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7章 刚刚正在拥抱呀
    顾立夏一道犀利的眼神射过去:“那也不关你的事!”

    穆风说道:“少夫人,盛夏小姐刚刚那个样子你也看到了,要不,还是我来照顾吧,你放心,我绝对会将盛夏小姐照顾好。”

    顾立夏还想犟,脑海突然闪过墨梓翊的身影,咬了咬牙,点头答应。

    她一个人确实没办法妥善照顾好两个重伤病人。

    “行。我还有别的人要照顾,盛夏还是交给你吧,但是——”

    顾立夏顿了顿,目光犀利地瞪着穆风:

    “要是盛夏有个什么事,我决不轻饶。”

    “是!”

    穆风轻轻舒了口气。

    不过——

    “少夫人,你还要照顾谁?”

    他昨晚上和司傲霆出去追踪盛夏小姐提供的线索,后来时间太晚,司傲霆先回去了,留下他一个人在公安局,继续查找监控视频。

    早上,他又直接从公安局来了医院,并不知道昨晚上司傲霆和顾立夏发生的事情。

    “不关你事!”

    顾立夏凉凉地说道,再次看了一眼病房门,转身走了。

    她找护士弄清楚了墨梓翊的病房,径直去找墨梓翊。

    站在墨梓翊的病房门口,她深吸了口气,推开门。

    让她诧异的是,墨梓翊居然已经醒了。

    他在小护士的帮助下,半坐在病床上,正在让护士换输液点滴。

    头上的纱布是新的,应该是刚刚小护士已经给他更换过。

    “少爷!”

    看到墨梓翊似乎精神不错,顾立夏由衷的松了口气。

    真的没事儿!太棒了。

    墨梓翊却疑惑地问道:“你是谁?”

    “啊?”

    顾立夏惊得下巴都快要掉到了地上。

    失忆?

    “少爷,你不认识我了?”

    墨梓翊茫然地点了点头:“你到底是谁?”

    “少爷,你没开玩笑吧?”顾立夏指着自己的鼻子,焦急地说道,“是我啊,你不认识我了?我是顾立夏,是你的傻丫头啊!”

    “不认识。护士,请帮我把她赶出去。”

    “少爷,你怎么会不记得我了?我小时候和你一起长大,你以前还教我弹钢琴的啊,咱们每天一起上学放学,一起玩儿!”

    “是么?”墨梓翊轻飘飘地说道。

    “是啊是啊,少爷,我是顾立夏啊,你好好看看我。你怎么能忘记我呢?”

    “可我醒来后,就是觉得脑子里一片空白,不认识你了啊。”墨梓翊歪着头,“你走近一点,让我看清楚一点,看我还记不记得你。”

    “好好好。”

    顾立夏急忙走过去一些,傻兮兮地站在床边。

    “再靠近一点。”

    顾立夏弯腰,再凑近了一些:“你好好看看。”

    “再近一些。”

    听话的再靠近了几厘米。

    墨梓翊帅气的容颜,近在眼前。

    就算他因为失血过多,再加上重伤,整个人苍白,毫无血色,却依然不减他的俊秀。

    “再近一点。”

    他说话的气息,灼热地喷在顾立夏的脸上。

    顾立夏有些羞赧:“啊?还要……”

    近字还未出口,整个人顿时怔住!

    墨梓翊出其不意地在她额头亲了一下。

    她整个人敏感地颤了一下,触电的感觉,从额头传遍全身。

    两个人离得那样的近。

    墨梓翊清澈的眸底,倒影出自己傻愣愣的模样。

    “你……”

    墨梓翊露出一丝得逞的笑容:“嗯,现在记起你了,傻丫头。”

    顾立夏豁然起身,整张脸砣红。

    “你居然敢耍我!”

    “对啊,耍的就是你。我才知道,原来你也会这么在乎我。”

    “墨梓翊!”

    顾立夏咬牙切齿。

    “欸!”墨梓翊回答得很欢欣。

    “这种事情能开玩笑吗?你知不知道,刚刚我多难过。”

    “对不起嘛!”墨梓翊笑眯眯地讨好。

    “不接受!”顾立夏不看他。

    “傻丫头,你看我为了救你,都伤成这样了,你就不能让我逗一逗?”

    墨梓翊说得尤为可怜。

    顾立夏心里头一动,转而,眉心紧锁:“我很好奇,昨晚上那辆车撞我的时候,你为什么会突然冲出来。少爷,难道你一直都在跟踪我?”

    “你居然还叫我少爷,我不认识你了。”

    墨梓翊孩子气地躺在床上,用被子将自己盖起来。

    却不想,这个动作牵扯到了身上的伤口,疼得他直抽气。

    顾立夏急忙凑过去:“哪儿疼?”

    墨梓翊却突然伸出手,用力一拽,将顾立夏拽进自己的怀里。

    顾立夏用力挣扎,想起身。

    墨梓翊却突然说道:“我好高兴,这一次醒来,你还在,你没有消失。”

    顾立夏的动作,倏地停了下来。

    一股无言可喻的感伤,侵袭心头,鼻子一酸,眼泪就要掉了下来:“我也很高兴,你这一次,没有‘死’。”

    “傻丫头。”

    墨梓翊抱得更用力了一些,恨不得,将顾立夏用力揉进自己的胸膛。

    明明伤口很痛很痛,可他却无视那胸口的痛,只想拥着怀里的佳人。

    之前他醒来的时候,顾立夏不在身边。

    当时,他真的很担心,他们会对他说,他营救失败,她死了。

    他焦急地要下床去找她,却被医生给按了回来。

    还好,医生告诉他,昨晚上,有一个二十几岁的长发妙龄女子,一直守着他。

    他仔仔细细地确定了夏夏还在医院,而且没有受一点伤之后,心终于踏实了下来,在病房一直等着她的出现。

    顾立夏吸了吸鼻子,感觉自己矫情,默默将滑落眼角的眼泪擦干。

    想起自己之前问的那个问题,正准备从墨梓翊的怀里起身,再次问出声。

    突然,病房门被人猛地踢开。

    发出一声巨响。

    顾立夏还来不及反应,身体突然一阵悬空,接着失重感袭来。

    最终,落入一个熟悉的怀抱。

    男性霸道又愤怒的嗓音响起:“你们刚刚在做什么!”

    顾立夏惊诧地看着来人:“司傲霆!”

    同时,另外一身冷沉中带着几分张扬的嗓音说道:“亲热呀!”

    司傲霆脸上神色冷沉地可怕,将顾立夏从怀里放下来,倾身就要去揍病床上的墨梓翊。

    “混蛋!有种你再说一遍!”

    顾立夏被司傲霆身上的戾气吓坏了。

    极少看到这样暴风雨马上来临一般的司傲霆。墨梓翊却不怕死地,挑衅一般看着气压极低的司傲霆,轻飘飘地说道:“你刚刚都看见了啊,亲——热——”霸道总裁任性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