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碾压
    连绍钧想要将风集中在右手,将冰切割开,却发现被冰封的右手,一点力量都提不起来,甚至已经感觉不到自己右手的存在了。

    就在连绍钧的右手即将被完全冰封的时候,小连从一旁撞向荆飞的剑上。

    之所以不攻击荆飞,主要是因为小连也很清楚,以自身的力量,只要荆飞有所防备,就很难将连绍钧救下来,甚至自己都被会荆飞秒杀。

    但攻击剑就不同了,小连能够看得出,荆飞是将力量集中到剑上,在转移到月影剑最终攻击连绍钧。

    所以在这里最为薄弱的位置就是月影剑和荆飞的剑碰撞连接的位置,只不过,小连终归是属性精灵,而且小连成为风灵的时间也不长,力量上也有些不够,在撞上去之后马上就被弹开了,认真一看,只出现了一丝的裂缝。

    荆飞注意到了这一点,双眼看着小连,空闲的左手逐渐伸起。

    连绍钧看到了荆飞的动作,神情立刻变得着急,对着小连高声喊道:“小连,快逃!”

    还在吃痛的小连听到连绍钧的声音马上看向荆飞,却发现自己的面前,像是冰针一样的武器对准着自己。

    猝不及防之下,小连的身子被冰针径直的穿过,虽然小连本质上就是风,但他可是风灵,拥有灵智的存在,会感觉到痛苦。

    漂浮在空中的小连直接掉落,摔在了树干上在掉落到地面上,完全没有了动静。

    连绍钧看到这个情况,顾不上其他的后果了,此刻的冰已经到达了他的右边肩膀处,即将到达自己的脸庞。

    伸出还能使用力量的左手,刚才小连的攻击,他也知道要攻击哪里,左手掌心凝聚出了风,怒喝一声将其拍了下去。

    冰块顺便碎裂,连绍钧随手给了荆飞一击,趁着荆飞还没完全反应过来的时候,快速移动到了小连的旁边。

    跪在地上,将小连用双手手心轻轻捧起,刚才荆飞的那一击,将小连伤的非常重,如果不马上进行治疗,放任这样下去,小连会非常危险。

    幸好的是只要属性精灵在宿主的体内,恢复的速度是外面的数倍,只不过这个恢复速度,需要宿主,也就是连绍钧的一部分力量。

    加上小连的战斗力,都没伤到荆飞分毫,现在小连无法战斗,还要分出一部分的力量给小连疗伤,可以说,连绍钧已经没有任何可以打赢荆飞的可能了。

    看着手中蓝色的月影剑,他还是很不甘心,虽然这一次只是为了拖住荆飞才会出现在这里,但是这一次,却和之前一样,还是连荆飞一下都没有碰到。

    在地界,就已经被压制成这样了,天界中的强者,绝对能够碾压对面的荆飞,这不得不让连绍钧想到天界究竟有多强。

    越是发现自己和荆飞的差距,连绍钧越是觉得天界越遥远,信誓旦旦的说要前往天界,可是自己在地界,一而再,再而三的输给荆飞。

    突然感觉到一阵寒气,连绍钧看向面前,荆飞已经提剑对着他冲了

    过来。

    连绍钧自然是靠着月影剑抵挡,却抵挡的越来越吃力,荆飞的每一剑,在力量上都在压制着他,就连周围的风,也逐渐变得冰冷。

    最终,连绍钧被强大的力度弹飞,月影剑也脱离了手,吃痛的叫了一声摔在了地上。

    此时此刻,丘城藏剑阁处,段嘉美站在门口处,一直默默的看着前方,但任谁都看得出来,段嘉美看的并不是面前的景象,而是在等待着连绍钧归来。

    他们都知道,上一次连绍钧是勉强带着她和雷振海逃离荆飞的魔掌,就这么几天,连绍钧要打败实力被碾压的荆飞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能够逃离已经是最好的情况了。

    但是距离连绍钧出发的时间越长,段嘉美越是感觉到不安,上一次,在她赶到现场的时候,连绍钧可是差点死在荆飞的手下。

    越想到这里,段嘉美越是觉得自己必须出去找连绍钧,可是才刚到达门口,自己的肩膀被一只手抓住了。

    段嘉美回过头看去,发现这是苏阳的手,而且在看,不仅仅是苏阳,而是大家都在他们的身边。

    沈鸿宇走到段嘉美的身边,带着自信的笑容:“柯景胜只能够被苏阳吓退,而苏阳能够和连绍钧打成平手,说实话,第二剑的实力哪怕不能够使用二重的力量,应该也比第一剑弱不到哪里去。”

    段嘉美可以说是愣在原地,她不理解,为什么这样的情况下,沈鸿宇还能够进行这样镇定的分析,还能够像是若无其事的人一般,露出这样的笑容,明明现在连绍钧和蔺思雨极有可能已经和他们两个对上。

    苏阳看到段嘉美这样解释着:“鸿宇的个性向来如此,情况越是对自己不利,他越是冷静。”

    “苏阳,你这话说的。”沈鸿宇有些哑然失笑,说的好像现在的情况不好一样,但他还是话锋一转,看着段嘉美,“与其坐在原地担心,不如一起出发,绍钧和蔺思雨可是我们的朋友,怎么能够让他们独自面对。”

    虽然话题带上了蔺思雨,只不过沈鸿宇经过这段时间和蔺思雨的相处,他清楚,蔺思雨只要还能够和王华战斗,就一定不会让他们出手,更何况,以蔺思雨的实力,哪怕只是一重境界,要击败王华并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现在最重要的,还是连绍钧,既然已经决定出发了,那么就全速前进。

    “沈鸿宇,你知道他们两个在哪里吗?”跟在沈鸿宇身后的豪烈问出了他此刻最想问的问题。

    他们离开有一段时间了,要寻找几乎是很难的一件事情,如果沈鸿宇不知道他们在哪里的话,那么到了丘城外,大家只能够分头寻找了。

    沈鸿宇依旧是那自信的笑容:“我不敢保证连绍钧在不在,但我能够知道蔺思雨在哪里,只要找到蔺思雨,就等于找到了连绍钧。”

    对于沈鸿宇的回答,豪烈只感觉自己没听懂,明明都不能保证连绍钧在不在蔺思雨的身边,却又能够肯定找到蔺思雨就是找到连绍钧,这前后话简直就是自相矛盾,引发了豪烈了不满:“这算什么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