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3章 她就是在撒谎
    司傲霆却敏感多疑地紧蹙起眉头:“夏夏,你很不对劲。”

    “哈?”顾立夏故作轻松地耸了耸肩,“我哪里不对劲?”

    “不知道,直觉。”

    “咦?男人也有第六感吗?我以为那是女人才专配的。还是说——司傲霆,其实你前世是女人,所以有这女人的第六感?哈哈哈,太逗了。”

    然而,顾立夏越是这样吊儿郎当地开玩笑,司傲霆心里的疑虑却越深。

    那一句“下辈子”,总让他无端端感觉心里很不舒服。

    “……司傲霆,喂!司傲霆,你想什么呢!”

    司傲霆回过神,冷沉的脸上,勾起一抹温暖的笑意。

    “没想什么。走吧,我们一起去找儿子。”

    他向她伸出手。

    顾立夏看着司傲霆的那只好看的右手,迟疑了几秒,最终再次耸了耸肩,苦笑道:“你忘记了,我那心理应激障碍还没好呢,牵手,还是算了吧。”

    司傲霆悻悻然地收回手:“对不起。”

    “哎呀,不要和我说对不起啦,其实这件事也不能怪你,是我自己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没办法从那件事里面走出来。”

    顾立夏缓慢踱步,越过司傲霆,朝会客厅的方向走去。

    司傲霆跟在她的身后:“是我没有保护好你,让你一而再再而三受到伤害。”

    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走着。

    突然,司傲霆问道:“夏夏,刚刚西门雪儿到底和你说了你母亲的什么事情?”

    顾立夏身形微微一晃,面上表情一片惨白。

    好在,她走在前面,司傲霆看不到她此刻的脸色。

    “没说什么。”

    “她特意支开我,不可能没说什么。”

    顾立夏突然止步,回头看向司傲霆:“你是觉得我在撒谎咯?”

    她心底感性的那面多希望司傲霆看出来,她就是在撒谎。

    可理性的那一面,竭力克制自己任性。

    她不能拿自己母亲的生命来开玩笑。

    反正,她也没办法对抗整个司家。

    “没有。我只是担心你。”

    “司傲霆,爷爷叫你进去,和你说了什么?”顾立夏突兀地转了话锋。

    司傲霆的脸色闪躲了一秒:“爷爷和我说的公司里的事。”

    “这样啊。”

    顾立夏的心里,越发失望。

    司傲霆对自己,也是这样不诚实。

    他们两个之间,怎么会变成这样?

    其实当时司傲霆进去司老爷子房间之后,她曾站在门口偷听过一点点他们的对话。

    她清楚地听到,司老爷子在同他说西门家逼亲的事情。

    后来走廊里有仆人走动,顾立夏不好再继续偷听,就去了老爷子房间不远处的小院子。

    “夏夏,其实……”

    司傲霆踌躇了一会儿,想和顾立夏解释什么。

    顾立夏的手机响了起来,打断了他的话语。

    “等会儿,我接个电话。”顾立夏歉意地笑了笑,“喂,少爷,怎么了?什么,现在?哦……”

    司傲霆隐隐约约听到电话那头传来墨梓翊傲娇的声音:“哦什么哦,你给我快点回来,我要死了,死了你知不知道!”

    顾立夏无语道:“知道啦,你等着。”

    挂了电话,她看向司傲霆:“我得走了,少爷在医院发脾气呢。”

    “他就这么重要?”

    司傲霆莫名羡慕起墨梓翊傲娇发脾气来。

    他的性格做不来那一套。

    “我和你说过,少爷是因为我才受伤。尤其,是他的手,不说弹钢琴,以后连拿筷子吃饭都是问题。只有亲自照顾他到康复,才能够减少我心里的愧疚感。”

    顾立夏让司傲霆照顾小北,急匆匆地走了。

    到了医院,还没进病房,就听到墨梓翊大吵大闹的声音。

    顾立夏推开门一点点,看到地上一片狼藉,全是各类精致的食物。

    慕容谣一脸气愤地站在病房中间。

    “翊,你就算不吃,也不能这样浪费我的一番心意啊。”

    “哼,浪费你什么心意?这些饭菜也不是你自己做的,你不过是将你家厨子做的东西提过来而已。呸,还心意呢。”“我说了很多次,这些菜真的都是我亲自做的,你怎么就是不信?为了你,我学做菜已经学了好几个月了,你看我的手,这里,这里,啊对,还有这里,都是切菜的时候不小心弄伤的,还有热油爆出来烫到

    的小水泡。”

    “你做的,我更加不会吃。”

    墨梓翊一个眼角都不扫慕容谣,不赖烦地看着时间,心里想着顾立夏怎么还没来。

    倒是顾立夏将慕容谣的伤口都看了个一清二楚。

    这样的千金小姐,能够为了爱人洗手做羹汤,说明她是真的很爱很爱墨梓翊。

    慕容谣被墨梓翊的态度都快气哭了:“墨梓翊,你混蛋!”

    “我就是混蛋,又怎么样,你出手伤害我的女人,我还没有找你算账呢,你以为我母亲包庇你,我就真的不能对你怎样?给我滚出去,看见你我就烦。”

    慕容谣转身,看到顾立夏,上前就想给顾立夏甩一个大巴掌。

    “贱女人,都怪你!”

    慕容谣虽然知道墨梓翊的心里一直都住着一个女人,但她打听过,那个女人早就死了。

    所以,这些年一直都是她一个人陪在他的身边,想着日久生情,总有一天,墨梓翊会爱上她。

    却不想,这个女人会突然出现,还是个有夫之妇,却依然能迷得墨梓翊神魂颠倒。

    前段时间,墨梓翊被这个女人拒绝,整天魂不守舍,对她更加爱理不理。

    她快嫉妒得发狂了,安排人弄死这小贱人。

    结果,墨梓翊居然会为了救她,不惜自己以身犯险,受这么重的伤。

    顾立夏迅速伸出手,扼住慕容谣的手腕:“你最好别惹我。”

    “惹你又怎么样!哼!不过是一个低贱的野种罢了。我可听雪儿说了,你无父无母,还被墨家收养过,现在死乞白赖地缠着雪儿的未婚夫司傲霆,狐狸精。”

    这雪儿应该就是西门雪儿了吧。

    没想到,她们居然认识,似乎,还是闺蜜好友之类。顾立夏对慕容谣越发讨厌起来:“我会查出你害我的证据,将你绳之以法。”霸道总裁任性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