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8章 是不是出血了
    西门雪儿嘲讽地说道:“真是温馨的母女情。我从前都不知道原来这里关了十多年的女人就是你母亲。哼,这世界还真小呵!”

    顾立夏站起身,擦了擦眼泪,护在林岚的面前,义愤填膺地质问道:“为什么我的母亲会被你们家关起来!”

    “谁知道呢!这都上一辈人的事儿了,我这小辈也不好参与。我不过是无意中发现她和你长得很像,大胆猜测她可能和你有点渊源,好利用她来达成我自己的目的罢了。”

    “你们这是非法监禁,我马上报警!”

    顾立夏心疼地回头看着林岚。

    她重新仰头,看向天空。

    脸上,毫无表情。

    难道这些年,她一直都待在这个地方吗?

    这么窄小,逼仄,脏乱的地方。

    不知道精神方面的问题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关之前……还是关之后?

    西门雪儿挑眉:“报警?顾小姐,你是不是太天真了一点?在s市,警察敢管我们西门家的事情吗?”

    “你这是藐视法律!”

    顾立夏重新看向西门雪儿。

    眼里涌着浓浓怒火。

    西门雪儿勾唇一笑:“我藐视了,又如何?顾小姐,你赶紧报警来抓我啊!遗憾地告诉你,在我们西门家的地盘,我就代表法律!”

    顾立夏气得攥紧了拳头。

    这些高高在上的人,她也不是第一次接触了,也不知道他们到底哪里来的底气,总觉得自己天生就高人一等。

    总有一天,她一定会找出这些人触犯法律的证据,将她们全都送进他们最藐视的监狱里去!

    看看到底是法律的权利大,还是他们的权利大!

    这个世界不可能全都由得他们只手遮天。

    “啧啧,你可别用这样的眼神儿看我,我可不怕。好了,人你已经见过了,咱们是不是该好好聊聊咱两之间的事情了?”

    西门雪儿递了个眼神给身边的保镖。

    其中两个点了点头,径直朝顾立夏走来。

    顾立夏看着朝自己走过来的保镖,突然意识到不对劲,眉心紧皱,嗓音清冷地冷喝:“西门雪儿,你要做什么!”

    “你居然会独自一人就来这儿,倒是真让我佩服你的勇气,不过,自投罗网的小蛾子,我岂能轻易放过呢,你说……对吧!哈哈!”

    顾立夏面色顿时白了。

    该死!

    她就顾着快点见到林岚,当时害怕司傲霆知晓这件事,所以没告诉司傲霆,直接一个人出来。

    却不想正中了西门雪儿下怀!“”

    她脑子真的是被狗吃了!

    “谁说我是一个人来的!”

    她深吸口气,让自己镇定之后,昂着下巴说道。

    “你这么坏,我出来肯定是告诉司傲霆了。如果我没从这里出去,他绝对马上来救我。”

    保镖们听到顾立夏这样说,止住了脚步,困惑地看向西门雪儿。

    西门雪儿冷哼:“那也先把你抓起来,等着他来救你再说。”

    “你……”

    顾立夏紧张地看着朝自己走过来的保镖。

    如果交手,自己真的是毫无胜算。

    怎么办?

    难道真的再次被西门雪儿抓走?

    顾立夏想起那一次被西门雪儿抓走的时候,那些形如枯槁的手,心里头一阵恶心。

    正想着,保镖已经上去扼住她的手。

    顾立夏一个借力,猛地抬脚,朝那两人胯下踢过去。

    一击得逞后,挣脱掉束缚,转身往后跑。

    麻蛋!

    能拖一时,是一时。

    反正不能被西门雪儿那么轻易地抓到。

    小小高墙院落内,顿时热闹非凡。

    但一切热闹,似乎都和那半躺在椅子里晒太阳的林岚无关。

    她对一切都漠不关心,抬头看着头顶上方的天空,姿势一动不动,毫无生气。

    只有每隔四五秒眨一次的眼睛,还能看出她还活着。

    西门雪儿看着自己两个牛高马大的保镖,在院子里被顾立夏戏弄着跳上跳下,气得直咬牙。

    “你们几个,都给我上!”

    顾立夏眼角瞅到西门雪儿这一招,心底忍不住冷哼起来。

    她利用自己身形娇小灵敏的优势,惊险地贴着几个保镖打斗,让他们大部分都是自己人攻击自己人。

    突然,她抓住一个空挡,身形迅速朝站在院子门厅处的西门雪儿欺身奔去。

    等保镖们回过神,顾立夏的左手已经完美地扼住西门雪儿的双手,反向她的身后。

    而右手,迅速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锋利的小刀,抵在西门雪儿的咽喉上。

    西门雪儿吓坏了:“你放开我!快点放开我!啊!我喉咙好痛,是不是出血了!”

    “抱歉啊,西门小姐,好像确实有点出血了,嘶,这血好红啊。”

    顾立夏气喘吁吁地说道,语气里却丝毫没有任何歉意。

    哼!

    总算得手了。

    “啊!救命啊!”西门雪儿吓得花容失色,“你们几个干什么吃的!还不快来保护我,将这个该死的女人给绑起来!我一定要用刀子划破她身上每一寸皮肤报仇!”

    保镖们喘着粗气,惊恐地盯着顾立夏的手。

    其中一个说道:“对不起小姐,我们要是过去,她会伤你更重……”顾立夏得意地点点头:“对咯,你挺有眼力见啊,如果你们过来,我确实会给她放更多的血出来。据说割破脖子上的大动脉,鲜血会直接喷出来,特别壮观。对了,被割破咽喉的人不会马上死掉,而是会痛

    苦地看着自己因为不能呼吸,窒息而死……”

    “啊啊啊!别说了,别说了,好可怕……”

    西门雪儿直接被顾立夏这番话给吓哭了。

    从小她就在西门老爷的宠爱下,娇生惯养,身上连蚊子叮都很少,更别说受伤了。

    这会儿,她惊恐地简直要歇斯底里,却又全身僵硬得不敢乱动。

    “你快放了我,你要什么,我都答应你!”

    顾立夏目光锐利地说道:“放了我和林岚。”

    “不行!我爸说了,不能放那个女人出去!”西门雪儿焦急地大声吼道。

    目光,朝她身后那栋刚刚过来的屋子内看了一眼,唇微不可闻地勾了一下,眸光里闪过一抹肃杀。

    顾立夏没注意到她这个动作。

    她正惊疑西门雪儿话里的意思。

    西门老爷说不能放?林岚和西门老爷之间,到底有什么恩怨?霸道总裁任性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