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8章 谢谢你爱我
    她白深深这辈子,哪里受过这样的侮辱。

    她宁愿死,也不愿意喝尿!

    麻蛋,搞得她现在嘴里还有一股子尿骚味。

    果然,一旦恨起一个男人,他的一切都变得恶心讨厌!

    “我那是为了救你!”

    “救我,你还让人绑架我?”

    白深深怼过去。

    “我说了,我没有让人绑架你!”

    说来说去,事情又说到这个上面了。

    “什么都好,傅御爵你过来,我想和你说件事。”

    白深深突然变了一种语气,变得如沐春风,格外平和。

    傅御爵紧了紧眉头,朝白深深走去。

    他想用力抱住这该死的女人,今天居然让他这么担心害怕失去她,火场的那刻,他的心从未这么紧张过。

    生怕,自己晚了,这世上,就再也没有白深深这个他最爱的女人了。

    到现在,他还后怕着,揪得心尖儿疼。

    可她居然还惹自己这么生气。

    他看着笑得洒脱的白深深,舒了口气,开口出声:“深深,不闹了,咱们回……”

    家字还未出口,白深深将那块湿布,愤愤地塞进了他的嘴里。

    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末了,她还轻飘飘地说了句:“还了!”

    傅御爵将那块恶心的布扯出来,气得简直想暴击面前这混蛋女人。

    他之前那样不顾生命,冲进去救她,她居然全都好心当做驴肝肺,这样百般羞辱他。

    简直不可理喻。

    “死女人,别逼我!”

    白深深冷哼:“咩?要打我?你以为我会怕你?今天发生事情太多了,我不想和你吵这种无意义的架,浪费时间。傅御爵,我就告诉你一件事,老娘不稀罕你了,以后别再出现在我面前。耗子,过来。”

    一直在旁边旁观的宁骏昊听到白深深叫自己,站到她的身边。

    白深深搂着宁骏昊的手臂,对傅御爵说道:“我昨儿晚上发现,我家耗子技术好得甩你**十条街。”

    白深深知道,打击一个男人,最有力的方式,就是说他不行。

    傅御爵的脸色,黑到了极点。

    他的手,气得紧紧攥住拳头,仿佛下一秒,真的会朝白深深挥过来。

    就连站在一旁的顾立夏,都觉得白深深羞辱傅御爵,羞辱得过分了不止一点点。

    白深深毫不畏惧地瞪着傅御爵,眸底决绝得没有一丝情谊。

    傅御爵看着这样的白深深,怕了。

    “深深,你……真的要离开我?”语气轻轻地,没有一丝底气。

    白深深的心底,被什么东西狠狠撞了一下。

    疼得她窒息。

    她勾起唇,笑了笑:“钱都付了,东西也还了,当然是和你一刀两断了。”

    “为什么?”

    傅御爵不明白,明明一个星期之前,他们俩在一起还是那么甜蜜。

    可他不过出了趟差,没告诉她而已,回来,她就对自己这样决绝。

    是女人太过善变?

    还是自己一开始就将感情托付在了错误的人身上?

    他定定地盯着白深深那张向来充满率性笑容的脸,等着她的回答。

    “没有为什么,腻味了。”

    傅御爵眸光一痛。

    回答,居然是这样的简单,不负责任。

    白深深不忍再看傅御爵脸上的神情,逃避似地扭头看向宁骏昊,“耗子,我脚好痛,带我回家吧。”

    傅御爵的心,沉了下去。

    白深深和别的男人说……回家。

    宁骏昊看了傅御爵一眼,说道:“好。”

    白深深猝然转过身。

    将身后熊熊的大火,抛在了脑后,将那个她爱了十年的男人,抛在了脑后。

    远处,消防车的声音尖锐急促地传来。

    天空漫天飘满了燃烧塑料产生的黑色粉尘,遮天蔽日,将原本温暖的秋日午后阳光变得森冷。

    转过身的瞬间,白深深的眼泪再也忍不住,大颗大颗地砸了下来。

    她不过是佯装的不可理喻。

    她没那么洒脱!

    可她不好受,就是不想傅御爵也不好受。

    他敢这样侮辱她,她一定也要全都还回去。

    为什么,这样做了,心里却一点都开心不起来?

    她以为这样侮辱他,她绝对会很泄气。

    但是,她一点都不泄气啊!

    反而心里满满的都是说不出来的心痛。

    心,仿佛被撕碎了一般。

    顾立夏的角度,正好看到白深深的眼泪,急忙追了上去:“深深,你怎么……”

    白深深眼泪朦脓地看向顾立夏,冲顾立夏轻轻摇了摇头。

    不要让他知道。

    她不想让他知道。

    顾立夏咬了咬唇,上前搀扶着白深深的另一只手臂。

    车,很快开走了。

    傅御爵一身黑衣,被火焰烧得皱巴巴,看起来,格外狼狈。

    他目送着白深深坐着的那辆车远去,突然像是发了疯一般,将绑架案为首的那个男人,一把拽过来,紧跟着膝盖朝他的腹部顶了上去。

    为首的那个男人,吃痛,哼出声音,不停求救。

    傅御爵仿若没有听到,将心里如同洪水一般奔腾无处释放的悲痛,全都发泄在这个男人的身上。

    天色反常地巨变。

    阳光被遮住,乌云密布。

    秋日冰凉的雨,一滴、一滴地落下来。

    紧跟着,越下越大,砸得人皮肤生疼。

    不知过了多久,傅御爵终于累了。

    他颓唐地停住了动作。

    一旁的保镖急忙蹲下去,检查被揍的那个男人伤势。

    “总裁,还有一丝气。”

    傅御爵朝车的方向走过去,头也不回地说道:“治!治好了,查出到底是谁指使的这次绑架案。”

    “是!”

    ——

    顾立夏忙前忙后地照顾了白深深一下午,到晚上,终于身体累不住,不过趴在司傲霆的身上小憩一会儿。

    再醒来,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别墅主卧的大床上。

    熟悉的景色,让她整个人有些懵懂。

    不过24个小时,居然发生了这么多事情。

    白深深从火灾现场去了医院之后,就再也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

    她低着头,眼眶红肿,却再也没有落一丝眼泪。

    可她越是这样,越让顾立夏担心。

    就算是白深深这样的女人,也难逃“情”这个魔咒。

    “醒了。”

    司傲霆磁沉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

    顾立夏像只小猫一样,朝司傲霆的怀里钻了过去。

    “司傲霆,你会一直都这样爱我吗?”

    “傻瓜,那是当然。”

    “嗯,谢谢。”真的,感谢。霸道总裁任性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