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0章 小四,还是小五
    白深深一激动,身上的被子滑下来,露出姣好的身材。

    宁骏昊全身僵硬,一股气血直往头顶冲。

    他迅速背过身,看着窗外明亮的阳光,将心里喷涌而出的悸动,狠狠压回去,低吼道:“衣服挂在门后面,快点自己过去拿了穿上!”

    嗓音听起来,越发沙哑了几分。

    白深深眉头紧锁,四处环顾了一下,发现了自己的衣服,全身上下,包括贴身衣服都服服帖帖地挂在门后面的架子上。

    “卧槽!耗子,你真变态,居然把我衣服全都脱了晾起来欣赏!”

    白深深羞愤地披着被子,冲过去迅速将衣服取下来,搂着衣服一溜烟地钻进这房间的洗手间。

    进门的第一感觉是,呛!

    真呛。

    她将被子丢出去,门反锁,一颗心落下来了些,掀起眼皮子,打量洗手间。

    洗手间内不算很大,但非常干净。

    镜子前除了一个白色杯子里装着牙膏牙刷,一旁放着一把手动剃须刀,其余啥都没有。

    不过……马桶旁边的垃圾桶内,装满了数不清的烟头。

    白深深瘪了瘪嘴,大声调侃道:“耗子,没想到你现在烟瘾这么大啊,回去我告诉你妈去!”

    青梅竹马的关系,最晓得对方的软肋在哪里。

    站在窗户边上的宁骏昊正从烟盒里倒出一根烟。

    听到白深深的话,拿着打火机的手抖了抖,最终,将烟点上,狠狠吸了一口,眼里说不出来的愤懑和落寞。

    白深深看不到宁骏昊的神情,她手上拿着衣服,准备穿上。

    忽然,她诧异地挑了挑眉,闻了闻手里的衣服,居然是香的。

    宁骏昊给自己把衣服全都洗了?

    她疑惑地上下扫描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发现身上并没有任何欢爱的痕迹。

    肚子上和大腿上的那几个吻痕,还是前几天傅御爵那家伙留下的。

    难道……

    昨晚上耗子真的没有碰自己?

    尴尬地换好衣服出来,正好看到坐在飘窗上抽烟的宁骏昊。

    背光之下,充满肌肉感的身材显得格外有feel。

    白深深莫名觉得老脸一红。

    她咳嗽了两声,清了清嗓子,不好意思地说道:“对不起,刚刚误会你了!其实嘛……就算被你碰了也没事儿,你放心,我不会要你负责。”

    宁骏昊夹烟的手顿了顿,他嘟囔了一句:“我倒是巴不得你要我负责。”

    “什么?”嗓音太哑,白深深没有听清楚。

    宁骏昊用力吸了口烟,将烟头用力在玻璃上按熄,留在飘窗上,朝白深深走过来:“没什么。”

    “对了,昨晚上后来发生什么了?我怎么会在你这里?还有,我衣服怎么回事?”

    “昨晚刚好我出警,撞见你在酒吧喝醉了酒,差点被人轻薄,就把你给救了。”

    “多谢了啊,那衣服呢?”

    宁骏昊白了白深深一眼:“你喝多了什么德行,自己不知道?”

    白深深想起自己的酒品,尴尬地搔了搔自己的短发:“那个嘛……嘿嘿。”

    “衣服全都吐脏了,我就给你全都洗了。”

    宁骏昊不轻不重地说道。

    醉了酒的白深深不仅容易发疯,而且还特别性感魅惑。

    只有他自己知道,昨晚上一晚上,他是如何辛苦克制自己没碰一丝不缕的白深深。

    那种感觉,真的是受够了!

    白深深耸了耸肩,轻轻吐了吐舌头,反手扒拉了一下短发,说道:

    “谢啦!那个……我看你黑眼圈这么严重,嗓子还这么嘶哑,应该是感冒了,既然没啥事,那我就先回去了,你好好休息休息。”

    宁骏昊皱了皱眉:

    “昨晚上你妈给你打了电话,我接了,我答应她今天送你回去吃饭。走吧!”

    “回……回、回家?喂,有没有搞错,谁让你接我的电话,谁让你答应我妈我会回家!”

    白深深简直要抓狂。

    她因为好马吃了回头草,而且还是傅御爵这个已婚男士的回头草,躲她父母好几个月了,哪里敢回去。

    尤其,是她还逃了面前这宁骏昊的求婚。

    这可是她父母从小就相中的女婿!

    回家第一,腿会被打断,第二,腿还是会被打断。

    可怜她就这两条腿啊!

    她未来可是青春无限,不想回家断送两双美腿。

    “耗子,咱两再也不见!我告诉你,我绝对不会回家,绝对绝对不回!走了!”白深深缩着身子就准备往门口冲。

    宁骏昊沙哑的嗓音说道:“对了,昨晚上我还给傅御爵打了电话,告诉他你和我在一起。”

    “你……”

    白深深更要抓狂了。

    真的是要气死她!

    不光接电话,这人还打电话了!

    宁骏昊不轻不重地继续说道:“电话是一个女人接的,她说傅御爵正在洗澡。”

    瞬间,白深深木头人了一样,杵在房间中间,一动不动。

    女人……

    小四,还是小五?或者小六?

    傅御爵那么多女人,她有没有危险,有没有回他给她置办的金丝篓,他一点都不关心。

    他在别的女人那里住宿,还在……洗澡……

    白深深的心里,狠狠揪着疼。

    宁骏昊朝白深深走近,猛地将浑身每一个细胞都写满悲伤的她,用力叩进自己的怀里。

    “深深,离开他。”

    白深深不说话。

    静静地靠在宁骏昊充满了烟味的怀里。

    宁骏昊沙哑低喃道:“深深,离开他。我知道,你已经知道他有很多女人了。”

    这句话,让白深深的心,颤了颤。

    她拧紧眉头,倔强地咬着嘴唇问道:“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知道很长一段时间了!”

    白深深猛地用力推开宁骏昊,帅气的短发甩出去,贴在她的脸上:“你知道怎么不告诉我!你是不是故意来看我笑话的!是不是啊!啊?”

    宁骏昊站在白深深的对面,无奈地说道:“你是知道的,我不会那样做!”

    对啊!

    面前这个男人才不会这样做。

    他可是个和自己求婚,被拒绝了,也一直守在自己身后的男人。

    白深深冷不丁说道:“我走了!”

    她迅速越过宁骏昊高大的身体,往门口冲去。每每这种她不知道怎么面对的状况,她就好像鸵鸟一样,想要躲起来。霸道总裁任性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