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3章 你这个大傻瓜
    顾立夏急忙将手里的东西一股脑塞进冷擎宇的怀里,快走几步追上顾盛夏的轮椅,伸手在后面推她:

    “嗯,我吃了早餐来的,肚子不饿,你不用招待我,我就是……就是想来看看你。”

    最后一句话,顾立夏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露出了哭音。

    盛夏拧了拧眉,突然回过头,盯着她的眼睛:“你不对劲。发生什么事了?司傲霆又欺负你了?”

    “没没没,我和他和好了,他没欺负我。”

    当然,这个没欺负,是除了床上一直被欺负之外。

    不过,这事儿肯定不会和任何人说。

    “既然都没事儿,你哭什么?”

    “我……我只是……心疼你……”

    顾盛夏眯了眯眼睛,敏感地捕捉到顾立夏话里的“心疼”二字,整个人顿时变了颜色。

    “司傲霆是不是和你说了什么!”

    盛夏盯着顾立夏的眼睛,嗓音毫无温度地问道。

    “啊?”

    顾立夏被盛夏眼底狂跳的怒意吓住。

    “他把我的事情都告诉你了,对不对!”

    盛夏的眸光如同愤怒的狮子,放在轮椅扶手上的双手,攥紧了拳头,再次怒吼。

    顾立夏还未回答,她已经开始暴怒地下逐客令:

    “出去,给我滚出去!这里不欢迎你!”

    顾立夏傻愣愣地站在原地。

    她没想到盛夏会这么敏感,这么快就知道自己已经知道了她的事情。

    盛夏挣扎着从轮椅上下来,冲过来推顾立夏。

    “滚出去,我用不着你同情!冷擎宇,帮我把她赶出去,我不想看到她!滚!统统都给我滚!”

    盛夏的脾气越来越大,整个人处于歇斯底里的状态。

    不会有人知道,她的心里是有多么的矛盾。

    就如同昨天晚上顾立夏打电话说今天要来,她虽然拒绝了,却让佣人连夜把这栋别墅上上下下打扫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

    甚至一大早将冷擎宇搞醒,一直赶他出去。

    她想亲近这个和自己长相几乎一模一样的孪生姐姐,可她同时又害怕顾立夏会知晓她所有不堪的过往。

    “盛夏,你别这样,盛夏!”

    顾立夏一路往后退,心里恨死自己了。

    她刚刚要是情绪能控制得更好一些,就不会被盛夏猜到自己知道了她所做的所有事。

    “滚!快滚!”

    盛夏的腿骨折打了石膏,还没有复原。

    她拖着受伤的腿,推搡着顾立夏,突然,脚下猛地一痛,整个人重心不稳,摔倒了下去。

    冷擎宇拧着眉头,想冲过去将这发疯一般的死女人丢回床上去。

    但他看到顾立夏,最终遏制住了自己的冲动。

    他从小看着盛夏长大,比谁都清楚这傻女人做过哪些事情。

    从前,他一直以为自己并不喜欢这个性格怪异、黑暗的女孩儿。

    但最近,他发现自己的心,好像不是这样……

    烦躁不安地揉了揉自己这头染回来的漆黑头发,给了别墅内的医护人员和保姆一个眼神,让她们离得远远的,不许参和进去,大步朝车库走去。

    这两姐妹吵架,再怎么吵,也到不了人命关天的地步。

    干脆出去,眼不见为净!

    “盛夏,你没事儿吧!痛不痛!”

    别墅大厅内,顾立夏冲上前,跪在地上,想把盛夏扶起来,满心的焦急和担忧。

    “走开!我不用你扶我。”

    就算是跌倒在地上,顾盛夏依旧全身心都在抗拒顾立夏。

    那种抗拒不是伪装,是真真实实,发自内心的抗拒和厌恶。

    顾立夏扶了几次,都被盛夏推开。

    她忍着酸涩的眼泪,突然站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匍匐在地上的顾盛夏,气势汹汹地骂道:

    “好!我不扶你!你自尊心强,你牛掰,那就自己站起来啊,站起来给我看!”

    顾盛夏没想到顾立夏会突然骂自己,一时错愕地抬头,看着顾立夏,她这个孪生姐姐。顾立夏抬起手背,擦了把眼泪,继续骂道:“司傲霆是把你的事情都和我说了,包括你的成长,包括你为我做的所有事。可那又怎样?你是我的亲妹妹,这些事,我迟早都会知道的啊,你那么抗拒做什么?

    ”

    “住口!滚!”

    盛夏趴在地上,目光凶狠地说道。顾立夏定定地望着她:“盛夏,你是我的妹妹,是我没做好一个姐姐,从小不知道你的存在,你吃苦的时候,我还从来没有帮助过你,可你却一直都在帮我。盛夏,我不是同情你,我是心疼你啊!你知不知

    道……知不知道我有多自责。”

    顾立夏的眼泪,大颗大颗地砸了下来。

    后面的话,实在说不下去了。

    顾盛夏的眼眶,也红了。

    “别说了。”

    “不,我要说!我要把我心里的话,都告诉你。”

    顾立夏腾地跪坐在地上,拉住盛夏的手。

    “你知道我昨天听司傲霆和我说了你的事情之后,我有多震惊?你个傻女孩儿,你为什么不早点和我相认?你知道我一个人活在这个世上,有多孤独?”

    盛夏的眼泪,滑了下来。

    “我……我不知道怎么去和你相认。”

    “傻瓜,当然是直接走到我的面前,对我说,你好顾立夏,我是你的妹妹顾盛夏啊。就这么简单的事情,你却不敢做,要一个人抗下所有的事情,你这个大傻瓜!”

    “我也想啊,可是我不能啊。”

    顾盛夏低下头,悄悄擦掉眼泪。“我在冷家做的是那样的事情,如果和你相认,被仇人找上你了,我没法护你周全。而且,你的生活是那样的单纯美好,我……我的生活,是死亡和黑暗,我不敢让你知道我的存在。我、我怕……怕你会嫌

    弃……”

    “笨蛋盛夏!”

    顾立夏失控地搂住顾盛夏孱弱的身体。

    她哭着喊道:“我怎么可能会嫌弃你呢!你是我唯一的妹妹,咱们从小一起在同一个子宫里长大,我爱你还来不及,怎么可能会嫌弃你!”

    这是顾立夏第一次抱住顾盛夏。

    奇妙的血缘亲情,天生的吸引力,让盛夏感受到莫名的一股心安。她伸出手,紧张而胆怯地缓缓、缓缓覆上顾立夏的后背。霸道总裁任性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