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0章 一个魔咒
    这段感情,傅御爵痛,白深深更痛。

    如果让白深深回忆她和傅御爵最甜蜜的时刻,那肯定是十年前他俩刚认识的那段时间。

    是……她还在暗恋的时候。

    别人都说暗恋最伤人,但白深深却觉得她暗恋的那段时间,最让她感觉甜蜜。

    那种偷偷喜欢着一个人,不断去注意他,一旦发现他的踪迹,就无比雀跃的小心情,只有经历过的人,才会明白其中的滋味儿。

    她,就是如此。

    十年前,她十八岁,考上的是国内一流学府。

    傅御爵原本在国外念书,已经大三,但那段时间家里有事,他就选择交换生的方式,到她的那所学校一边念书,一边处理家里的事情。

    白深深到现在都能清晰地回忆出,第一次见到傅御爵那刻的每一个细节。

    那天,她正在和一群男生在校园操场打篮球。

    她从小个头窜得高,所以一直都是校篮球女子队的主力。

    男生队不服气,找她单挑。

    那个时候的她还不懂,那是那群男生想要接近认识她的方式,她气呼呼地迎战,誓要将那群天高地厚的男生,统统打趴下。

    她的动作灵敏帅气,再加上女子天生的好柔性,手上的篮球仿佛在她手里,就是个小玩具。

    但她面对的到底是高她一个头的男生,体力这一块不知道好了她多少。

    所以,虽然她略微领先,但到底还是因为体力不支,手里好不容易拦截过来的篮球,变得没那么得心应手。

    她将球失手朝场外抛出去的时候,那只球正好不偏不倚地砸在穿着一身西装、面色冷沉的一名男子鼻梁上。

    白深深歉意地跑过去,一个劲地道歉。

    男子只是揉了揉砸红了的鼻梁,托着球,用力一扔,从场外直接丢进了篮球框。

    落下去的球,在地上不断弹跳,一下,一下,砸在地上,咚咚咚,如同白深深的心跳,咚咚咚……

    “你没事儿吧?”

    她帅气的短发全都汗湿了,黏糊糊地站在额头上,脸颊上,一张清秀漂亮的小脸,显得格外动人。

    男子看了她一眼,不发一言地转身就走。

    白深深楞了会儿,等反应过来,那名男子已经直接上了停在篮球场旁边的一辆奔驰,迅速开走了。

    白深深以为他是一个老师,或者别的什么人。

    耳边却有花痴的女同学不断欣喜地八卦:“哇!那不就是已经到学校一个星期的大三交换生,傅御爵吗?”

    “对啊,就是他,真的好帅啊!”

    “我心脏都快要爆炸了,太有型了,好man!”

    ……

    白深深的目光,看向那只在篮球场上已经停下跳动的篮球,左胸口,却跳得越来越快!

    她知道,自己一眼就爱上了那个穿着西装,能单手从场外投球进篮的男子。

    他叫——傅御爵。

    那时春暖花开,光秃秃的树上正长出新叶。

    嫩绿色的树叶,是她记得最清晰的颜色。

    以至于她每次回忆这个画面,脑海里全都是香樟树酸酸涩涩的嫩绿色。

    从那天开始,白深深最热衷的事情,就是眼睛像雷达一样,每天到处搜索傅御爵的身影。

    傅御爵和她认识的那些穿着白t或者臭篮球服的男生不一样,他每次来学校,都是穿的西装。

    那些西装精致有型,衬得他看上去格外老成,气质优越。

    有时候,白深深是在上楼梯的时候看到他;

    有时候,白深深是在上课时候,朝窗户外面看的时候看到他;

    有时候,白深深是在急匆匆赶去上课的某个拐角处,撞见他;

    有时候,是他走在她的前面,她可以肆无忌惮地望着他的背影。

    有时候,是他刚好走在她的后面,她不经意回头,发现身后的他。

    ……

    如同一种神奇的缘分,每一次,她心里头无比想看到他的时候,他总会出现。

    看到他身影的那一眼,那种悸动,说不出来的兴奋和怅然。

    尤其,当她正专注地望着他,他突然抬眸,望过来,心脏跳动得快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

    她这样默默看他,看了整整一年。

    那一年她就这样像个小迷妹一般,偷偷地喜欢他,搜集所有一切和他有关的事情。

    她将自己所有关于他的心情,都写在一个小本子里,却从未想过,和他表白。

    对她来说,傅御爵是高高在上的人物。

    她只想这样一直暗暗喜欢他就好,她有自知之明。

    没想着,那天晚上,她从图书馆回宿舍的路上,会突然被自己心仪的男生给拦住,堵在学校一个角落。

    那天,是她的生日。

    宁骏昊存了很久的钱,给她买了一身嫩绿色的裙子和一双高跟鞋,庆祝她的十九岁生日。

    白深深第一次穿裙子和高跟鞋,行动不便,所以轻易被傅御爵给逼到墙角。

    傅御爵还是穿着细节考究的黑色暗纹西装,伸出双手,撑在墙壁上,自上而下地低头看着她。

    白深深紧张得整个人紧紧缩在墙上,细碎的短发垂在眼睛前面,几乎要将她的眼睛全都遮住。

    她透过发丝的缝隙,忐忑又欣喜地望着傅御爵:“你、你要做什么!”

    傅御爵勾起一抹坏笑:“看了我整整一年,你说我要做什么!”

    “我怎么知道!”

    傅御爵俊眉微挑,说道:“我想这样……”

    他俯下身子,轻易吻住了白深深的唇。

    “嗯……和我想象中一样的甜美。”

    “你……流氓!”白深深的脸都要烧起来了。

    那可是她的初吻。

    傅御爵附在她的耳边,磁沉地说道:“我就流氓!你看了我整整一年,难道还没发现我的流氓体质吗?今天穿裙子,很美。美得让我忍不住,再也把持不住自己……”

    偷偷喜欢傅御爵的这一年,白深深开始不由自主地学会怎么打扮自己,努力研究怎么让自己被太阳晒成小麦色的皮肤,变得白皙。

    所以,穿上嫩绿色的裙子,确实让她增色不少。

    那天晚上,如同一个魔咒。白深深跟着傅御爵,去了他家。霸道总裁任性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