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8章 宿醉的代价
    他激动而又忐忑地排练了无数次,细细谋划,要怎样告诉顾立夏,才不会冲突,不会吓到她。

    谁也不会知道,那几天,对他来说,是多么的煎熬。

    比他高考,第一次经历手术,还要让他心脏狂跳。

    踌躇了几日,终于下定了决心,决定直接告诉她这个可能会震惊她的消息。

    然而……

    他找不到她了。

    找了整整一个晚上,都没有找到她。

    第二天,他听说,她因为长期卖淫,被扫黄警察抓去坐牢。

    她被退学了。

    被取消了高考资格。

    所有人都在谈论她,嘲讽她,用一切恶毒可怕的字眼,去咒骂她。

    仿佛,她是病菌,脏了她们的世界。

    只有他知道,这是一场阴谋。

    是一场针对她的阴谋。

    顾少辰走了,他恳请顾成飞救顾立夏。

    但这个伯父却严厉地警告他别乱说话,否则会让他父母送他去精神病院。

    他无处诉说,撼动不了背后的罪魁祸首。

    所以,他不敢去牢里见她。

    他一直后悔,是不是自己早一点告诉顾立夏那个消息,她会逃过这一劫?

    一晃,这么多年。

    她长大了。

    他也长大了。

    她过得很好,嫁了一个用心深爱她的男人。

    他也不错,成了一名外科医生。

    多年前的暗恋,只是一场悄无声息的暗恋。

    除了他自己,再无第二个观众。

    这样,也挺好的。

    他只是一个普通人,在学生时代,暗恋了一个女孩而已。

    并不是多么惊天动地的事情。

    却也是刻骨铭心的回忆。

    这种回忆,给了他甜蜜与酸涩,伴随了他成长。

    并不是每一场爱恋一定要对方知晓。

    所以,他这辈子,都不会告诉她,曾经,有一个人,那么地深爱过她。

    她只要幸福,就好!

    咚咚咚!

    王杰年释怀地笑了笑,敲响了病房门。

    他温润中带点说不出来的酸涩嗓音说道:“打扰一下,我来换药。”

    “啊?换药?好!”

    顾立夏吓得如同兔子一般,想要从司傲霆的怀里跳出来。

    司傲霆牢牢禁锢着顾立夏,不许她得逞。

    他换了个姿势,充满占有欲地抱着她,斜斜地看向站在门口的王杰年。

    “医生也要有点眼力见,现在这个氛围,并不合适换药。”

    王杰年不卑不亢地说道:“氛围不合适,但你手上的伤却不会管你时机到底合不合适。司先生,伤口对我说,它该换药了。”

    “早一分钟,晚一分钟都无所谓,这点伤,又不是多严重,又不会致命。而且,换药这种事情一般都是小护士做,你一个医生未免有些大材小用。”

    话里意思,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王杰年为所谓地耸了耸肩:“你是我老同学的丈夫,我当然用点心。”

    顾立夏看不下去了,白了司傲霆一眼:“喂,司傲霆,你今天这是怎么了,和一个急诊科医生过不去。人家好心好意来给你换药,你这是什么态度。”

    “嗯,老婆教训得对,王医生,对不起!我为刚刚的态度道歉。不过……”

    司傲霆幽深的黑眸有意无意地瞟着王杰年,“换药之前,我得先去一趟洗手间,还请稍等片刻。”

    说完,司傲霆对顾立夏说道:“扶我去洗手间。”

    “你自己去吧。”

    顾立夏想单独和王杰年道个谢。

    “不行,我没力气,要老婆扶我去洗手间才行。”

    话里,浓浓的撒娇味儿。

    司傲霆发现,每次对只要自己示弱,顾立夏绝对妥协。

    果然,效果立马奏效。

    顾立夏汗颜,只能对王杰年点了点头,扶着司傲霆往病房内的简陋洗手间走去。

    边走,她边忍不住吐槽道:“你现在怎么这么爱撒娇?这是和小北学的,还是和谁学的?

    司傲霆狡黠地一笑:“和未来女儿学的。”

    顾立夏的心,突兀地被梗了一下。

    说不上来的酸楚和欣喜一起喷涌而来。

    到了洗手间,顾立夏站在门外等着。

    司傲霆自己进去,出来的时候看着顾立夏,看到她冲自己莞尔一笑。

    他喜欢这种氛围。

    就好像老夫老妻,谁也不会嫌弃谁。

    王杰年细致地给司傲霆换好了药,叮嘱了几句伤口要注意的地方。

    “……要注意的就是这些地方,没问题的话,可以直接办理出院手续了。”

    “嗯,王杰年,谢谢你啊!”

    “谢什么。以后有什么小病小痛,直接找我就好。”王杰年说道。

    顾立夏笑眯眯地应道:“好的,一定。”

    “多谢,不过,我有专门的家庭医生,就不劳烦王医生上心了。”司傲霆冷不丁地插了一句。

    气氛,瞬间僵下来。

    王杰年微笑着点点头:“嗯,是我唐突了。没什么事儿了,我就出去了。忙了一晚上,到下班时间了。”

    “辛苦了,有时间再联系。”

    王杰年瞟了一眼司傲霆冷沉的脸,对顾立夏说道:“医生这一行很忙碌,未必有时间。小顾子,珍重,我走了。”

    他不说再见,他说珍重。

    王杰年走了后,顾立夏悄无声息地叹了口气。

    她给穆风打了个电话,开始收拾病房,帮司傲霆换病号服。

    她的手指头一边帮司傲霆解开病号服的扣子,一边说道:“穆风十分钟后会来接我们回家。”

    “嗯。”

    司傲霆轻轻应了一声,眼神温柔地看着顾立夏帮他换衣服。

    “你不排斥我的感觉,真好。”

    顾立夏扬起头,冲司傲霆甜甜一笑:“我也觉得,真好。司傲霆,我想和你好好过日子,咱们再也不吵架了。”

    “好。”

    清晨,深秋的阳光明媚。

    换下病号服,顾立夏和司傲霆一起并排站在医院门口,等穆风开车过来接他们。

    然而。

    穆风没有等到,却等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

    白深深醒来的时候,发觉自己躺在一个乌漆嘛黑的屋子里,一丝光亮都没有。

    她敏感地感觉到自己全身一丝不缕,身上说不出来的酸疼。

    宿醉的代价,是头疼欲裂。

    她缓缓想起自己昨晚上和顾立夏一起在酒吧喝酒,然后被一群人缠上,然后……

    麻蛋!

    就没有然后了。她居然完全想不起之后发生了什么。霸道总裁任性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