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5章 她厌恶自己
    火,最热情,却也最无情。

    汽油罐被白深深推倒之后,汽油带着火苗,一起迅速朝低洼处流去。

    破旧的厂房不大,但也有**十平。

    地上因为之前的打斗,弄得各种杂七杂八的东西,到处都是,这会儿,全都被当成了介质燃烧。

    熊熊大火,灼热的温度,映红了这间屋子。

    燃烧令氧气空缺,黑色的燃烧气体里充满二氧化碳,一氧化碳等有害物质,浓烟充斥了这间厂房,空气稀薄,视线变得模糊,呼吸变成了痛苦的事情。

    宁骏昊看着火海对岸的白深深,毫不迟疑地将破屋子里的窗帘扯下来,冲去了外面。

    警察的职业属性,让他之前就注意到这门外面有个厕所。

    厕所的水龙头里没水,只有一个破旧的大桶里面,装着一些发臭发黑的,不知道是什么的水。

    他毫不嫌弃地将窗帘往水里一丢,弄湿了就抱着湿漉漉的窗帘回来,披着往发生火灾的火里冲。

    而在宁骏昊出去弄湿窗帘的那一分钟里,傅御爵神情冷峻地拽住被司小町拦住的那四个男人,拔下其中两个人的厚衣服。

    他将厚衣服披在头上,从火苗弱一些的地方直接朝白深深冲了过去。

    白深深被傅御爵这不要命的动作吓到了,紧张地看着傅御爵朝自己冲过来,不过几秒钟,他已经到了自己的跟前。

    时间紧迫。

    他什么话都没说,将其中一件厚衣服盖在白深深的头上,拦腰抱起她,准备往原路返回。

    白深深看到傅御爵心里头极度不舒服,但她不是矫情的女人,这会儿人命关天,顾不上和他置气,配合地抱着他的脖子。

    可她想活命,老天偏偏和她对着干。

    不过一会儿功夫,火势更大了,这也就意味着,他们出去更难了。

    白深深之前在这个角落里,被火苗围困。

    角落里没有窗户,不通风,她吸的黑色浓烟太多了,整个人已经无力,有些眩晕。

    傅御爵反应迅敏。

    他将自己披着的衣服,用力撕下来一块,然后背过身去。

    再转过来的时候,他将一块湿漉漉的布,递给白深深,帮她捂着口鼻。

    一股浓重的骚味,直冲白深深的鼻腔。

    她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被傅御爵抱着,直直地冲入火海。

    热!

    痛!

    难受!

    无与伦比的痛苦,侵袭了白深深。

    她的头被裹在厚衣服里,感觉自己裸露在外的皮肤全都在刺痛。

    火海无情。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一般漫长,又仿佛就是几秒的时间。

    她被人丢在地上,在地上滚了几个圈。

    接着,一块凉凉的布,裹紧了她被烧痛的身体,接着,人晕了过去。

    “深深,你没事儿吧!深深!”

    “深深!醒醒!”

    不过一会儿,白深深幽幽转醒。

    面前,是一张张熟悉的面孔。

    有顾立夏,有司傲霆,有宁骏昊。

    她醒来第一件事,就是忙不迭地吐口水。

    “呸呸呸,傅御爵,你他妈刚刚给我塞的什么东西?咦?傅御爵呢?”

    白深深坐起身,紧张地看着四周。

    大火在旁边那间屋子里燃烧,红色的火舌和黑色的浓烟不断从那里冒出来。

    但是,到处都没有傅御爵的身影。

    瞬间,白深深的心脏,猛地痉挛,眼泪,刷地流了下来,身体里不知道从哪里涌出来一股力,蹭地一跃而起,往着火的屋子里冲。

    “傅御爵呢,他人去哪里了?傅御爵!”

    “深深,你干嘛,危险,回来!”

    顾立夏及时拽住白深深。

    白深深凶狠地推开顾立夏:“别拉我,我去找傅御爵。”

    她回忆自己刚刚昏迷前的感觉,只记得很热很烫,然后她重重跌在地上,打了几个滚,将衣服上的火给压熄灭,然后就晕了。

    傅御爵一定是被火烧了,没力气,就把她给丢出来,自己给烧死了。

    这样想着,白深深的眼泪流得更凶了。

    顾立夏蒙圈了:“啊?找傅御爵?”

    “夏夏,你告诉我,傅御爵是不是在火里没出来?”

    顾立夏还没开口说话,白深深的身后传来冷淡的嗓音。

    “你就这么巴不得我死?”

    是傅御爵!

    白深深欣喜地回头,果然看到傅御爵在她的身后。

    只不过,他的整个人有些狼狈,一向帅气的发型,被烧焦了一半,此刻看起来,超级滑稽。

    他垂在一侧的手,正在滴水。

    他,没死,太好了!

    司小町紧跟着他的身后,正在嚷嚷:“傅先生,你烧伤的部位最好再放在凉水里冰一冰。”

    白深深不由地睁大了眼睛。

    受伤了?

    身形不由得想冲过去,好好检查他的手,看伤得严不严重。

    司傲霆紧锁眉心,忧心忡忡地看了一眼还在燃烧的厂房,冷声到:“我们最好尽快出去。”

    白深深想起傅御爵的事情,狠了狠心,瞄了一眼他的右手,忍着关切的心,说道:“对,那些汽油罐会爆炸!”

    她的话音刚落,厂房内就传出来一声爆炸声,火焰和热气一起冲了出来。

    好在他们是在一个转角位置,被墙体挡住了大部分的冲击。

    司傲霆迅速抱起顾立夏说道:“快点下楼!”

    之前他就准备带顾立夏先远离这个危险地,但顾立夏拼死不愿意走开,一定要看着白深深被救出来,所以才耽搁到了现在。

    白深深焦急地跟上去。

    她之前被绑架在那个厂房内,并不知道原来自己被绑架的厂房在四楼。

    那些汽油罐一旦爆炸,绝对能将整栋楼夷为平地。

    才迈出一只脚,这才察觉到自己的右脚说不出来的痛。

    还没呼喊出声,自己的双手一左一右,被人给架住。

    “深深,我抱你下楼。”

    “深深。”

    傅御爵和宁骏昊一人拉着白深深的一只手,都想将她抱起来。

    白深深瞄了一眼傅御爵垂在一旁的右手,用力甩开了他的左手:“不用你。”

    她转身环住了宁骏昊的头。

    宁骏昊二话不说,抱起白深深就往楼下冲。

    傅御爵看着自己被甩开的左手,有一秒的怔神。

    刚刚,他明确从白深深的眼底,看到了一丝厌恶。她……厌恶……自己……霸道总裁任性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