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离开清柳镇
    段嘉美的话语或许也没有错,拥有医疗能力的人,也不是在哪里都是能见得到的,万一受到什么伤害的话,也可以将时间缩短许多,不用特地去浪费更多的时间。

    只是,在外面,多少会遇到一些自己无法解决的事情,万一自己无法保护好段嘉美,不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段嘉美死在自己面前。

    一想到这里,连绍钧连忙甩着头,努力的让自己将这些坏想法移出脑海,好端端的干嘛想那样的事情,一点都不吉利。

    “嘉美,我希望,你能给我点时间考虑一下。”

    “跟着你,是我个人的意愿,就算你不同意,我也会用我的方式,跟上你。”

    段嘉美的话语让连绍钧不由得摇头苦笑,这的确是段嘉美自己决定的事情,连绍钧很明白自己已经无权干涉了,自己前脚走段嘉美后脚就会跟来,既然这样,还不如在一起:“我明白了,只是,你千万不要乱来。”

    “就算我乱来,不是还有雨儿姐在吗?”段嘉美故意不提连绍钧,而是直接将话锋转到了蔺思雨的身上。

    听着段嘉美的话语,连绍钧不由的脸上布满了黑线,这也代表着段嘉美是不相信他的实力了,最终在心里臆想着蔺思雨跪拜在他面前的模样。

    在镇上打法时间的蔺思雨突然间打了一个喷嚏,天气明明不错,无缘无故的打喷嚏,心里突然觉得,会不会是连绍钧得知了自己要带走段嘉美的事情,被连绍钧骂了一顿。

    游历地界就代表着要离开清柳镇,这些事情连绍钧也和镇长进行了商量,虽然镇长不太同意让清柳镇的人出去,只不过当连绍钧说出了自己父亲的事实之后,镇长也只能同意让连绍钧历练做好前往天界的准备。

    镇长看着已经关闭上的门,不由的叹了一口气,连绍元,也就是连绍钧的父亲,他对十九年前和连绍元的那一幕到现在还在历历在目,时隔十九年,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他也不敢将连绍元的事情告诉给连绍钧,只怕会对连绍钧的内心有更多的影响。

    清柳镇海岸的方向是前往神舟岛的方向,而神舟岛又是连绍钧和蔺思雨待过的地方,更何况连绍钧和蔺思雨最终的终点就定在神舟岛,所以这个方向根本没有必要去。

    思虑过后,连绍钧决定,第一个目的地就是和苏阳他们一起前往地杰谷,同时也想知道更多有关连绍元毁灭地杰谷的事情,从中找寻一番蛛丝马迹。

    这些事蔺思雨自然没有反对,反正去哪里都一样,她现在的内心,只有努力增强自己的实力,早日前往天界。

    得知了这件事的豪烈,也决定和连绍钧一起离开清柳镇,对这件事镇长也是没有反对,看着在自己眼皮底下长大的几个孩子,突然间要一起离开,镇长的内心多少有些酸楚,但是这些孩子们现在做的任何决定,镇长都会选择尊重。

    正圆到现在还依旧下落不明,刚好可以借此机会在地界各处游走的同时,寻找正圆,楚大将说过正圆的身体里有两个灵魂,他就是被正圆身体里的第二个灵魂打伤的,那么他们并不担心正圆没有任何的自保能力,既然可以从楚大将的手下逃脱,在大的危机肯定都可以逢凶化吉,只差他们找到他而已。

    当他们随着地杰谷的人走在了清柳镇的交界处时,连绍钧,豪烈和段嘉美都不约而同的回头观望了一下即将消失在眼前的清柳镇,那一个培养了自己十九年的城镇,三人的内心,都有着不舍。

    从小到大,他们也不知道顶撞了多少次镇长,让镇长生气了多少次,甚至他们几人生病的时候,都是镇长在到处奔波给他们治病,镇长在三人的心中,不仅仅是清柳镇的镇长,更是父亲这样的角色。

    柔弱的段嘉美眼泪更是滴落了下来,但是她并没有哭出声,而是静静的将这一幕印刻在心灵深处,而且又不是一辈子都回不去清柳镇,只要想回去清柳镇,他们随时都可以回去,只是,他们现在如果不有所成长,成长到足够保护清柳镇,那回去又能如何。

    解决了被地杰谷的危机,和地杰谷化敌为友,但能够和地界的所有势力都做朋友吗?明显是不行的,为此,他们必须进行成长。

    看着段嘉美沉浸在悲伤中,连绍钧轻轻的绕过段嘉美的后颈,轻轻的抱着段嘉美,就算离开了清柳镇,他还有豪烈,都陪伴在她的身边。

    看着连绍钧和段嘉美有些亲昵的动作,豪烈的心中闪过了一丝的失落,但是他努力的接受着这一切,他一直很清楚,段嘉美的心中只有连绍钧,既然连绍钧也接受的段嘉美,他能做的,那就是送上祝福。

    地杰谷,距离清柳镇有大约三天的路程,当连绍钧得知这一点之后,想到了自己也是用了大约三四天的时候漂流到的神舟岛,看来清柳镇的确是一个很偏僻,偏僻到是一个根本没人想要去的地方,当然这样也好,至少可以不用担心清柳镇被其他地方的人攻击。

    他们包括地杰谷的军队在一处森林中简单的搭了几个帐篷,用来休息一个晚上,看着满天的繁星,还有那像月牙一般的月亮,这是他们离开清柳镇以后的第一个夜晚。

    吃过晚上各自回到帐篷内,段嘉美和蔺思雨居住在同一个帐篷中,当蔺思雨想要睡觉的时候,段嘉美的声音突然传来:“雨儿姐,天界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

    “天界吗?”蔺思雨呢喃着,在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其实和地界差不了多少,一定要说差别的话,可能就是两个世界的实力,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就这么简单。”

    如此简洁明了的回答,反而让段嘉美觉得很奇怪,因为这个回答太过于简单了,连一点介绍都没有,更重要的是,刚才蔺思雨眼神中闪过的愤怒,难道说蔺思雨在天界遇到过什么事情,才会出现在地界的吗?

    可是这一些段嘉美并不能问,因为蔺思雨已经闭上眼睛睡着了,看来自己刚才突然兴起的一个问题,触碰到了蔺思雨心灵上的伤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