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进攻清柳镇
    奔跑在海面上,望着面前依旧是一望无际的大海,虽然说许杰说过一天会到,但是看着茫茫大海,连绍钧的心中还是没有底的,究竟能不能一天就到达清柳镇。

    “你在清柳镇,有女朋友吗?”

    突如其来的疑问,让连绍钧差点没有控制好脚底的风摔在海里:“雨儿姐,别闹了。”

    蔺思雨看着有些受囧的连绍钧,脸色的笑意更是明显,连绍钧的朋友蔺思雨有多多少少听连绍钧说过一点,其中有一个名字,她记得应该是叫做段嘉美来着:“需不需要姐帮你?”

    “我和嘉美真的没有任何特殊关系拉,只是从小到大一起长大的而已。”说着这句话的连绍钧,脑海中除了浮现出了段嘉美的身影以外,还有另外的一个人,那个人身高和自己相仿,和段嘉美一样,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那就是豪烈,最近几年来,连绍钧很清楚的看到豪烈对段嘉美有着不一样的情感,像是在追求段嘉美一样,而且自己也觉得,除了上学成绩和跑步运动以外,自己没有任何一点能比得上豪烈,所以更是对段嘉美没有想法。

    连绍钧突然间的沉默,所有的神情,都印入在蔺思雨的眼帘,不过她没有特地在说这件事,本来只是想在路上聊点天,打发一下时间,但是好像说到了连绍钧不想要面对的话题,既然是这样,蔺思雨倒是对段嘉美产生了一丝好奇。

    此刻的清柳镇,他们的护镇结界正在最近每一天地杰谷的进攻中衰弱,如果有使用这个结界的人在这里,是可以很快将结界的防御恢复,可偏偏那个人并不在这里,更重要的是,就连镇长都不知道这个结界究竟是谁使用的。

    清柳镇的人民们就这样过了这一年,长期只能在镇内生活的他们,物资什么倒是不担心,可是唯独有一点,清柳镇目前能够拿出战斗力的只有豪烈一个,就算现在的豪烈能抵挡其中一个,还有三个领队级别的人物,清柳镇根本不是对手,更何况地杰谷的军队还在这里,而且不知道怎么一回事,本来安稳的地杰谷,最近一段时间开始对清柳镇发动进攻,就算想交涉,也无法交涉。

    镇长的面前,站着一对男女,直到一年以前,这里经常可都是四个人,如今两个都下落不明,到现在都没有回来,镇长努力的想往好的方向想,可是外面的世界和清柳镇根本就是两个极端,生存的可能性几乎没有,而且苏阳也说过,连绍钧已经死了。

    他们现在能做的只有两条路,一条路是死守清柳镇,另外一条就是让村民们撤出清柳镇,在外界谋生。

    当豪烈听到镇长提到的这两个选择的时候,豪烈握紧的自己的双拳:“那么,我带着部队尽可能的拖延时间,嘉美,由你带着镇长和其他无法战斗的人离开。”

    段嘉美这一年虽然努力练习着自己的属性,但是自己的属性是根据镇长的方式练习的,目前没有任何的战斗力,只能是在人们受伤的时候,用自己的属性尽可能的医疗伤口:“豪烈,不能这么做,你会死的。”

    “只要我还有一口气,我一定会坚持下去。”

    不等段嘉美和镇长继续阻拦,镇长家的警报声就响起了,当他们透过银屏看着外面的情况,发现护镇结界已经被地杰谷彻底的破坏了,那么这一战,已经无法逃避了。

    豪烈走到地杰谷的人们面前,右手的拳头交杂着火焰:“我们和地杰谷无冤无仇的,为何又再度攻击我清柳镇?”

    “我的师父已经查清楚了,破坏了地杰谷的人确定出自你们清柳镇,既然找不到他的人,那么就让他感受一下家被毁灭的滋味。”楚大将一拳砸向地面,使得地面立刻裂开,并且正在快速的往豪烈的方向过去。

    豪烈立刻向旁躲避,随后稳定步伐,开始对着楚大将一拳挥了出去,但是在准备打中楚大将的瞬间,一道土壁突然伸起,使得豪烈将拳头打在了这一道土壁上,虽然土壁碎裂,但是豪烈也必须拉开他们的距离,这场战斗,可以说是一对四,只不过,在段嘉美他们彻底离开之前,自己坚决不能输。

    看着碎裂的土壁,说实话,这一点也让地杰谷的人十分的震惊,一年没见,没想到当初被凌冰打败的人,到今天,可以打破沈鸿宇的防御,哪怕沈鸿宇使用的只是最平凡的防御。

    苏阳展开速度,瞬间消失又瞬间出现,如果说之前杀了连绍钧让他有些愧疚,那么此刻确定了对方身份的苏阳,早就将之前的愧疚抛到九霄云外了,现在的他,只想好好的让清柳镇,成为第二个地杰谷。

    拳头挥出,豪烈反应不及,只能用一只手进行稍微的抵挡,只不过苏阳的这一击,已经足够让豪烈的防御姿势瓦解。

    豪烈看着苏阳退去的身影,又看到了楚大将已经跑到了自己的面前,楚大将的这一拳,已经是无法躲过的。

    豪烈闭上了眼睛准备认命接受这一拳,但是他却感觉到自己面前好像多出了什么东西一样,至少,自己哪怕被楚大将打中,痛楚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疼。

    倒在地上的豪烈睁开了眼睛,看到段嘉美正在自己的旁边:“豪烈,你没事吧。”

    “嘉美,我不是让你带着镇长跑吗?”

    段嘉美见豪烈还这么精神松了一口气,她还害怕自己的防御根本无法抵挡楚大将的攻击,但是现在这么看来,就算没有完全抵挡,也将楚大将攻击的力量消除了不少。

    段嘉美站了起来,经过两次目睹战争,她讨厌战争,前一年的战争,让清柳镇失去了连绍钧和正圆,这一年的战争,又要夺走豪烈甚至是整个清柳镇,让她完全无法接受:“你们几个,难道真的要这样将你们的悲伤在强加给其他无辜的人吗?”

    “要你这么说的话,我们的悲伤是因为什么,不就是因为你们清柳镇的人突然袭击我们地杰谷的吗?如果当初你们的人没有破坏地杰谷,怎么可能会有今天这样的事情发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