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0章 一件奇怪的事
    “深深,其实我刚刚过来的时候,被傅御爵给拦住了,你是没看见他那副模样,比你还要狼狈。”

    白深深眉头动了动。顾立夏继续卖力地说道:“傅御爵说,之前你撞见他和乱七八糟的女人在办公室乱搞,都是被那个史珍香设计的,其实就是故意找了个男人和女人,趁傅御爵不在办公室,引你去看。而且,那个绑架你的那

    几个男人,也是史珍香弄的鬼。”

    顾立夏自己都越说越气,可白深深这当事人,神情却云淡风轻,只是安静地听着,没有一丝情绪。

    就好像,她正在听别人的故事一般。

    顾立夏挫败了:“喂,深深,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

    “我在听啊。”白深深有气无力地回答。

    “既然你在听,怎么就没一丝情绪呢?知道真相了,难道你不是应该大骂那什么史珍香,然后和傅御爵重归于好么?傅御爵此刻就住在你家隔壁呢,咱们过去找他吧!”

    顾立夏情绪高涨地朝白深深递过去手心,要拉她起来。

    白深深没动。

    “不去。”

    “为什么不去?”顾立夏被白深深的回答搞蒙了,“还是你不相信?要不这样吧,咱们一起看一遍这u盘里的视频,鉴证一下傅御爵说的到底对不对。”

    顾立夏打了鸡血一般,转身要去开白深深放在桌子上的电脑。

    白深深突然坐起来,走上前,沉声问道:“是这个u盘吗?”

    “对。”

    “嗯!”

    白深深将顾立夏手心里拿着的那个u盘抓过来,顺手丢进书桌上的玻璃杯里。

    玻璃杯里面,装着半杯凉开水。

    u盘一丢进去,就被水全淹没了。

    “深深,你……”

    顾立夏被白深深的动作惊得目瞪口呆。

    她这是要做什么?

    u盘打开的正确操作,难道不是应该连电脑吗?

    白深深的眼睛,也看着那个u盘,神色黯淡:“没必要看了。”

    “为什么?”顾立夏不解地看向白深深。

    “我叛逆了二十七八年,也该是孝顺的时候了。”

    “孝顺?”顾立夏疑惑地皱眉。

    白深深怅然地说道:“对啊,孝顺。夏夏,你知道吗,我才知道,医生说我爸就几个月可以活了。再不孝顺,我以后就没有爸爸可以让我孝顺了。”

    最后几个字,白深深嗓音完全哽咽了,头无力地靠在顾立夏的肩上,呜咽地哭了起来。

    “什么?叔叔……”

    顾立夏错愕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用了好几秒,她才找回自己的声音,茫然地说道:

    “刚刚我去和叔叔打招呼的时候,叔叔看上去精神还很好啊,怎么会……

    “我也是这几天才知道这件事。夏夏,你知道我有多后悔吗?这半年,我居然还一直在气他们。我爸的病,就是我硬生生给气出来的!我太不孝了!我该死!我……”

    “深深,你别这样说,别这样自责。”

    除了说这句话,顾立夏不知道该如何安慰白深深。

    白深深呜咽地说:“所以啊,知道的那瞬,我就做好了决定,做一个他们想要的乖女儿。什么都听他们的,他们喜欢乖巧的女儿,我就做个乖巧的女儿,他们喜欢耗子,我就嫁给耗子。”

    顾立夏的嗓音,也哽咽起来。

    白深深哭得眼泪鼻涕都流了下来,紧紧地抱着顾立夏,仿佛顾立夏是她唯一的支柱。

    她哭得隐忍而小声,生怕自己声音大了,会让外面的父母担心。

    但她忍不住想哭,想倾诉。

    这几天,她的心好痛。

    痛得,都没办法睡觉。“夏夏,我就要嫁人了,就算是傅御爵没有背叛我,又怎么样呢,管他到底是真爱我还是假爱我,管他有多狼狈,我都不能再要他了,你知道吗?夏夏,我不能要了!这么多年,我就爱过这一个男人,可他

    不能娶我。我不能再离经叛道,做他的小三了。我爸的梦想,是看我穿婚纱结婚啊……”

    顾立夏抱着怀里哭得像个孩子一般的白深深,鼻子酸涩,眼眶也跟着红了,眼泪掉了下来。

    “深深,哭出来就没事了,都会过去,什么都会过去……”

    她轻轻拍着白深深的后背,泪眼朦胧地看向白深深房间里的窗户。

    看来,傅御爵拜托她的这个忙,她不能帮了。

    可……深深这样嫁给宁骏昊,真的好吗?

    她知道,宁骏昊绝对会比傅御爵对白深深还要好,但白深深心里真正爱的人,是傅御爵啊。

    不能和自己爱的人相守到老,原来,心会这么痛。

    白深深哭了有半个小时,终于情绪缓和了一些。

    她看着顾立夏被她的泪水浸湿了的肩头,狼狈地笑了笑:“对不起,夏夏,把你当垃圾桶了。”

    “傻瓜!”顾立夏吸了吸鼻子,笑道,“咱们是朋友,我不给你当垃圾桶,你要我这朋友做什么?”

    “夏夏,答应我件事。”白深深突然说道。

    “什么事?你说。”

    “帮我保密,好吗?我不想让我爸妈知道,我这糟糕的状态。”

    “必须的,不过你的眼睛都哭肿了,待会儿出去会不会被叔叔阿姨看出来?”

    “是啊!眼睛都哭肿了,麻蛋,我怎么就能突然哭了呢!”白深深捋了捋她的短发,自嘲道,“果然是上了年纪的女人了,情绪都变得脆弱起来。不就是甩一个男人嘛,有什么大不了的。来,小妮子,帮姐化个妆,涂个粉,给我遮一下。待会儿我那未来夫婿还要上

    门来吃饭呢。”

    顾立夏其实想说,真正让白深深脆弱起来的,不是甩男人这件事,而是她父亲生病这事吧。

    但她聪明地没说。

    这么伤感的话题,要是说了,白深深铁定还得哭。

    不过,真是羡慕白深深呢,和父母感情那么好。

    不像她,小时候孤苦伶仃,长大了后发现,自己母亲早亡,父不详,连个寻的盼头,都没了。

    顾立夏拿着化妆品,仔细地给白深深化妆。白深深突然认真、严肃地说道:“对了,夏夏,差点忘记一件事,耗子让我告诉你,他发现了一件特别奇怪的事情。”霸道总裁任性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