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9章 水有问题
    司傲霆说的,确实是实话。

    西门老爷太难对付,不然,他也不会这么多年,还没办法彻底脱离西门家族的阴影。

    对西门雪儿用暴力,根本就不可能。

    顾立夏双眸亮晶晶地问:“昨晚上,你去了哪里?”

    “昨晚上……”

    司傲霆没接到穆风的电话,所以,他并不知道顾立夏已经知晓顾盛夏的事情。

    稍稍犹豫片刻之后,司傲霆说道:“……昨晚上我急着出门,是去见叶子韬。”

    “司傲霆,你知道吗?我几乎就要信了。可是,我告诉你,我不会再信你任何话。昨晚上,你明明是出来见盛夏!”

    司傲霆震惊:“你怎么会知道?所以,你知道我昨晚上不是去见西门雪儿的,对不对!”

    顾立夏忍着心疼,嘲讽地苦笑:“这个是重点吗?重点是——司傲霆,你刚刚正在骗我。”

    司傲霆急了:“我没有,我只是答应了盛夏,不会将她受伤的事情告诉你。”

    “所以,你就对我撒谎?”顾立夏失望地望着司傲霆的眼睛,“我觉得可怕,司傲霆,我不知道的地方,你不知道对我撒过多少个谎。”

    “我没有。”

    “呸!我刚刚才戳破你一个谎言,你还说你没有。鬼知道你到底还骗过我多少次!”

    顾立夏的心里面,涌出无数的酸涩和气愤。

    信任如同一把刀,直直地戳进她的胸膛。

    她觉得恐惧,不知道自己曾经不知不觉中,被司傲霆欺骗过多少次。

    司傲霆慌了:“我真的没有,夏夏,我发誓。”

    顾立夏简直要笑,冷哼道:“发誓顶个屁用!你不觉得打脸吗?”

    “那你呢?你就没有欺骗过我?”

    顾立夏看着司傲霆的眼睛,认真地说道:“我没有。”

    “你撒谎!”

    顾立夏无奈地摇了摇头:“司傲霆,我不想和你吵架,争论这种无聊的话题,毫无意义。盛夏的事情,我会查清楚,她到底怎么会受伤,是不是和你有关。现在,我要去照顾少爷了。”

    “站住,我说了不许去!”

    “不关你事!让开!”

    “夏夏……”司傲霆嗓音揉了几分。

    磁沉中带着几分落寞的嗓音,让顾立夏的心口猛地一窒。

    她听司傲霆唤过自己那么多种“夏夏”的方式,却还从未,听过司傲霆这样的声线。

    那么地,揪着她的心。

    她忍着即将喷涌而出的眼泪,嗓音柔了几分:“司傲霆,你回去吧,我暂时不想看到你。”

    司傲霆面色沉了几分,越气愤,越心痛,越难过,反而,脸上越来越没有一丝神色。

    他顺手拿起车子内放置的一瓶水,拧开瓶盖喝了几口,这才清淡地说道:“你真的不想看到我?”

    “不想。”

    话是这样说,顾立夏心口却梗着一口气,喘不上来,压抑得难受。

    她紧了紧拳,想从他的脸上,试图看出半丝情绪。

    如果司傲霆是真的爱自己,肯定会难过。

    可她失望了,深深的挫败,掠上心头。

    司傲霆面无表情,凉凉地道:“我知道了。”

    顾立夏转身去拧副驾驶室的车门:“再见。”

    一用力,却发现根本就拧不开。

    “司傲霆……”

    回头,发现司傲霆一向幽深的黑白眼眸,眸底变得猩红,衬得黑色的眼珠,透着妖冶的气息。

    额头上,正肉眼看得出的速度,凝结汗珠。

    啪!

    重重砸下来。

    “司傲霆,你怎么了?”

    司傲霆的这副样子,让顾立夏的心里,腾起一丝恐惧。

    司傲霆用力摇了摇头,整个人惊诧地回头,看了眼之前喝过几口的水,努力压制住内心迅速腾起的渴望,嗓音沙哑地说道:“别走。”

    一股无法控制的**,侵袭了他的身心。

    那瓶水,有问题!

    他看着面前的小妻子,身体不受控制地压了过去,脑海里,全都是她要走了,还有她美味的滋味儿。

    两种感觉,交替煎熬着他的心。

    再加上昨晚上看到的顾立夏和墨梓翊发的短信息记录,让司傲霆渐渐被醋意蒙了心智。

    他要!

    他要她,完完整整,彻彻底底,都属于他!

    “司傲霆,你到底怎么了?你走开,放开我!”顾立夏怕起来,拼命地挣扎。

    “我不会放你走。夏夏,你是我的!”

    霸道的药性,只配了司傲霆。

    他只想要掠夺。

    想要享受那极致的快感。

    “司傲霆,你走开,你别碰我!”

    顾立夏奋力想要挣脱掉司傲霆的手。

    可无论她怎么挣扎,都挣脱不掉。

    她仿佛,又回到了那天下午,无数枯槁的手,袭向她。

    “救命,司傲霆,你放开我,司傲霆,求求你了,求求你了……”

    屈辱的眼泪,喷涌而出。

    “司傲霆,求你了,我不要,放开我,好恐怖,好多手,司傲霆……”

    面对顾立夏哽咽的求饶,司傲霆想起那些短信息,被药物支配了的他,想法变得偏执起来。

    他红着眼睛,嘲讽地说道:“别演了。顾立夏,你在我面前,装什么装!”

    “司傲霆……”

    顾立夏满目泪水,惊诧地看着司傲霆,仿佛,从来没有认识过他。

    “你……说什么?”

    心口疼得窒息。

    这,才是司傲霆真正的样子吗?

    司傲霆撕碎顾立夏身上的病号服,说道:“这辈子,你都别想别的男人!你只能是我一个人的!”

    顾立夏越哭,越求饶,他越亢奋!

    不去管停车场来来往往的车子。

    昏暗的一角,抵死缠绵。

    不知道到底过了多久,司傲霆终于从亢奋中清醒过来。

    他松开几乎奄奄一息的顾立夏,顿时反应过来,自己做了多么混蛋的事情。

    “对不起,夏夏……”

    顾立夏哭得眼睛都肿了,死死咬住的嘴唇上,有还未干涸的血迹。

    头发凌乱,衣不蔽体。

    眼神,是死一般的空洞。

    “夏夏……”

    顾立夏湿润的眼睫毛微微颤了颤。

    司傲霆如同做错事了的孩子,磁沉的嗓音里,满是慌乱:“夏夏,对不起,我刚刚……我……”

    “别说了。”

    顾立夏的嗓音,沙哑不堪。

    她坐起来,撑着酸疼的身子,伸手拿过司傲霆的衬衣,费力地套上。自始至终,没有正眼瞟过司傲霆一眼。霸道总裁任性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