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2章 给你们看个东西
    盛夏自始至终,都用“她”去替代林岚的称呼。

    其实顾立夏也是。

    那声“妈妈”,始终觉得有些艰涩,每次到嘴边,吐出来的,还是“她”来代替。

    顾立夏心里面闷闷的难过。

    明明她们都是林岚的孩子,她和盛夏也清楚,林岚就是她们的母亲,可间隔了二十多年的时间,那声“妈妈”,始终还是有些生疏。

    小时候,她和盛夏还没有和林岚分开之时,林岚肯定也曾亲昵地抱着她们,亲着她们,如同这世界万千母亲一样。

    只可惜,她的脑海里没有一丝关于母亲这般温馨的回忆。

    “你们聊完了没有?”

    门口一道邪魅的嗓音传过来。

    顾立夏抬头,一眼看到长相妖孽的冷擎宇。

    “嗯,聊完了。对了,多谢你救我。”

    冷擎宇大步走进来。

    “那小花儿你打算怎么谢我呢!”

    他穿着一件暗红色的衬衣,衬得他的皮肤格外白皙,再加上他天生的衣架子,硬朗中透着俊秀,颜值直接秒杀那些当红小生们。

    顾立夏瞟了一眼盛夏,挑眉道:“我的谢礼啊……就是我家妹妹啊,送你了,你可要好好对她。”

    她发现,每次冷擎宇出现,盛夏就格外紧张。

    就是那种看到喜欢的人,小心脏砰砰直跳,但又不敢正视他的那种紧张。

    冷擎宇看向顾盛夏:“她原本就是我的人,这个谢礼可不真诚。”

    盛夏听到这话后,似乎很生气,清冷的嗓音低吼:“你们别拿我开玩笑!”

    转身走了出去。

    顾立夏手掩住唇,忍不住笑出声来。

    刚刚她分明看到盛夏的脸已经红到了耳朵根。

    冷擎宇耸了耸肩:“所以呢,我的谢礼你准备送什么?”

    “你想要什么?”

    冷擎宇拧了拧眉头,笑得狡黠:“弹琴。”

    顾立夏的心,咯噔了一下:“还是那首曲子吗?”

    冷擎宇点了点头。

    时隔几个月,顾立夏重新坐在这栋老别墅里的钢琴前面。

    她抬起手,缓缓将那首早已铭记于心的曲子,自然地弹了出来。

    明明是欢快的音乐,可她越弹,心里头越难过。

    她的母亲林岚抬头望天的神情,不断在眼前跳动。

    那么风采飞扬的林岚,没想到现在居然变成了这副模样。

    这些年,她都是怎样过来的啊!

    “住手!不许弹这首曲子!听到没有!住手!”

    正心情沉重的弹奏,顾盛夏突然出现,气急败坏地冲过来,直接将钢琴盖扳下来。

    幸好琴盖上装了缓降,顾立夏的手幸免于难。

    她不解地抬头,看向顾盛夏,正想问她怎么了,冷擎宇早她一步,问出声:“盛夏,你这突然发什么神经呐!”

    顾盛夏神情暴戾:“不许弹那个女人写的曲子!”

    她的模样,看起来有些吓人。

    “为什么?”顾立夏疑惑地问。

    “没有为什么,我就是不想听到这首曲子。”

    冷擎宇的好心情完全都被顾盛夏给破坏了:“无理取闹!”

    听到冷擎宇不悦的声音,顾盛夏突然变得怯弱起来:“对不起,宇,你是不是生气了?”

    不过一个转眼,盛夏从一副盛气凌人的神情,变成了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你觉得呢!”冷擎宇挑眉。

    顾盛夏变成诚惶诚恐:“对不起,我刚刚实在没有忍住,对不起,宇,对不起……”

    冷擎宇最不喜欢盛夏这副模样。

    他紧锁眉心,冷哼了一声,转身走了出去。

    顾立夏望着面前的盛夏,心里面酸酸涩涩的疼。

    盛夏对冷擎宇如此患得患失,和她的生长经历有关的吧!

    可爱情里面,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一旦不对等,很难一直幸福下去。

    她咽了口口水,小心翼翼地出声:“盛夏,其实,你不用这样对冷擎宇,你们……”

    “住口!”

    盛夏声色厉荏地打断顾立夏的话。

    “我的事情不用你管。还有,以后别再弹那首曲子。”

    “为什么?”顾立夏再次问道。

    她第一次拿到这首曲子的时候,曾经和这首曲子格外有共鸣,仿佛这旋律早已经印刻进骨子里面。

    这应该是她还小的时候,林岚经常给童稚的她们两姐妹弹奏的结果。

    因此,盛夏绝对同她一样,对这曲子有着特殊的感情。

    “每次一听到这首旋律,我就会想起自己被她抛弃的事。”顾盛夏面色变得痛苦。她攥紧了拳头:“若不是她抛弃我们,我不会到冷霸天的身边,从小经历那么多的痛苦。我恨她!这些年我想找到她,就是想当面问问她,当年为什么要抛弃我。既然不能抚养我,为什么还要把我生出来,

    让我在这世上,经历那么多的苦难。”

    听着顾盛夏义愤填膺的话,顾立夏的心里,是有多么的震惊。

    她发现,自己其实并没有自己以为的那么懂面前的盛夏。

    盛夏的心理创伤,远远超出了她以为的界限,格外偏激。

    “盛夏,当年她肯定是因为不得已的原……”

    “因”字顾立夏还未说出口,顾盛夏整个人突然又变得歇斯底里起来:

    “别帮她说好话,我不管她到底是什么原因没有抚养我们,她抛弃我,这是事实,我只认这个事实!”

    “盛夏……”

    顾立夏茫然地喊出她的名字。

    她不知道怎么安慰这个和自己外貌一模一样的妹妹了。

    盛夏还在发泄:“这些年她倒好,被人抓了关起来,她直接浑浑噩噩地过日子。什么都不想了,哪里还记得自己还有两个孩子。”

    “谁说她不记得。”

    冷擎宇突然出现在门口。

    他一直并没有走远,一直靠在门后的墙上抽烟,听里面的对话。

    刚刚他也是实在被顾盛夏给气到了。

    那丫头的性子,有时候真的让人发毛抓狂,让人恨不得将她给大卸八块丢出去喂鱼。

    不过,近来好像也习惯了。

    刚刚他居然才出门口就已经平静下来,觉得自己小题大做了。

    一首曲子罢了,她不喜欢,不听就好了。

    顾立夏和顾盛夏一起诧异地抬头,看着冷擎宇,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冷擎宇无奈地摇了摇头:“给你们看个东西。”霸道总裁任性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