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6章 我就是个小三
    墨梓翊的眼里闪过一抹受伤。

    他苦笑道:“我刚刚伤害了一个女人,你转眼就反过来伤害我。”

    顾立夏窘迫,绞尽脑汁地想着怎么说服墨梓翊:“那个……其实慕容谣挺好的。家境好,人也漂亮,重点,还这么喜欢你。”

    “可她不是你。好啦,不说了,我想休息一会儿。”

    说完,墨梓翊拽过被子,蒙头盖住了自己,摆明了不想再搭理顾立夏。

    顾立夏心里堵堵的。

    她在病房里站了会儿,落寞地转身。

    明明她并没有做错什么,却好像什么都是错。

    这种感觉,真的好累。

    眼角扫到垃圾桶旁边有个亮亮的东西,好奇地走过去,看清是部手机。

    将手机捡起来的同时,心里已经有了底,知晓这是慕容谣的手机。

    回头想和墨梓翊说,可看着他蒙着被子的模样,耸了耸肩,把玩着手机出了门,想着慕容谣应该还没有走远,找着她,将手机还回去。

    不过,她围着医院上上下下找了一圈,也没看到慕容瑶。

    顾立夏折腾了一天,整个人累得不想动,靠在医院外面小花园的长椅上,想休息一下。

    把玩着手里的手机,发现慕容谣心可真大,居然手机没有任何屏幕锁。

    顾立夏绝对绝对不是故意想要看她手机里的**,而是刚好有人给慕容瑶发微信语音消息。

    亮着的屏幕上面,司傲霆俊秀立挺帅气的侧脸,是那样的熟悉,让她心尖尖儿猛地一颤。

    司傲霆怎么会给慕容瑶发消息?

    而且,还是她完全陌生的号。

    司傲霆并不是那种自恋到会用自己照片做头像的人。

    用做头像的侧脸很明显是人抓拍的。细看,似乎比现在的司傲霆还要稚嫩几分。

    她感觉整个人都在热血沸腾,心跳加速。

    手指颤抖地点开屏幕上的头像,点开语音,偷听里面的秘密。

    并不是印象中磁沉的嗓音,而是一个女人知性的声音。

    她说——“小谣子,我决定了,我还是回来。司傲霆和任何人结婚都可以,唯独西门雪儿不行,我来阻止。”

    顾立夏被这段话震惊得脑袋快要炸掉。

    什么意思?

    一个女人,在说……司傲霆和任何人结婚都行,唯独……西门雪儿不行。

    这个女人是谁?

    她凭什么说这样的话?

    “嗡嗡嗡……”

    突然,顾立夏口袋里的手机震动起来。

    顾立夏吓得差点将慕容谣的手机给丢出去。

    她右手忙不迭地掏手机接听电话,左手不小心一划,滑到慕容瑶手机通话记录页面,再次愣住。

    最近的一条通话记录,是司傲霆。

    她不过瞄了一眼,就知道了。她对他的号码,牢记于心。

    “……喂,夏丫头,喂!说话啊……你干嘛呢……”

    白深深炸呼呼的声音从话筒里传出来。

    顾立夏好不容易回过神:“啊?啊!”

    “啊什么啊,我说你在哪儿呢?”白深深没好气。

    “我啊,我在医院呢。”

    顾立夏微微眯着眼睛,看着司傲霆的电话号码,大概清楚了慕容瑶之前闹的那一场,是怎么回事。

    慕容瑶肯定是偷听了她和墨梓翊的无厘头对话,误会了,然后给司傲霆打电话,还怂恿一群人,举着手机进来抓奸拍照。

    就是不知道司傲霆信了慕容瑶的话没有。

    白深深在电话里面又不高兴了:“卧槽,顾立夏,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

    “啊?我听我听着呢。”

    “听个屁!你再敷衍我,我和你没完。”

    “对不起,深深,你再说一遍。”

    “算了算了,电话里面说不清楚,你快点来老地方,咱们见面聊。”

    半个小时后。

    顾立夏打了车到达她和白深深常来的这家酒吧。

    白深深还是像往常一样,坐在吧台前面,神情落寞得像个文艺女青年。

    顾立夏上前和她打招呼:“深深,你怎么这样垂头丧气的呀?”

    “哎,别提了!我发现这年头,不光男人靠不住,姐妹更靠不住。”

    边说,边端起酒杯,狠狠灌了一口。

    顾立夏陪着不是:“对不起啦深深,我刚刚……”

    白深深伸出白皙光嫩的手,捂住顾立夏的嘴唇:“什么都别解释,老娘现在心情不好,你什么解释在我眼里,都是谬论。”

    说着,又灌了一口。

    “哎呀,到底怎么回事儿嘛?”顾立夏都有些急了。

    她还从未见过白深深这副模样。

    白深深看着顾立夏的神情,叹了口气:“你这丫头,急起来的样子,还挺可爱。”

    顾立夏眼巴巴地看着白深深,看了几秒,自己夺过酒杯,将她杯子里的酒,一口喝了个底朝天。

    将酒杯往桌子上一放,面不改色地冲酒保吼道:“再来一打干啤。”

    白深深瞪大了眼睛:“喂,你咋了。”

    “心情不好呗。”顾立夏坐在凳子上,怼过去,“难不成就允许你在这儿闹情绪?心里有事儿还不打算和我说呢,哼!”

    “臭丫头,终于有点以前的性子了呀,最近看你这模样,我都累得慌,总觉着你自从嫁了司傲霆,整个人都变了。”

    “我变什么样了?”

    “说不出来,反正就是那股子灵劲儿没有了。”白深深揉了揉顾立夏的头顶,“你看你现在这个样子,嫁给有钱人就应该要从头到脚好好挥霍啊,怎么还是一副清汤寡水的模样。”

    “深深,难不成你把我叫出来,就是为了贫我?”“哎!”白深深扫了一眼面前整齐的啤酒瓶,伸手径自取过一瓶,一口气喝完,这才说道,“我他妈心里憋屈。我以为自己是傅御爵小三,但好歹他心里面是爱我的,所以我躲了耗子的求婚,心甘情愿地做傅

    御爵的三儿,结果刚刚我才发现,自己屁都不是,傅御爵的小四小五多着呢。”

    顾立夏拿过一瓶酒,一口气喝完后,眼睛发酸地说道:“嗯,我也一样。我好不容易才相信司傲霆是真的爱我,结果我发现,自己其实就是个小三罢了”

    白深深正掂着啤酒瓶闷着喝呢,听到顾立夏的话,差点儿将自己给呛到。“咳咳,你说什么?小三?”霸道总裁任性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