蠢了。”

    “你说什么!”白深深炸毛,“墨翊梓现在在我心里,就是个大英雄。我就知道,你绝对不会为了我去死,哼!你个万恶的利己资本主义吸血鬼。”

    “是么!如果是我,我会即救人,也不会让自己受伤。受伤了,他救的那个人多伤心啊。”

    这倒也是。

    白深深心里头认同,面上却不屑。

    “你就吹!”

    傅御爵的手,搭上白深深的肩膀:“我当然是有这个本事,才敢说这个话。而且,女人,我不会让你陷入任何危……”

    “等等,我突然觉得很奇怪。夏夏说她开车出来去捉奸,这墨梓翊大半夜的怎么会出现救夏夏?难道,他之前就知道夏夏会出事?”

    傅御爵认真想了想:“不无这个可能。”

    “不行,我要去和夏夏说……”

    傅御爵拉住白深深:“先别说。”

    “为什么?”

    “你先帮她查清楚。”

    白深深瞳孔猛地一亮:“嗯,我懂了。万一一切不过是我的猜测,那多尴尬,还是查清楚比较好。”

    白深深原本打算在医院陪着顾立夏。

    不过顾立夏谢绝了白深深的好意,让她和傅御爵一起离开。

    她需要一个人好好安静地想一想。

    一夜无眠。

    天亮后,她穿着干净的病号服,去重症病房看望墨梓翊,却发现昨晚上那间病床上还躺着的墨梓翊,此刻不见了踪影。

    顾立夏吓得心尖儿都抖了起来。

    墨梓翊不会……

    她颤抖着拽住一个路过的小护士,嗓音哆嗦地说道:“这、这病房里面的人呢?”

    “这里吗?”小护士皱了皱眉,“一大早就不行了,刚刚被送去停尸间了,应该还在路上。”

    什么!

    停尸间!

    顾立夏吓得瞳孔大睁。

    墨梓翊……死了?

    她掉头就往电梯处跑,眼泪仓促地滑了下来。

    昨晚上医生不是说少爷手术很成功,恢复得不错吗?怎么还会死!

    该死!

    她居然就在医院里面,都不知道发生了这种事。昨晚上,她就应该一直守在重症室病房的外面。霸道总裁任性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