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6章 只身去涉险
    远远地,顾立夏看到两名护工推着一张移动病床,往电梯口走去。

    顾立夏飞奔过去,心口堵塞着,拖住那辆车不动。

    病床上的人盖着白色的布,隔出了阴阳不可碰触的距离。

    她伸出手,停在半空中,不敢去掀开那块白布,去看墨梓翊冰冷苍白的模样。

    没想到,十年前那一次,墨梓翊救自己幸运地没死,这一次,却没躲过去。

    悲从中来,眼泪大颗大颗地掉下来,哭得凄惨。

    “少爷,你怎么能死了呢,墨梓翊,你死了,我可怎么办!”

    护工不悦地看着这个穿着病号服,憔悴不堪的漂亮女人:“喂喂,你这是在做什么呢,你是他的女儿吗?”

    “啊?女儿?”

    顾立夏睁着布满泪珠子的眼睛,不解地瞪着护工。

    “什么女儿?墨梓翊这么年轻,怎么会有女儿?”

    护工看神经病一样瞅着顾立夏:“你不是他女儿,你过来哭丧做什么?”

    顾立夏快速抽了口气:“这、这不是墨梓翊吗?刚刚从重症室推出来。”

    “什么墨梓翊,这是58床的何大爷。年纪太大,早上没抢救过来。姑娘你让让,死者为大,我们先送他下去。”

    “等等,那间病房里之前的患者呢?”顾立夏紧张地拽住护工的衣服。

    “之前的?是不是出车祸,长得蛮帅的那个?”

    “对对对!”

    “好像听说一大早醒了,送去普通病房了!”

    普通病房?

    那就是墨梓翊身体已经没事儿咯!

    顾立夏松了一口气,站在过道里,目送护工推着盖着白布的移动病床进入电梯。

    真是虚惊一场。

    她正准备去找护士打听墨梓翊住进哪间病房的时候,另外一间电梯门,叮的一声打开。

    顾立夏随意一瞟,发现穆风站在电梯后面。

    “少夫人!”

    “穆风!”

    顾立夏诧异地看着穆风。

    穆风蹙眉:“少夫人,难道少爷和你说了盛夏小姐住院的事情了?”

    盛夏住院?

    顾立夏的心里,忽然警觉起来。

    盛夏怎么会住院?而且,照穆风的语气,似乎原本他们并不打算告诉自己这件事。

    她用自己最大的理智,克制自己不要慌张,镇定地问道:“嗯。我刚刚没有找到盛夏,你能不能带我去看一下。”

    “哦,行。”

    穆风走在前面,顾立夏满腹疑惑地跟了上去。

    他们径直朝着重症病房走去。

    路上,穆风说道:“少夫人放心,盛夏小姐看起来好像受伤很严重,其实情况没那么差,盛夏小姐的主治医生说,她恢复的情况还不错,今早上就可以转到普通病房了。”

    “嗯。”

    顾立夏没有多话,手心里头隐隐出汗。

    看来,盛夏住院,是穆风一直在安排。这就说明,盛夏住院,肯定和司家有关。

    到底是什么事?

    顾立夏跟在穆风的后面,心跳渐渐加速。

    一种不可知的疑惑,紧紧攒住她的心尖儿。

    突然!

    她的手机响了起来。

    是微信消息。

    下意识地,顾立夏脑海闪过西门雪儿的微信账号。

    她嫌恶地拧了拧眉,却还是掏出手机看了下。

    果不出所料,真的是西门雪儿。

    她这一次,发过来的,是一段文字——

    想知道你真正的身世吗?

    顾立夏心口猛地跳了几下,脚步停了下来。

    “少夫人,怎么了?”穆风奇怪地转头。

    “噢,没、没什么。”

    到了病房外面,穆风直接推门进去。

    顾立夏心情复杂地缓缓走进去。

    病房内,带着呼吸机的顾盛夏还在沉睡。

    和她一模一样的脸上,苍白毫无血色,身上几乎裹满了白色纱布。

    “盛夏。”

    顾立夏被盛夏的样子吓到了。

    她吃惊地捂住自己的嘴,心口一阵抽疼。

    “她到底怎么了?怎么会受这么重的伤?”

    穆风蹙眉,心口一沉:“少夫人,难道少爷并没有告诉你吗?那刚刚……”

    他终于反应过来,自己闯祸了。

    就在这个时候,顾盛夏手指动了动,微微睁开双眸。

    顾立夏走近:“盛夏,你醒了,你还好吗?”

    她伸出手,想要将盛夏稍稍扶起来。

    顾盛夏虚弱地摘掉呼吸机,气愤地推开她,声线沙哑:“你……怎么……会、会在这里!你们……不是答应过我,不 ……不告诉……她的吗?”

    “盛夏,你在说什么呢?”

    顾立夏瞟了一脸慌张的穆风一眼,再次靠近顾盛夏。

    自从见到盛夏,她对这个孪生妹妹尤为亲切。

    从小她和她在一个子宫长大,血溶于水。

    “滚!你给我滚!我不想让你看到我!”

    顾盛夏忽然暴怒起来。

    她不管不顾地撑起自己伤痕累累的身体,猛地推开顾立夏。

    “咳咳、咳咳……”

    因为力气用得太大,整个人剧烈地咳嗽起来。

    顾立夏被盛夏的反应吓到了。

    看到盛夏猛烈地咳嗽,她忍不住上前:“盛夏,你别这样,你告诉我,到底出什么事儿了!”

    “滚……我让你滚!”

    顾盛夏的反应更加激烈起来,攀着床沿,猛地喘气,时不时地剧烈咳嗽。

    整个人羸弱,又固执。

    穆风看不下去了,上前对顾立夏说道:“对不起,少夫人,盛夏小姐是病人,情绪不能这样大起大幅,要不你还是先出去吧。”

    顾立夏看着盛夏的模样,紧了紧拳头,转身走了出去。

    站在门口,顾立夏气势凌然地质问穆风:“盛夏到底怎么回事?”

    “少夫人……”

    穆风将故事大概讲了一遍。

    顾立夏心里面震撼不已:“穆风,按照你说的意思,盛夏之所以受这么重的伤,是因为司傲霆!”

    “少夫人,你误会了,盛夏小姐受伤,和少爷无……”

    穆风有种越解释越错的无力。

    真的是,他刚刚多什么嘴啊!

    “要不是他让盛夏去接触那什么人,她会被人抓住折磨,受伤这么严重吗?”

    顾立夏心里头,对司傲霆愈加气愤了。

    该死的司傲霆。

    欺骗她不说,就连她唯一的妹妹都不放过,让她只身去涉险。

    气死她了!

    “少夫人……”

    “你别说了,穆风。盛夏不用你照顾了,我自己的妹妹,我自己照顾。”“可是盛夏小姐不想看到你……”霸道总裁任性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