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丘城
    蔺思雨重新坐了下来,望着刚才被自己杀死的猎豹妖兽:“刚好午饭还没吃,就他了。”

    听到这句话的连绍钧,豪烈和段嘉美都不由的愣了一下,这个妖兽还能吃的吗?

    面前三人疑惑的神情,沈鸿宇不经意间的笑了笑:“妖兽本来也就是动物血液突变幻化而来的,他们本身就是动物,没什么吃不了的,只不过我们吃他们可不像他们吃我们这样还能够增长实力的。”

    “……”他们谁都没有想到居然还可以这样,也只能是点了点头,毕竟有东西吃也好过吃干粮。

    接下来,更是让发生了一件让豪烈想打人的事情,没有想到这些人都懒得起火,堆好柴火指名要他用他的属性来起火,简直有一种大材小用的感觉,只不过凌冰的下一句话让他无可奈何只能认命:“我们在场就你一个火属性没办法。”

    在动物幻化成妖兽之后,体格也会随之变化,刚才的猎豹妖兽刚好足够八个人一起吃,而且旁边还有着小溪水,这条小溪清澈见底,没有任何污染的样子,倒也不怕口渴。

    没有想到,在外面居然是要这样生活的,和清柳镇中的生活完全八竿子打不着的不一样,他们要吃肉,有自己的屠宰场和钓鱼场,不像在这外面,才刚随手杀了一只妖兽,就成为了自己的食物。

    几人在休息一番之后,决定了继续上路,毕竟这里距离他们要到达的丘城,有着五天的路程,而焚天城的比武大会是在两个月之后,对于他们来说,赶上比武大会时间上虽然很充裕,但还是想着能够不浪费时间,还是别浪费时间的好。

    这几天在路上,他们并没有在碰到任何的妖兽,不过对于有属性的他们,几天不吃饭倒也说不上有什么问题,最多在不习惯的时候啃一点干粮,只不过他们还是决定了,一旦到达了丘城,一定要大吃一顿,来犒劳一下这些天略微干涩的嘴巴。

    翻过一座山之后,引入在大家面前的是一座高高在上的城墙,在城门的最上方,刻着丘城两个大字,让所有人的心中都不由的兴奋了一下,终于到了丘城了。

    在城墙上方,站立着几名看上去像是守卫的人,按照推测,如果说藏剑阁是丘城最大势力的话,那这些人,应该就是藏剑阁的人了。

    不过这些倒是无关紧要了,城门是大开的,出入又没有限制,直接进去就好了了,连绍钧他们哪怕在好奇外面的世界,但是不该问的事情他们也不会去问,免得被人当做傻瓜一样。

    看着丘城中各式各样的小店,兵器,护具应有尽有,只不过这些和连绍钧身后的月影剑比起来,反倒是显得不那么出奇了,更何况,看着这些小摊小贩,能够卖的兵器应该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蔺思雨的话,虽然是想搞一把趁手的兵器,不然每一次战斗,用的还是自己凝聚的风剑,虽然说也算是得心应手,但那也是花自己的力量凝聚而成的,总之能省一点力量还是省一点的好,在战斗中,一点点多余的力量都有可能导致翻盘。

    经过一家客栈,连绍钧他们就已经决定要进去先吃一点的东西了,因为人数有些众多,所以分成了两张桌子。

    蔺思雨熟练的叫来了小二,并且根据小二说的菜单,很快的点了几样简单的菜式,沈鸿宇自然是有样学样,连绍钧他们清柳镇也有客栈之类的店铺,但是地杰谷不一样,他们一个山谷的人,就像是一家人一样,生活起来和钱几乎套不上任何关系。

    在他们吃着饭的时候,看到了两名背着长剑的白衣男子坐在了他们附近的一张桌子上,从他们的装束上来看,和城门上方的都一个样,应该也是藏剑阁的人了。

    对于这些,好像和自己也没有多大的关系,连绍钧继续低头吃着自己的午饭,可是余光看着周围其他的客人,脸上的表情好像有些不太一样,好像在害怕着他们一样,甚至有的客人已经吓的买单走人了。

    这一个异样不只是连绍钧,就连沈鸿宇都发现了,随后他们听到了那两名背着长剑的男子的谈话内容。

    “藏剑阁的人胆子还真小,居然不敢抛头露面了。”

    “那也没办法啊,谁让他们的掌门过世了,剩下的人没有一个会使用一重咒印,对上我们的宗主,自然就是一盘散沙。”

    从他们的对话中可以推断的出来,这些根本就不是藏剑阁的人,而是夺走了藏剑阁的势力,看着他们得意的离去,就连账都没有付,明明被吃了霸王餐,老板都没有阻止,这让他们不由的起了疑心,蔺思雨立刻叫来了小二,希望能够得知一些事情。

    “几位应该是外地人吧?”小二稍微弯下身子用着自己最轻的声音,回问着蔺思雨他们几人。

    他们当然是外地人,如果是这里的人,哪里会问这种全城人都会知道的事情,但话语也只能是压在心底,他们现在是要从小二得知整件事情,把小二气走了,在找个人问也终归很麻烦。

    “那些人是七剑派的弟子,七剑派虽然也是丘城的一个势力,但是和藏剑阁不一样,他们不管做什么事都心狠手辣,本来有藏剑阁的掌门压着他们,他们也不敢明目张胆的乱来,这不,藏剑阁的掌门刚刚过世,七剑派的人立刻杀上了藏剑阁,夺取了藏剑阁所有的钱财,并且占领了我们丘城,代替藏剑阁成为了第一势力,他们在我们丘城看中的东西都是可以随便拿的,没人敢反抗,甚至有的人还要付钱给他们当做保护费,看几位客人也不像是坏人我额外透露给你们一个消息,听说藏剑阁的掌门过世其实就是被七剑派的人谋害的。”

    从小二的话语看来,如果在这里的是藏剑阁,让其使用传送阵法或许还会简单点,但是对于势利的七剑派来说,算是有的难了,而且七剑派看上去,好像也并不那么单纯,要知道以前藏剑阁的掌门可是能够压过他们一头,才刚过世就立刻被七剑派知道,要说不是谋害,也很难说得通整件事。

    不过还是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自家人做自家事,丘城的事情,丘城的人自己解决,反正他们也只是路过丘城的而已,于是结了账,走出了客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