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9章 情感修复师
    认识白深深这么久,见过她那么多面,还就从来没有见她这么勤劳的一面。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白母笑眯眯地说道:“来,坐吧。是不是被深深给吓到了?呵呵,我也是。这孩子前几天瘸着腿回家,整个人跟转了性一样,要多勤劳有多勤劳。”

    “那是深深孝顺你们。”

    “是啊,我终于感觉养的老闺女长大了。”白母乐呵呵得合不拢嘴。

    顾立夏笑得牵强。

    她总觉得白深深这状态不对劲,却又说不上来到底是哪里不对劲。

    “对了,阿姨,叔叔今天不在家吗?”

    白母的笑容,突然就黯淡了下去。

    “你叔叔在家里呢。”

    顾立夏不解:“叔叔在睡觉吗?”

    “他冠心病发作,近期都卧病在床。”

    “啊?对不起对不起,我没听深深说过。阿姨,我方便去看看叔叔吗。”

    “有心了。”

    白母领着顾立夏一起进去主卧。

    等到顾立夏从主卧出来,发现厨房已经没有白深深的身影。

    她扫了一眼厨房案板上切好的一盘盘菜,又看了看炉灶上炖着的汤,心里头说不出来的沉重。

    “夏夏,站厨房门口做什么呢!过来帮我一起晾衣服。”

    白深深提着一桶衣服从洗手间出来。

    就算是这样寒冷的秋天,短发依旧被汗水浸湿。

    顾立夏跟了上去:“刚刚去看了下你爸,你还好吗?”

    白深深回头,朝她露出一个微笑:“我很好啊。”然后目光越过顾立夏,笑眯眯地对从房间出来的白母说道:“妈,你怎么又出来了?”

    “我给夏夏洗点水果。”

    “不用不用,妈,一切都我来做,你就进去休息吧。乖,听话。”

    “真的不用我?行行行,嫌我吵你们小姐妹说话了,呵呵,那我进去陪你爸啦。”

    “好!”

    主卧白父白母的房间门,关上了。

    “深深……”

    顾立夏回过头,顿时被白深深脸上的神情吓了一跳。

    “你……”

    该怎么形容白深深脸上的神情呢。

    无精打采,垂头丧气,万念俱灰……

    最重要的是,不过一个转脸的功夫,她就从活力四射,变成了这样一副幽灵一般的模样。

    “你什么你,快点帮我晾衣服。”

    说完,她颓然地坐在阳台上的秋千架上,头靠着藤椅背,有一下,没一下地用脚点地,支撑秋千晃动。

    短发垂在她的额间,遮住了大部分眼睛。

    眸底,黯淡无光。

    顾立夏张着嘴,准备说点什么,客厅内传来开门声,一个苍老的身影走出来。

    “妈,还有什么事吗!”

    白深深瞬间坐起来,脸上如同带上了一张笑容的面具,面上笑语嫣然,整个人活力四射。

    白母笑眯眯地说道:“瞧我这记性,差点就忘记了,今天早上出门碰到骏昊,我叫了他中午下班来家里吃饭。”

    白深深迎上前,推着白母往房间走去:“得了,我知道了,妈,待会儿我再加一个菜就好。你就别操心了,去休息吧!”

    “行行行,那就辛苦你啦,夏夏,你和深深聊,老婆子不打扰你们,我进去啦。”

    “妈,你和爸在房间里好好看电视就好。拜拜!”

    门,合上了。

    顾立夏一直看着白深深的表演。

    不出所料,转过身的白深深,又恢复了之前那副毫无生机的神情。

    “深深,你还好吗?”

    白深深自嘲地笑了笑,小声说道:“你瞧着我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呢?别废话,快点帮我把衣服晾了,然后来房间找我,我好累,我去躺会儿。”

    顾立夏迅速将衣服晾完,然后推开白深深的房门。

    白深深躺在床上,目光涣散。

    顾立夏小心地将门关上,爬到床上,看着白深深的眼睛,问道:

    “深深,你到底怎么了?这可不是平时的你。”

    “小妞,看你容颜焕发,这几天倒是过得不错啊,有没有好玩的事情啊,和我说说。”

    白深深疲惫地打趣道,转移话题。

    顾立夏眉心紧蹙:“别和我贫。深深,你为什么要在你父母面前装开心啊?”

    白深深耸了耸肩:“不装,难不成我天天抱着我妈哭?”

    “可你这样,太累了。”

    顾立夏心疼地说道。

    “深深,你还在生傅御爵的气吗?”

    “别和我说他。”

    白深深再次打断顾立夏,目光,却看向紧闭的窗帘。

    顾立夏看着白深深的模样,心里头突然一动:“深深,你是不是知道傅御爵就住在对面?”

    之前,她还在傅御爵那间房子里的时候,傅御爵让她帮个忙,趁机把白深深房间里的窗户插栓打开。

    顾立夏有看过,那间房有一间房的窗户,和白深深这间房刚好是斜对着的。

    白深深的房间旁边,是走廊过道一个通气口。

    傅御爵说他想从通气口,踩在边沿上,绕到白深深的窗户口,然后从窗户爬进白深深的房间里来。

    傅御爵说,白深深这几天一直紧紧闭着窗户,甚至连窗帘都没拉开过。

    他每天守在那间房的窗户边上,想看她一眼,却一眼都看不到。

    “你乱说什么呢!”白深深拧紧眉头。

    “是么?我真的是乱说吗?”

    顾立夏咬了咬嘴唇,迅速从床上爬下来,去掀窗帘。

    白深深连忙爬起来,焦急地出声制止她的动作:“别掀。求你,不要。”

    她的嗓音,带着浓浓的绝望和哽塞。

    顾立夏的心口,狠狠揪了一下,拉窗帘的手,垂了下来。

    “对不起。”

    “没关系,我知道你不是恶意。”

    见窗帘没被拉开,白深深又趴在了床上。

    整个人说不出来的落寞。

    “深深,其实你心里还是很爱傅御爵的,对不对?你只是伤心他对你不忠。”

    白深深没有回答。

    没有回答,就说明她说对了!

    顾立夏将手伸进口袋,摸到那个小小的u盘,小心翼翼试探性地再次劝说道:

    “深深,如果……我是说如果啊,我有证据证明,你之前确实是真的冤枉傅御爵了,你会选择原谅他吗?”

    “原谅吗?”

    白深深低沉地呢喃道。

    “对!”顾立夏小小地激动起来。

    看来白深深潜意识其实并没有那么恨傅御爵嘛!

    想起傅御爵那副失意的模样,再看看白深深这颓废的模样,顾立夏干劲十足起来。情感修复师的工作,干起来!霸道总裁任性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