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幻术
    看着沈鸿宇的对手已经失去了战斗的能力,而且沈鸿宇的身上甚至一点伤,别说伤,对方可能连一下都没有碰到过沈鸿宇。

    这瞬间,楚大将显得非常的无奈,他的实力在沈鸿宇之上,对手的实力更是在暴康之下,结果沈鸿宇赢的居然比自己轻松。

    在暴康服用药物之后,沈鸿宇的对手,也就是第六剑柯兴平知道自己必须认真起来了,这些人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见柯兴平眼神中的战意越来越旺,沈鸿宇不由的哑然失笑:“有斗志是好事,不过在我面前,有斗志可赢不了我。”

    柯兴平的手中出现了一把木剑,从剑身上看,哪怕只是一把木剑,其锋利程度,恐怕不比任何一把铁剑还差,只不过,柯兴平不满自己和七剑派接连被侮辱,难免按耐不住心中的怒火,直接对着沈鸿宇砍了过去。

    毕竟是木属性,比起暴康的力量属性,力量的确更低一层,只不过这一剑下来的时候,沈鸿宇仿佛有一种自己被柯兴平的木剑劈成两半的错觉。

    可是自己还在活动的身体说明了柯兴平刚才那一剑并没有打中他,却能够让他有这样的感觉,沈鸿宇的面容虽然依旧带着笑容,但是已经不敢在像刚才那样随意的看待柯兴平了,带着些许的冷汗:“挺有趣的招式啊。”

    柯兴平的眼中出现了一丝的厉色,刚才自己的那一剑的确是没有砍中沈鸿宇,但是对于沈鸿宇来说,应该会有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才对,可是沈鸿宇好像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一般,不由的有些后怕,难道说,自己面前的这一个对手,也是会使用幻术的人吗。

    在这个世界上,属性拥有三种战斗方式,分别为近战,远程以及幻术三大类。

    所有的属性,都可以拥有这三种战斗方式,其中近战和远程不多说,完全看个人的意愿来进行修炼,最好的例子就是楚大将,为了充分发挥力量属性的威力,一般都会尽可能的和对手进行肉搏战。

    而远程的话,不论是连绍钧的神风斩还是蔺思雨的风卷流,都是属于这种远程战斗方式。

    而第三种,幻术的战斗方式,是最为特殊的一种战斗方式,首先,幻术并非是人人都可以使用的,哪怕你拥有属性战斗的天赋,哪怕你是地界最强的人,也不一定能够使用幻术,根据不完全统计,万人中能够找到一个能够使用幻术的人已经是非常不容易的了,同时幻术也是一种最难以防御的招数,除非对方的实力比自己低,否则只要拥有幻术,可以说同等实力下是一个无敌的存在。

    和属性的对抗战斗不同,幻术最为特殊的地方在于自己的属性和对方的属性会交融在一起,并且侵入对方的脑波,让对方的五感产生错觉。

    在刚才的一剑下,沈鸿宇就是被柯兴平的属性侵入,让自己的处决发生了变化,哪怕没有砍中自己,都让自己感觉到一种被砍中的感觉,可以说,如果心理承受能力不行的话,肯定会以为自己被杀了,随后倒下根本不理会战斗根本结束没有,因为对于默认了自己被杀的人来说,战斗已经以自己的死亡结束,哪怕最终挣脱出来,等待自己的,只会是自己的第二次的直接死亡。

    不过沈鸿宇几乎可以笃定,柯兴平对幻术的使用也只是一知半解,先不说使用幻术需要强大的精神力,拥有自己被自己幻术吞噬的危险,最主要的是,刚才柯兴平改变的,只有他的触觉,其他四个感官都没有改变,可以说,这样不完整的幻术,对付没有属性的人估计很好用,但是对他来说,除了惊讶他会使用幻术以外,也没有什么其他特殊的感觉。

    虽然只是简单的幻术,却也激起了沈鸿宇的胜负欲,难得碰到一个会使用幻术的对手,最重要的是,幻术,他也会使用。

    此时此刻的柯兴平,正处于赢了与沈鸿宇的战斗中而高兴着,因为在他的感觉下,沈鸿宇已经被他的木剑一剑刺穿心脏而死亡。

    “你真的觉得你赢了吗?”躺在地上对于柯兴平来说本应该已经死亡的沈鸿宇突然淡然的开口着,仿佛刚才被木剑刺穿心脏的不是他一样。

    柯兴平不敢相信这是为什么,而且他发现,自己的周围站着许多个沈鸿宇,完全不知道哪个是真的,既然不知道,那就每一个都杀过去,所有的沈鸿宇身上都有着被木剑砍中的伤痕,被血痕覆盖了大半个身躯,但是没有一个沈鸿宇是倒下的。

    “幻术?”柯兴平恐惧的开口着,他从来没有见过除了自己还有人能够使用幻术,而且明明知道自己在幻术中,却又不知道该如何破解。

    从小到大,柯兴平的战斗可谓是一帆风顺,使用幻术的人本身就是少之又少,加上这里是地界,属性战斗的强者也不多,可是,面前的沈鸿宇,单单一个幻术,就比自己的幻术还要高级许多。

    自己的幻术只能影响触觉,但是沈鸿宇对自己使用的幻术彻底将五感全部剥夺了,周围的沈鸿宇越来越靠近柯兴平,这让恐惧的柯兴平双手抱着脑袋对着天空高声呼喊着,随后就躺在了地上,双眼完全迷离的状态下,仿佛已经被沈鸿宇吓傻了一样。

    幻术主要的伤害来源在于对对手的精神打击,沈鸿宇完全没有想到,柯兴平作为一个能够使用幻术的人,精神力居然差到这种地步,甚至自己还没动手,仅仅一个幻术的反击,就将柯兴平吓得失去战斗能力,近乎昏迷的状态。

    深呼吸了一下,不由的叹了一口气,不论是哪一种赢法,反正打赢了就好,随后视线一转,看到了楚大将对暴康的最后一拳,带着淡淡的笑意看着楚大将,对上了楚大将的目光。

    赢了第六剑和第七剑,现在,对方已经只剩下五剑了,除了一名身穿红色衣服的男子还在这里和豪烈对抗着,其他人都到周围另辟战场,院落再大,对于七场战斗来说,还是太过于狭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