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0章 不怕,有我在
    白深深坐出租车,很快就到了民政局的门口。

    她深吸了口气,吐出来,大步朝民政局里面走进去。

    不就是领个结婚证嘛,怕个球!

    一进民政局大厅,白深深就看到宁骏昊斜斜地靠着墙,站在大厅一角。

    他穿着一身西装白衬衣,整个人的装扮,格外正式。

    看到白深深的,宁骏昊那双漂亮的眸子,明显亮了。

    他直起身子,定定地望着大步朝他走过来的白深深。

    白深深看着宁骏昊的目光,嗓子眼里突然堵得慌,沙哑着说不出话来:“你……”

    宁骏昊笑了笑:“走吧!”

    白深深突然觉得自己特别混蛋。

    虽然她知道自己不该问,但还是忍不住问出声:

    “耗子,你真的一点都不在意我昨晚上究竟在哪里过夜吗?”

    这么直白的话,让宁骏昊面色沉了下去。

    他看着比自己仅仅矮十多厘米的白深深,眸色暗了下去:“说不介意,那肯定是假的。但是,你能来,我更高兴。”

    说完,宁骏昊朝白深深伸出右手。

    那是邀请,也是接纳。

    白深深眼眶红了。

    她望着宁骏昊朝自己伸过来的手,双手微微颤抖。

    她能行吗?

    牵了宁骏昊的手,以后就是他的媳妇儿了,那该死的傅御爵,就要彻底忘记了。

    她能行吗?

    宁骏昊望着白深深的神色,脸上神情落寞起来,受伤地问道:“和我结婚,就这么难过吗?”

    嗓音,格外低沉。

    白深深用力摇了摇头,眼泪掉了下来:“不,宁骏昊,你很好。好得我自惭形秽。”

    她叫了宁骏昊的全名。

    如同她童稚时期,宁骏昊还住在那栋楼的时候,她路都还走不稳,整天颤颤巍巍地跑去对门宁家,大声喊着“宁骏昊,宁骏昊,出来玩儿啦!”

    长大之后,她总是一口一个耗子地叫他,仿佛耗子,才是宁骏昊的大名。

    “所以呢?”

    宁骏昊的声音,低沉得说不出来的怅然。

    白深深笑了。

    她上前,握住宁骏昊紧张得手心沁出汗水的手,调皮地说道:

    “我这样的人,你还愿意娶我,我非常感谢。走吧,我妈说我户口本在你那里,咱们去领证吧!”

    “什么?”

    宁骏昊的神色突然变了。

    “早上我去你家的时候,你妈说户口本在你身上。”

    “啊?”白深深懵逼了,“怎么回事?我给我妈打电话问问。”

    白深深急忙掏手机,准备给白母打电话。

    手机屏幕上,有一条白母发过来的短信。

    她说——“闺女啊,妈知道你不想和骏昊结婚,你之所以答应,都是为了你爸,为了让我们安心。可妈不能勉强你,那是你一辈子的幸福啊,户口本在我这里,见到骏昊之后,就回来吧。咱们一起瞒着你爸就好。你

    爸……没几天日子了。”

    白深深的眼泪,唰地砸了下来,蹲下去,抱着自己的腿,抑制不住地哭出声。

    一旁宁骏昊也拿出了手机。

    手机屏幕上,也同样收到白母发过来的短信。“骏昊,阿姨知道你是个好孩子,我知道,深深也是心甘情愿同意和你结婚,但阿姨这一次要做一次坏人,不会给你们户口本,让你们结这婚。你要怨,就怨阿姨吧!但阿姨求你一件事,能不能和深深演几

    天戏,让她爸高兴高兴?她爸是打心眼里满意你,想你成为我们女婿。阿姨对不起啊。可她爸也就这么几天日子了,耽误不了你太久时间。”

    宁骏昊站在民政局大厅,久久地望着手里的手机屏幕,看着看着,眼睛花了,看不起屏幕了。

    他缓缓闭上眼睛,将眼里的泪意,收了回去。

    望着蹲在地上的白深深,想说点什么。

    但,什么都说不出口。

    一股情绪,积压在胸口。

    压抑着他所有神经。

    他突然攥起拳头,狠狠砸向一旁的白墙。

    咚!

    沉闷的一声巨响,让大厅里那些成对的情侣们纷纷望了过来。

    白深深错愕地站起身,拽住宁骏昊的手臂:“耗子,你做什么!”

    宁骏昊的手指背面指节血肉模糊。

    白墙上,留下了一个鲜红的印记。

    宁骏昊将出血的拳头收紧袖口,大步朝民政局大厅走了出去。

    白深深站在原地,望着宁骏昊的背影,心里头针扎一样的疼。

    对不起!

    耗子,对不起!

    眼泪朦胧中,右手里的手机剧烈地颤抖起来。

    白深深抬起左手,擦了把眼泪,看到是白母的电话,吸了吸鼻子,滑向接听。

    白母的声音焦急地传出来:“深深,你爸摔地上休克了!”

    白深深的心,被无形的手,狠狠攥了一下,无法呼吸。

    “妈……别、别急,你快打120,我马上回来!”

    她电话都来不及挂,一阵风一样,跑了出去。

    就连,路过宁骏昊的时候,也没注意。

    宁骏昊心里特别难受。

    他原本想出来抽根烟,结果看到白深深脸上毫无血色地冲出来,下意识地扼住白深深的手腕。

    “怎么了?”

    白深深哇地哭出声:“我爸……我爸不行了……”

    宁骏昊另一只手里拿着的烟盒,砸了下来。

    “我车在那边,快!”

    他牵着白深深,大步朝他的车跑过去。

    白深深落后他一步,看着宁骏昊精神的板寸头,看着他刚毅的侧脸,眼泪落得更凶了。

    她真混蛋!

    车子急速在道路上行驶。

    宁骏昊连闯了好几个红绿灯,都浑不在意,只想快点把他心爱的女人,送到她父亲的身边。

    快到家门的时候,白母再次打电话过来。

    “深深,我们已经在医院了。”

    宁骏昊二话不说,马上掉转车方向,朝白母说的医院开去。

    到了医院,白深深在医院门口焦急地下车,往急救中心跑去,宁骏昊去车库停车。

    白深深跑了好几个地方,也没找到白母的身影,焦急地给白母打电话,电话一直没人接,急得她如同无头苍蝇,眼泪无助地砸下来。

    就在她不知所措之际,突然,一个强而有力的怀抱圈住了她。

    男人磁沉的嗓音,在她耳边呢喃:“不怕,不怕,有我在,不怕!”

    白深深整个人定住了。她不可思议地缓缓回头,看向抱住自己的那个男人……霸道总裁任性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