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7章 温柔的眼神
    顾立夏整个人被惊了一下,手机一滑,掉在了地上。

    她慌乱地弯腰,将手机捡起来,但看着屏幕上跳动的名字,久久不敢接听。

    是司傲霆。

    电话响了很久,自动挂了。

    没几秒,司傲霆又打了过来。

    顾立夏犹豫了会儿,最终决定接听,手滑到一半,出租车司机突然出声:“小姐,到了!”

    顾立夏心一紧,松开了按键。

    她从口袋里掏出钱递给司机,拉开车门走了出去。

    站在路口,她四处望了望周边的环境。

    这里算是s市比较落后的片区,到处都是低矮老旧的小产权房,房子密集地连成一片,中间是无数曲折的小巷子。

    顾立夏低头看了看西门雪儿给她的地址,走进面前一条小巷。

    顺着地图导航走了五分钟左右,她终于找到了一闪破旧的小红门。

    上前敲了敲门,握拳的手心内,爬满了汗水。

    门比她想象中还开得快。

    一个中年女人站在门后,再里面,站着一排四个黑衣保镖,而西门雪儿,百无聊赖地坐在一张舒适的太师椅里。

    房间的装潢看起来还算素雅,尤其对比这房子外面的环境,简直就是这一区的豪宅。

    西门雪儿依旧穿着一身舒适的白色皮草。

    头发染成了酒红色,长发垂下来,发尖大卷。

    如果单看她,其实还是美丽至极,但一想起她这个人的品行,顾立夏就忍不住嗤之以鼻。

    “顾小姐来得可真慢啊!”

    “是么?”顾立夏故作轻松地耸了耸肩,“你给了个这么偏僻的地方,谁找得到啊。好了,我来了,你照片里的林岚呢?别故弄玄虚了,在哪儿呢?我看看到底是不是我亲妈。”

    西门雪儿看着顾立夏面上云淡风轻的神色,气得肺都要炸了!

    “哼!顾立夏,等着瞧,待会儿那恶心的脏女人出来,我看你还怎么笑得出来。”

    恶心的脏女人。

    光听西门雪儿的这句评价,顾立夏的心口就猛地一跳。

    西门雪儿注意到了顾立夏脸上那一闪而逝的神色,得意地勾起唇角。

    “走吧,去见见那个你想见的人。”

    顾立夏拳心紧了紧,跟了上去。

    让人意外的是,这间房子后面居然还有一个小院子。

    天灰蒙蒙的,四周的墙有两层高,使原本就不大的院子,显得越发窄小逼仄。

    临近初冬,小院一丝绿色都没有,毫无生气。

    院子的另一头,有一间小小的房子,就算隔了这么远,依旧能闻到一股令人作恶的臭味。

    不敢想象,如果是夏天天热的时候,这气味还能不能待人。

    西门雪儿嫌弃地捂着鼻子,不耐烦地说道:“林岚就在那屋子里。”

    顾立夏心里头咯噔一跳,咽了口口水,眉心紧皱,脚步缓缓地朝屋子走去。

    小房子大概只有六七平大小,门窗紧闭。

    离地面半米高的地方,有一个二十厘米长宽的小洞,洞口被磨得光滑。

    窗户上蒙着一层油腻,蒙蒙地,什么都看不清。

    顾立夏鼻端闻着那股异味,伸出手,在油漆褪尽,看不出颜色的木门上敲了敲。

    咚。

    咚咚。

    咚咚咚。

    四周安静极了,远处传来高墙之外孩童嬉戏吵闹的声音,衬得顾立夏的心跳声越发清晰。

    她疑惑地往前凑了凑,想试试能不能从外面将门打开。

    突然!

    门从里面被人拉开。

    一个蓬头垢发的女人,站在她的面前。

    她驼着背,整个人看起来不高,头顶才到顾立夏的下巴处。

    头发凌乱打结,散发出恶臭。

    身上的衣服脏得看不出任何颜色。

    最重要的是,她的那张脸!

    那张……和顾立夏七八分像的那张脸,正一脸气愤地瞪着她,仿佛在说——吵什么吵!

    “啊!”

    顾立夏吓坏了,脚步踉跄地往后退了几步。

    出来的女人迅速将门关上,似乎门后面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她没再看身旁的顾立夏,脚步蹒跚地径直往院子走去。

    顾立夏捂着胸口,望着她驼下去的背影,眼眶红了。

    那是……她的母亲……林岚吗?

    “等……等等……”

    她的嗓子里如同梗了一把沙子,堵得她说不出来话。

    女人没理她,步伐很慢地走到院子里一张破旧的椅子上,躺下来,目光空洞地望着天空。

    她露出来的那张脸,是那样的眼熟。

    顾立夏心口一阵钝痛。

    真的是林岚,真的是她和盛夏的母亲。

    可她怎么会变成这副模样?

    难道精神已经出问题了吗?

    顾立夏的眼泪不受控制地大颗砸了下来,心痛不已。

    这一刻,她再也顾不上在一旁看热闹的西门雪儿,眼里心里只有面前这个苍老又肮脏的女人。

    她脚步沉重地走近她,轻轻唤了声:“妈……”

    嗓音哽咽,泣不成声。

    林岚面上表情毫无波澜地望着天空,仿佛一丝都没有感受到身边正发生的事。

    顾立夏蹲在林岚的面前,毫不嫌弃地拉着她的手,再次哽咽得唤了一声:“妈妈……”

    从小一直期盼的母亲,终于找到了。

    从前最想呼唤的人,就在她的面前。

    顾立夏的嗓子却发不出更多的声音。

    她蹲在地上,拽着林岚的手,眼泪一个劲儿地往下掉。

    千言万语,无语吟噎。

    她沙哑着嗓音,一边哭,一边迫切地望着林岚,焦心地问道:“妈妈,我是立夏啊,是你的双胞胎大女儿,顾立夏,你不记得我了吗?”

    回答她的,是无尽的沉默。

    仿佛面前的林岚,是一尊没有任何生气的泥娃娃。

    顾立夏的眼泪,流的更凶了。

    深秋的太阳终于从厚重的云层里钻了出来,阳光暖暖地倾泻下来,洒在她们的身上。

    林岚突然侧头,目光温柔地看向顾立夏。

    顾立夏怔住了。

    林岚她……

    时光静了下来。

    突然,远处传来一阵鼓掌声。

    顾立夏整个人一激灵,再看向林岚时,发现她的眼里毫无颜色,唯有空洞,依旧木讷地看着她而已。

    甚至说,她看的并不是她,不过是在看空气。刚刚……那抹温柔的眼神难道是她的错觉?霸道总裁任性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